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天然气

双头董事会还在纠缠,新潮能源内斗升级!为何自己告自己?

12月13日,北京中金通合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中金通合)诉新潮能源案在北京开庭。近日,时代周报记者从接近新潮能源的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上述

12月13日,北京中金通合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中金通合)诉新潮能源案在北京开庭。近日,时代周报记者从接近新潮能源的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上述信息。

新潮能源(SH:600777)注册地位于山东烟台市牟平区,是一家以石油及天然气的勘探、开采及销售为核心业务的能源企业。财报显示,2014年,新潮能源先后收购美国相关油田资产,2016年底完成境内房地产、建筑、纺织等传统产业的剥离,成为一家总部位于境内、业务立足北美的能源企业。

此前的11月17日,新潮能源已公告过该次诉讼的相关事项。中金通合于诉讼中向法院申请行为保全,请求责令新潮能源停止执行2021年7月8日作出的临时股东大会决议,新潮能源收到北京朝阳区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

法院认为案涉股东大会存在并未以有效的公告方式通知全体股东、召集程序存在具有瑕疵的可能性,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可能会给中金通合的合法权益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采取行为保全措施不会造成当事人间利益显著失衡、不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中金通合提出的行为保全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并裁定新潮能源停止执临时股东大会决议。

天眼查信息显示,中金通合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中金创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金创新)。刘珂持股中金创新90%,并且担任法定代表人。新潮能源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和总经理皆为刘珂。

案件貌似是“自己起诉自己”,实则是新潮能源股东内斗持续升级。新潮能源2021年三季报显示,中金通合持有新潮能源1.68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2.48%。

奇闻!自己起诉自己

新潮能源7月9日收到山东证监局的监管意见函。

据该份监管意见函,7月8日,相关方发送给上交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的“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决议”内容为:宁夏顺亿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东营汇广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东营广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市金志昌盛投资有限公司、杭州鸿裕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9名股东自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大会审议通过罢免刘珂、范啸川、程锐敏、张晓峰、徐联春、杜晶等6名董事及刘思远、陆旭等2名监事,并选举产生王进洲、潘辉等6名董事及吴玉龙、邵侃等2名监事的议案。

山东证监局在监管意见函明确要求,新潮能源各方在法律法规与公司治理框架下解决存在的问题,支持公司及股东依法合规行使权利,通过民事诉讼等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解决股东权等民事权利争议。

2021年以来,新潮能源股东之间内斗日渐白热化,不断升级。4月26日,新潮能源董事会就收到了宁夏顺亿、金志昌盛等9名股东提出的议案,要求罢免董事刘珂、范啸川、程锐敏以及独董张晓峰、杜晶和监事刘思远。

上述股东明确提出:经审慎调查,以董事长刘珂为代表的董事会管理及经营能力不足,面对油价下跌等突发事件无法合理应对,上市公司治理存在严重缺陷,内部人控制问题突出,股东不能通过合法途径维护自身权益。上市公司董事、监事未尽到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导致净利润、市值及股价均大幅下跌,损害上市公司和股东利益。

2019年,新潮能源营收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0.7亿元、10.78亿元。2020年,新潮能源营收已降至41.44亿元,大降31.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高达26.56亿元。2021年前三季度,该公司营收进一步下挫至33.53亿元,减少了7.4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2亿元,相比2020年同期大增446.88%,但仍大幅低于2019年前三季的10亿元。

8月5日,新潮能源公告案号为(2021)京0105民初67152号的诉讼,原告中金通合认为上述临时股东大会的召集程序严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及公司章程的规定。请求判令撤销7月8日作出的股东大会决议。

值得注意的是,11月17日新潮能源公布的上述诉讼最新进展,增加了新潮能源其他股东作为第三人。这些新增的第三人,就是此前在临时股东大会上提出罢免原董事会,成立新董事会的中小股东代表。近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新潮能源,截至发稿无人接听电话。

曾是“德隆系”得意之作 新潮能源争斗悬而未决

A股上市公司出现“双头董事会”的案例,早已有之,从2013年的九龙山(SH:600555,现*ST海创)再到2020年的皖通科技(SZ:002331)。为什么唯独新潮能源最令人关注?答案或许是“德隆系”。

2014年,昔日千亿帝国“德隆系”掌门人唐万新下场操盘。2015至2017年,“德隆系”完全控制新潮能源,先后定增募资近125亿元,彻底变为一家总部在境内、业务在境外的油气开采公司。前述以6亿元收购45.5927%股权的哈密合盛源公司,此前的股东石永兵、张国玺和梧桐投资都与“德隆系”关系匪浅。 在“德隆系”控制的几年中,新潮能源如日中天。2014年,新潮能源股价从低点6.40元/股涨至11.92元/股,2015年更一举涨至21.12元/股。2016年,熊市来袭,新潮能源暴跌至3.72元/股。随后,新潮能源股价在低位反复震荡,投资失败等负面事件缠身。截至2021年12月13日,新潮能源报收2.04元/股,微跌0.97%。 2018年6月后,上海关山、杭州鸿裕、绵阳泰合三家中小股东联合刘珂改组“德隆系”董事会。至此,“德隆系”在新潮能源只手遮天的局面被打破,以刘珂为首的新管理层团队登上舞台。

刘珂曾在“德隆系”操盘的*ST斯太(已退市)、ST中捷(SZ:002021)、*ST德奥(已退市)等公司近年来的资本运作中多次现身。有媒体引述第三方知情人士称,“德隆系”下台后,推举刘珂上台的中小股东曾希望借重组把新潮能源经营好让公司基本面得到二级市场的正向反馈,但都被刘珂否决。2019年8月,新潮能源的中小股东们故技重施,希望将刘珂拉下马并再度改组董事会。 然而,刘珂对新潮能源的掌控力度可能远超中小股东想象,双方不断上演“双头董事会”“诉讼战”。时至今日,新潮能源内斗仍未结束。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煤气中毒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1939.html

作者: 佚名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