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页岩气、煤层气要“破圈”了

规模化开发非常规油气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目前勘探开发成果显著,但进一步发展仍面临成本偏高、技术水平不足等难题,需围绕技术创新,持

规模化开发非常规油气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目前勘探开发成果显著,但进一步发展仍面临成本偏高、技术水平不足等难题,需围绕技术创新,持续深入推进油气体制机制改革。  

近日,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为推动天然气保供稳价,将把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作为重点,加大勘探开发力度。 

受访人士均表示,截至目前,增储上产“七年行动计划”效果显著,我国陆上、海上常规油气和非常规油气勘探均有突破。其中,非常规油气具有资源潜力和勘探开发前景,实现规模效益开发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但非常规油气还面临高成本与经济效益的问题。目前页岩气备受重视,其他非常规油气如煤层气,其独立产业特征越来越不明显,产业发展不及预期。而致密气、页岩油等产业更有待‘爬坡过坎’。” 民建中央能源和资源环境委员会委员李良说。 

勘探开发“底气”渐足 

油气专家潘继平指出,过去5年,非常规天然气(页岩气、煤层气)产量占全国天然气总产量的比例由不足7%提升到约14%,占比翻了一番。陆相页岩油取得重大进展,正逐步成为石油开发稳中上产的重要领域。 

例如,中石油在长庆油田鄂尔多斯盆地探明地质储量超10亿吨的页岩油整装大油田;在大庆油田古龙页岩油勘探新增石油预测地质储量12.68亿吨;青海油田所处的柴达木盆地页岩油勘探取得重大战略性突破。 

中石化在页岩油勘探开发领域也获得多项突破。2021年11月,胜利油田在东部探区获页岩油勘探开发重大进展,上报首批预测页岩油地质储量4.58亿吨,初步测算该地区页岩油资源量达40亿吨以上。2021年12月,页岩油勘探再获战略突破,在苏北盆地溱潼凹陷地区落实有利区面积420平方千米、页岩油资源量3.5亿吨。 

目前,我国页岩油气的勘探取得了重要进展,这是在国际油气勘探投资普遍不足形势下取得的成果,也是增储上产“七年行动计划”的重要成果。 

此外,中石化还持续加大页岩气勘探开发力度,涪陵页岩气田至今已累产气超400亿立方米。截至2021年11月,涪陵页岩气田白马区块单井最高累产超3000万立方米,在国内常压页岩气井中处于较高水平,证实了该区块具备规模增储、效益开发的良好前景。与此同时,我国深埋在4000米以上的深层页岩气勘探领域也取得新的重大进展。 

截至2021年12月20日,中海油中联公司天然气日产气量首次突破1400万立方米,较去年同期增长40%,增速居全国煤层气企业第一。山西临兴致密气田探明地质储量逾千亿立方米,打破了致密气井普遍低产的固有认识,5万立方米/天以上的高产井较去年同期提高21.6%。 

资源潜力有待重新认识 

受访人士均指出,在当前自然资源与生态环境并重的新理念下,对非常规油气资源潜力的评价,不能只停留在资源数量上,还要对资源开发中的各类风险及其社会、生态环境影响进行一体化综合考量,才能科学认识资源潜力。 

非常规油气在“双碳”目标下也面临新挑战、新要求。“‘双碳’目标下,对非常规资源潜力的认识可能发生变化。基于勘探开发实践和新的边界条件,应重新认识与评价非常规资源潜力,进一步优选现实的资源开发区和未来资源接替区。”潘继平说。 

“由于我们在页岩油气富集规律和勘探开发理论方面还较为薄弱,所以仍将在不确定性中摸索较长一段时间,还需要持续不断地积累资料、研究和经验才能逐步降低成本,明晰勘探开发方向。此外,还需在政策、技术和管理运营模式等方面继续深入探索。” 一位不愿具名业内人士表示。 

“在所有非常规油气中,煤层气作为独立产业的特征越来越不明显,产业特点也愈发淡化。煤层气确实重要,但其经济效益差、投资不足、市场开拓困难,国家一直有扶持政策,但行业却日益边缘化。”李良说。 

李良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是煤层气一直在“一定区域内”发展,无法扩展至全国。“煤层气很难进入西气东输等主干管网,作为煤层气的主战场,山西省内的天然气管线较为发达,但也只是被困在这个‘圈圈’里发展,价格也因为由区域市场决定上不去,导致经济效益差,发展有困难。” 

“即使有较高的采储量,如果销量不匹配也无济于事。” 李良补充说,“煤层气要想‘破圈’,就要从煤炭企业中脱离出来,实行大公司战略,组建领军企业,提升抗风险能力,而不是走小公司战略。” 

受访人士均表示,除页岩气和煤层气已具备规模发展条件外,业内对凝析油、轻质油等非常规油气资源规模和发展前景正在重新认识,未来有望成为增储上产新支点。 

技术创新不能停 

在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中国还有较长时期的油气需求增长期,即便石油消费达到峰值,大规模的消费还将稳定一段时期,所以非常规油气是重要的战略接替资源。 

而随着油气勘探的不断深入,勘探对象也由构造油气藏向岩性地层油气藏转变,由常规油气藏向非常规油气藏转变,由中—浅层油气藏向深—超深层油气藏转变。新增油气探明储量呈现出低渗透、 低丰度和埋藏深的特点,技术进步和理论创新对储量增长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潘继平表示,矿权管理、财税补贴、用地、环保等政策问题依然制约着非常规油气的增储上产。同时,在碳税等政策条件下,此类资源开发过程中的碳排放(如甲烷排放等)必然会增加开发成本,开发生产过程中的清洁用能成本(绿电等)短期内也将提升。 

“在降碳减排、绿色开发的要求下,非常规油气增储上产的技术挑战更加突出。深层海相页岩气、陆相页岩气、陆相页岩油及煤层气等非常规资源规模效益开发和持续上产,除了面临技术瓶颈,还面临降碳减排的技术工艺制约。”潘继平表示。 

李良指出,技术创新是实现能源结构调整的关键抓手。非常规油气能否保持“底气”,关键还要看科技创新,稳步推进油气转型要把精力和重点放在技术上。“要围绕技术创新,持续深入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加强人才队伍建设。”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18759.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