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天然气

欧洲气价是如何涨到180欧元/兆瓦时的?

圣诞节临近,屡创新高的欧洲气价再次大幅上涨。当地时间2021年12月21日,荷兰TTF2022年1月期货价格上涨22.7%,达到180.34欧元

圣诞节临近,屡创新高的欧洲气价再次大幅上涨。当地时间2021年12月21日,荷兰TTF2022年1月期货价格上涨22.7%,达到180.34欧元/兆瓦时,约为59.58美元/百万英热。引发TTF价格大涨的最主要原因在于,俄罗斯输往德国的一条关键天然气管道Mallnow的输送气量下降,并于周二改变供应方向,改道输往波兰,引发欧洲市场进一步担心天然气供应不足。

2021年入冬以来,欧洲气价一路上涨。气温下降使得欧洲对于能源的需求逐步增加,11月底德国电力与天然气监管机构(BNetzA)宣布暂缓俄罗斯国营天然气企业Gazprom投资建设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审核程序,以及12月份中旬俄罗斯管道气供给欧洲的输气量波动等因素扰动欧洲天然气市场的神经。

处于历史低位的欧洲天然气库存,处于历史高位的电价和尚不明朗的俄罗斯管道气进口量,都揭示欧洲正在经历一个昂贵的冬天。

欧洲气价是如何一步步上涨的?

1、第一阶段 | 产量持续下滑,2020年靠库存过冬

尽管2021年挪威天然气产量能稳定维持在1126亿立方米左右,但难以阻挡欧洲天然气产量连续5年下降的趋势。初步预计2021年,欧洲天然气产量将继续下降至约2124亿立方米,其中英国和荷兰天然气减产明显,分别下降16%和20%。随着荷兰Groningen气田关停计划的逐步执行,到2030年欧洲天然气产量将低于2000亿立方米,这使得欧洲天然气市场将进一步依赖LNG和进口管道气来满足天然气需求。(图1)

图1:欧洲天然气产量(2000-2030)

单位:十亿立方米

来源:Rystad Energy GasMarketCube
 

2021年年初,寒潮席卷亚洲大陆,亚洲对天然气的需求强劲推涨了亚洲LNG的市场价格,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2021年1月的亚洲LNG价格JKM便从2020年12月的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左右飙升到1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而那时欧洲天然气市场价格还徘徊在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2021年年初欧洲天然气库存还较为充足,欧洲管道气进口也相对稳定,并且亚洲买家出价明显高于欧洲买家,这使得部分欧洲买家只能望 “气” 兴叹,暂缓了LNG现货的采购。故2021年第一季度欧洲进口LNG的数量下降明显,仅有约1613万吨,同比2020年同期减少了约30%。

图2:欧洲进口液化天然气数量

单位:百万吨

来源:Rystad Energy LNGCube
 

2、第二阶段 | 夏季气温高,需求旺,库存低位,LNG和俄罗斯管道气进口供给不及预期

靠消耗天然气库存,欧洲相对平稳地度过了2020-2021年的冬天。2021年5月中旬,欧洲天然气库存已经接近5年最低库存水平,主要资源供应方期待利用夏季淡季的时间来补充欧洲天然气储备(图3)。

但进入夏季,天然气供应市场发生了更为明显的变化。2021年夏天持续的高温和欧洲、亚洲等地区经济活动逐渐复苏,增加了对天然气的需求。国际天然气价格也开始全面大幅上涨。应对持续加大的需求,欧洲进一步消耗了本就不足的天然气库存。整个欧洲2021年前11个月月均发电量约为250亿千瓦时,高于疫情期间的月均发电量246亿千瓦时,而其中天然气发电占比约为17%(图4)。

图3:欧洲天然气库存及预测

 单位:十亿立方米

来源:ENTSO-G,Rystad Energy research and analysis
 

图4:欧洲月度发电量- 按来源划分

单位:亿千瓦时

来源:ENTSO-E
 

另一方面,欧洲管道气进口面临新的挑战。2021年,俄罗斯管道气减少了对欧洲的供应,尤其是6-8月日均管道输气量下降到约3.1亿立方米,主要是由于“北溪-1”管道7月份的检修停输和俄罗斯国内注气需求。

由于Gazprom并不公开报告其在俄罗斯国内储气库库存情况,因此我们根据Gazprom季度报告中的部分信息进行了大致估算:在2020年采暖季开始时,Gazprom天然气库存约为723亿立方米,随后由于2020年冬季气温低于正常水平,采气量创历史新高,达到606亿立方米。因此,可估计在2020年采暖季结束时Gazprom天然气库存约为117亿立方米,是自2014年以来Gazprom的最低库存水平(图5)。

图5:俄罗斯国内天然气库存预估

单位:十亿立方米

来源:Gazprom,Bloomberg
 

除了满足欧洲客户合同气量外,Gazprom还需要增加俄罗斯境内储气库注气作业,从而达到2021 年采暖季库存计划726亿立方米。俄罗斯总统普京10月27日要求Gazprom在11月初完成俄罗斯国内注气计划之后,立即开始对欧洲的储气设施注气。2021年第四季度,俄罗斯管道出口欧洲日均输气量较此前有所增加,但进入12月份日输气量仍低于3亿立方米,较2020年同期下降了约26%。

不过,挪威管道气增供弥补了部分欧洲供应不足。入冬以来,挪威管道气持续增加对欧洲的供应量,12月挪威供应欧洲的日均输气量已经达到约3.5亿立方米,相比2020年同期增加了5%,对于当前需供应紧缺的欧洲天然气市场,可谓是雪中送炭(图6)。

图6:欧洲天然气进口按来源划分

单位:百万立方米/天

来源:ENTSO-G, Refinitiv
 

考虑到近期俄罗斯与乌克兰的紧张局势,给已经完工等待审批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根据目前美国白宫和德国政府相关官员表态,如果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军事措施,“北溪-2”号管道将很难通过审批,也进一步加剧了欧洲和俄罗斯之间的能源博弈。因此,预计北溪-2号很难在2022年第一季度投运,后续进展将取决于德国电力与天然气监管机构BNetzA否能在2022年上半年结束第一阶段的审批和第二阶段欧盟的反馈意见。

气价暴涨如何影响电力、新能源市场?

欧洲天然气市场的供需不平衡,也直接影响到了欧洲电力市场。根据欧洲电力现货交易所(Epexspot)在2021年12月21日的最新电力拍卖数据显示,目前已经有6个国家的日前(Day-head)电力交易价格已经超过每兆瓦时400欧元,其中瑞士、法国的日前电力价格已经高达每兆瓦时435.51欧元和每兆瓦时452.94欧元(图7)。

图7:欧洲电力现货拍卖价格

来源:Epexspot
 

除了暴涨的欧洲天然气价,欧洲的碳价、煤价均创下历史新高。自2020年10月欧盟通过“将2030年的碳排放水平较1990年至少降低55%”的减排目标以来,欧洲碳价就一路高歌猛进。2021年11月召开的“COP26”会议尽管各国并没有就终止化石燃料补贴和逐步淘汰煤炭达成共识,但就减少碳排放和进一步发展碳交易市场形成共识。此后,欧洲碳价在12月8日创历史新高达到每吨88.88欧元,相比年初上涨了172%。而欧洲煤炭价格当前已经回落至每吨148美元左右,但在此前的10月份,创历史新高达到每吨242美元。根据我们煤-气发电成本模型结果显示,上涨的燃料价格使得发电成本明显增加,预估12月份燃煤和燃气发电成本分别为每兆瓦时117欧元和218欧元。

图8:燃煤/燃电 电厂成本对比

单位:欧元/兆瓦时

来源:Rystad Energy research and analysis
 

当前,高涨的煤价,碳价以及气价都已经转移到了电价。面对高昂的电价,欧洲部分国家政府虽然已经相继出台了部分能源补贴和减税政策,来缓解能源价格上涨对普通家庭和企业的影响,但对于改善能源市场供求不平衡的作用有限。

近年来,得益于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的下降、加速淘汰燃煤电厂和碳价的上涨,可再生能源在欧洲整体电力供应增量明显,但传统化石燃料发电和核能发电依然占有一定份额。根据我们的模型预测,2021年欧洲发电量将增加到3639亿千瓦时,其中传统化石燃料发电(煤炭、天然气、燃料)和核能发电将占到59%,而到2030年欧洲发电量将会持续增长至4250亿千瓦时左右,传统化石燃料发电和核能发电占比将下降至44%(图9)

图9:欧洲年发电量 – 按来源划分

单位:亿千瓦时

来源:Rystad Energy PowerCube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煤气中毒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2174.html

作者: 佚名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