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拜登想靠这条管道“拿捏”普京?

当地时间2月7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会晤到访的德国总理朔尔茨。双方强调两国将在乌克兰问题上保持团结,但未就“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等关键问题作

当地时间2月7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会晤到访的德国总理朔尔茨。双方强调两国将在乌克兰问题上保持团结,但未就“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等关键问题作详细说明。

拜登在当天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重申,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美德两国及北约将协调一致作出应对。此外,由俄罗斯经波罗的海向德国输送天然气的“北溪-2”项目将不再推进。

但朔尔茨并未明确承诺终止“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仅表示将与美国“共同采取行动”。“北溪-2”再次成为国际社会的关键词。

“北溪-2”是什么

据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下称“俄气”)官网介绍,“北溪-2”是一条离岸天然气运输管道,从俄罗斯维堡出发,经由波罗的海直通德国,进而连接欧洲市场。项目全长1200多公里,容量可达550亿立方米,于2021年9月建成。Nord Stream AG公司负责“北溪-2”项目的运营,该公司由俄气下属子公司持股51%,2017年还获得了ENGIE、OMV、荷兰皇家壳牌公司、Uniper和Wintershall五家欧洲能源公司的融资。

  

资金链的牵扯折射出“北溪-2”与俄罗斯和欧盟国家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俄气有关“北溪-2”的介绍页面中,“德国一直是俄罗斯天然气的最大买家,在全产业链上均与俄气有着深入合作”被放在了醒目位置,显示出德国与俄罗斯在天然气产业链上的深度绑定。

2011年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后,德国大幅削减核电并减少煤炭使用,对天然气依赖大幅增强。德国矿业、化学和能源工业联盟协会主席瓦西里亚迪斯曾警告称,如果德国不使用俄罗斯天然气和“北溪-2”项目,即便供应不会立即出现问题,也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同时将加剧未来的天然气供应问题,“后果很严重”。

对俄罗斯而言,作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其经济十分仰仗能源出口。“北溪-2”为海底铺设管道,避免了过境国家截留造成的损耗,并减少了一笔过境费开支。与此同时,通过海底管道与欧盟国家利益深度连接,有利于俄罗斯与欧洲国家进行更深一步的经济合作,对于提振国内经济无疑是一种长期利好。

美国从中作梗

围绕“北溪-2”的种种讨论,某种程度上也是地缘政治博弈在经济上的映射,乌克兰首当其冲。由于多数运气管道途经乌克兰,天然气过境费一直是乌克兰的一项重要收入来源。随着俄乌关系恶化,过境费也水涨船高。

根据CRS(美国国会研究处)的一篇报告,在2011年“北溪-1”开通前,俄罗斯向欧洲出口天然气中约80%经过乌克兰。2020年,俄罗斯通过乌克兰向欧洲输送了约560亿立方米天然气,乌克兰从中获得了21亿美元的过境收入。而“北溪-2”线路绕过乌克兰等国,不仅少了过境费这一重要收入来源,甚至需要从德国进口天然气,这对能源依赖进口的乌克兰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那么美国又为何频频在“北溪-2”上施压?据央视新闻报道,有美国政府官员1月25日表示,正与主要能源生产国和企业商谈向欧洲输送更多液化天然气,以期补足一旦乌克兰局势恶化,欧洲可能面临的天然气缺口。

事实上,欧洲是美国天然气出口的一大市场,俄罗斯与其处于竞争地位。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第四季度天然气市场报告,美国天然气(页岩气为主)产量持续增长,在去年9月曾接近800亿立方米,阿巴拉契亚盆地与石油伴生天然气的产量约占美国页岩气产量的1/3,液化天然气出口还将刺激2022年产量进一步增长,预计增长率接近3%。而随着俄罗斯管道的铺设,其市场份额将被挤占。

尽管欧盟提出了能源多元化的战略,但欧洲政府并未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这使得欧盟在有关“北溪-2”的态度上举棋不定。

一方面,部分支持者认为“北溪-2”将增强欧洲能源安全,加之美国对欧盟的频频施压也令其不喜,欧盟并不希望在政治上受制于美国;另一方面,“北溪-2”使俄罗斯在欧洲市场有了更强的影响力,这是部分国家不乐于见到的。

目前,欧洲国家正在丰富能源进口的通道,以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过于依赖的现状。

就在上个月,朔尔茨还在柏林会见了挪威首相斯特勒,寻求建立“更好、更深入、更广泛的能源伙伴关系”。欧盟也在考虑从其他贸易伙伴处获得更多的天然气供应。当地时间2月7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表示,正在与美国和挪威等国家就增加对欧洲天然气供应进行谈判;当地时间2月9日,日本政府也基本敲定将在确保国内液化天然气供应充足的前提下,向欧洲分拨部分液化天然气。

寻找替代能源

伴随着地区局势紧张、高温天气导致水电供应不足,叠加冬季供暖用电等需求,天然气价格在过去一年水涨船高。“北溪-2”对缓解天然气短缺的具体作用还有待时间检验,但天然气紧缺的现状却不容忽视。一根天然气管道,影响的远不止天然气本身,它更像一根绳,将相关产业与之紧密联系在一起。

欧洲的电力来源主要以水电、风电和天然气等清洁能源为主,天然气的短缺带动了电力价格上涨。据媒体报道,2021年,德国平均电价猛涨216.4%。尽管从2022年开始,每度电的能源税将下降2.8欧分,德国今年的平均电价由于成本原因上涨约10%。

一份来自IEA的分析报告也显示,德国去年电力价格相比2020年上涨了6倍以上。而燃气发电在电价定位中发挥更大作用的西班牙,电价涨幅更高。

也有部分国家将目光转向了替代能源,部分市场主体转向用煤发电。IEA“2021年度煤炭报告”指出,全球煤炭需求总量预计将在2021年增长6%,美国和欧盟的煤炭发电量将增长近20%。这推动了替代能源价格上涨,过去一年,石油、煤炭价格都迎来了波动上升。同时,船运液化天然气也成为备选项。然而在港口贸易仍不畅通的当下,前景仍难言明朗。

除此之外,不断上涨的电价已经影响到了电力密集型行业的正常运营。在欧洲,已经有几家公司暂时削减了氨与化肥的生产,理由是天然气价格大幅上涨导致利润下降。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21972.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