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油气

欧洲电、气价格创历史新高 大宗商品明年迎接挑战

北半球冬天正式来临,欧洲大部地区气温降至零摄氏度一下,能源危机在本周一进一步恶化。与此同时,欧洲新增新冠感染病例急剧飙升,能源生产和运输都面临前

北半球冬天正式来临,欧洲大部地区气温降至零摄氏度一下,能源危机在本周一进一步恶化。与此同时,欧洲新增新冠感染病例急剧飙升,能源生产和运输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而封锁与隔离并没有减少取暖能源的消耗。

欧洲电、气价格创历史记录  

到本周一,欧洲大部分地区的电价创下了历史新高,德国日前电价为每兆瓦时431欧元,前所未有。除波兰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外,所有欧洲国家电价为每兆瓦时300欧元以上(法国和瑞士接近400欧元)。能源价格上涨,已经导致欧洲通胀水平大幅飙升。欧盟统计局初步数据显示,欧元区19个成员国的11月消费者物价指数上升4.9%,超过市场预期值4.5%,较前值4.1%相比涨幅较大,为欧洲央行2%目标的两倍多,达2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德国是欧洲大陆的经济强国,高电价可能迫使能源密集型行业关闭运营,并在现货市场上重新出售电力。在法国,由于安全问题和工人罢工,几家核电站已经降低了产出,电价升至十年来的最高水平。

事实上,欧洲能源紧张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今年以来,天然气价格上涨超600%,周二,欧洲天然气价格飙升逾10%,创纪录新高。随着更多的核电站停止运营,以及绿色能源的不稳定性,发电商需要使用更多的天然气来生产能源。

截至12月18日,欧盟的天然气储存量约为60%。这意味着在即将到来的寒冷冬季,欧盟需要增加至少5%至10%的天然气进口量。有专家警告称,如果今年出现类似2018年冬季的持续寒冷天气,欧洲的天然气储备可能在明年2月之前“被完全清空”,这将进一步推高天然气价格,增加政府和企业动用应急储备的压力。

  

同时,天然气储存能力在欧洲领先的德国,也遭遇了“气荒”。据GlobalData统计,截至2021年9月,德国拥有13260亿立方英尺的活跃天然气产能,约占欧洲总天然气存量的31%。然而,德国的天然气储存量目前已降至“历史最低水平”。德国地下储气库运营商协会的执行董事塞巴斯蒂安·布莱什克说,该国天然气储量目前约为59%,多年来首次降至60%以下。

长期的能源价格上涨将使通货膨胀的形势更加复杂,经济增长的前景更加暗淡。上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份能源价格对英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的年增幅贡献为5.1%,是2011年以来的最快增速。

欧洲的天然气供应短缺与美国形成了鲜明对比,美国温和的天气导致天然气价格本季度下降了三分之一。早冬风暴已经覆盖了中欧和东欧地区,天气预报预测未来将会出现严寒天气。然而,从欧洲大陆主要天然气供应国俄罗斯获得更多燃料的前景依然暗淡。

在欧洲,天然气作为电力来源的地位仅次于核能,其价格飞涨导致上周整个欧洲大陆的电力价格上涨。为了弥补温室气体的排放,公用事业公司和其他能源消耗者不得不购买碳排放许可,而碳排放许可的价格也大幅上涨,这给工业造成了更大的损失。

欧洲的能源危机似乎远未结束,因为市场紧张和寒冷的天气将继续推高电价,这将给家庭和企业带来压力。

数日之前,由于例行安全检查发现一座核电站出现裂缝,法国的多座核电站被关闭。由于整个欧洲大陆的气温都低于往年,因此欧洲的日电力需求将继续飙升。通过亚马尔-欧洲管道(Yamal-Europe pipeline)输送的天然气流量下降,该管道横跨白俄罗斯和波兰,通往德国马洛夫(Mallnow)。

在Mallnow压气站进入德国的天然气数量骤减,这条管道在12月20日只预订了4%的空间。在非洲大陆的低储量和地缘政治风险等因素作用下,欧洲能源危机预计会持续整个冬季。

欧洲的能源危机恶化,并有可能引发许多欧洲人的不满。目前,欧洲各国政府和欧盟等行政机构还没有采取有效的价格抑制措施,但多久以后会对发电厂发出限价指令是市场关注的焦点。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如果想要继续获得选票,政客们可能必须在能源通胀肆虐之际,补贴民众的电费。

大宗商品明年迎接挑战  

一些分析师警告称,2022年将是大宗商品艰难的一年。在今年能源价格上涨推高通胀后,疫情的经济影响可能导致更大的波动性,但也引发了加息预期,这给金属带来压力。

道富银行(State Street)全球宏观策略师诺埃尔迪克森(Noel Dixon)表示:“2022年对大宗商品而言将是更具挑战性的一年,因为全球各国央行正在收紧政策。”

他表示,“央行对供应驱动型通胀做出反应”,而这是它们无法控制的,“很可能导致政策失误,对需求产生不利影响”。

总体而言,大宗商品今年表现良好。截至12月20日,标普高盛商品全收益指数上涨逾35%,有望创下2000年来最大年度百分比涨幅。

核心商品管理公司(CoreCommodity Management)合伙人艾略特盖勒(Eliot Geller)表示,对于今年涨幅最大的大宗商品而言,低库存和资本支出的减少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供应是否“足够满足复苏的需求”。

而明年,大宗商品的“真正风险”在于需求。Neuberger Berman分析师Kaya表示,美联储缩减资产购买规模和利率上升不太可能“让我们减少开车、吃东西或消费”,而新冠疫情的变异方面,“更多的传播和住院率可能不会扼杀需求,但有可能推迟需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2082.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