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天然气

毛阿敏丈夫解直锟突然离世,万亿“中植系”的能源业务该何去何从?

受解直锟离世消息影响,其控股的能源企业准油股份(SZ:002207)、*ST宝德(SZ:300023)股价持续低迷。截止12月24日收盘,准油股

受解直锟离世消息影响,其控股的能源企业准油股份(SZ:002207)、*ST宝德(SZ:300023)股价持续低迷。

截止12月24日收盘,准油股份报5.54元,下跌2.64%,总市值14.52亿。ST宝德报6.27元,下跌0.32%,总市值19.82亿。

煤气中毒博客()获悉,此前12月18日,中植集团发布讣告称,中植集团创始人解直锟因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61岁。解直锟的另外一个身份,是著名歌星毛阿敏的丈夫。两人结婚18年,育有一双儿女,身家260亿元。

12月19日,准油股份、*ST宝德双双发布公告,向其家人表示了慰问,并表示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保持稳定并正常进行,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及全体员工将在董事会领导下继续勤勉尽责,并按照既定安排稳健开展各项业务工作。

准油股份、*ST宝德,是万亿“中植系”在能源领域布局的两个重要上市公司。2019年,中植成立了中植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亿。已拿下内蒙古、山西、贵州、云南等省(区)的诸多能源资源,拥有探明煤炭资源储量45亿吨,涉及采矿权、探矿权30多宗。

实控人突然离世,留下诸多悬念。“中植系”的能源战略能否继续推进?旗下能源资产能否平稳过渡?

12月19日,中植集团宣布由中融信托董事长刘洋代理主持中植企业集团全面工作,待新领导选出后再行调整。刘洋现年46岁,是解直锟大姐的儿子,从1998年就开始跟着二舅“南征北战”。

12月20日,刘洋发公开信称,集团战略不变,下一步,集团将继续按照解直锟先生确定的发展战略,坚持实业与资管双轮驱动,进一步突出发展实体产业。

1、化解风险,布局能源

中植集团创建于1995年,集团总部位于北京。2001年以后开始进军金融领域,在资本市场上构筑起纷繁复杂的“中植系”版图。

在2014年到2016年前后,中植系以“PE+上市公司”模式拓展,通过中融信托等平台撬动资金杠杆,充当输血通道,再以“二股东”身份入主上市公司,成功将宇顺电子(SZ:002289)、美尔雅(SH:600107)、准油股份、美吉姆(SZ:002621)等上市公司纳入囊中。

高光时期,“中植系”一度管理着超过万亿规模的资产,横跨多个领域,尤其是旗下的中融信托、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等金融平台。

煤气中毒博客()注意到,到现在“中植系”已覆盖信托、财富公司、并购基金、新金融、新能源及矿业板块。据不完全统计,中植系涉猎的上市公司有30多家,其中直接控制的A股上市公司至少有8家。

只不过,随着金融去杠杆的大势来临,解直锟通过杠杆资金撬动的这些上市公司,也在潮水褪去后暴露风险。

尤其是2015年6月,解直锟卸任中植集团董事局主席后,“中植系”风险加速显露。

特别是经历股灾和资管新规后,金融大环境发生变化,“中植系”的境况急转直下,上市公司实控人没有能力回购形成违约,“中植系”的投资开始频繁出现失误。对于那些陷入经营困境,甚至出现退市警告的上市公司,如ST中南(SZ:002445)、*ST宇顺等,“中植系”的身份也被迫从“债主”变成了“股东”。

           

2019年,已隐退的解直锟回归着手化解风险。解直锟对原来的高管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据媒体报道,解直锟一怒之下把原来的高管都撤了,项目也裁了不少人,开始彻查内部腐败。

此外,中植系开始“瘦身金融,聚焦实业”,要求旗下的财富公司压缩存量,同时开始布局能源、资源类产业。公司采用“金融+实业”双主业模式,逐步发展成为涵盖实体产业、资产管理、金融服务、财富管理等领域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在金融板块,集团战略控股或参股六家持牌金融机构,控股或参股五家资产管理公司,控股或参股四家财富管理公司。在实业板块,公司为加快向实业转型,在能源领域深入布局,采取成立全资子公司、投资控股、参股多家煤矿及能源类公司等举措。

2019年8月9日,中植集团成立全资子公司中植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德雄,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电力供应;销售煤炭、矿产品;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技术服务、技术推广;企业管理等。

到2021年,中植能源集团资源分布在内蒙古、山西、贵州、云南等省(区),已探明煤炭资源储量45亿吨,涉及采矿权、探矿权30多宗,包括主焦煤、配焦煤、无烟煤等,设计产能超过2千万吨/年。金属和非金属矿遍及全国十二个省份,矿床潜在价值1200多亿元,包括金银铜铁钨锰锂、砂石骨料等。

此外,中植集团在能源领域还入股了准油股份、*ST宝德。

准油股份是为石油、天然气开采企业提供油田动态监测和提高采收率技术服务的专业化企业。2003年12月,准油股份完成股改,2008年1月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现有股权信息显示,解直锟通过湖州燕润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23.45%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ST宝德是一家钻采设备电控自动化系统行业的科技企业,公司主要从事石油钻采电控系统业务、环保工程设计与施工业务、融资租赁业务、自动化业务。解直锟通过北京首拓融汇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重庆中新融创投资,持股28.17%。

2、经营不善,风险待解

2018年2月3日,中植集团旗下燕润投资斥资约9.08亿元获得了准油股份23.3%的股权,从而拿下准油股份控制权。

此后,中植集团曾先后三次向准油股份“输血”,合计提供了1.3亿元现金的流动性支持,还同时承诺认购不超过1.5亿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

借助中植集团,准油股份于2018年9月完成第一次“摘星”,于2020年6月29日,完成第二次“摘星”。

           

不过,现在准油股份依旧活的不太好 。除2019年外,公司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连续五年为负。

10月20日,深交所上市公司管理一部向准油股份下发半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结合市场供需变化、行业竞争格局、主营业务开展情况、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等,说明除2019年外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连续五年为负的原因及合理性,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以及公司拟采取的改善盈利能力的措施。

煤气中毒博客()注意到,2021年前三季度,准油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同比涨9.94%至1.29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同比转亏,亏损额2287.55万元。

收下*ST宝德,则是今年时间不久的事。

8月6日,*ST宝德发布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进展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赵敏与另外四人约定转让6322.14万股,协议转让完成后,北京首拓融汇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重庆中新融创投资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比例为28.17%,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北京首拓融汇、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解直锟,其一致行动人为中新融创。

从*ST宝德年报数据来看,2018年、2019年、2020年,*ST宝德营收分别为4.18亿元、1.24亿元、0.326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5.75亿元、-3.87亿元、-181.05万元。

2021年前三季度,*ST宝德营业收入为3523.47万元,同比增长15.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88.16万元,同比增长8945.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为132.6万元。

            

此外,*ST宝德和名品世家拉扯了近半年之久的收购案也告吹。

今年6月,*ST宝德发布公告,拟支付现金5.34亿元购买交易对方持有的名品世家51.00%股份。交易完成后,宝德股份将控制名品世家85.49%的表决权,名品世家成为其控股子公司。

煤气中毒博客()注意到,11月25日,*ST宝德宣布终止该重大资产重组事项。*ST 宝德给出的解释是,鉴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已历时较长,市场环境较本次重组筹划之初发生较大变化,公司认为现阶段继续推进本次重组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风险,公司需要维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

无论是对准油股份,还是*ST宝德,都急需一位能力超群、长袖善舞的领导人来力挽狂澜。解直锟的突然离世,留下的是一个未了局。

通过分析中植集团的接班人,主要有三个方向,一是解直锟与毛阿敏孕育的一子一女,不过,他们年龄尚小,女儿17岁,儿子15岁,立刻掌舵的可能性不大;二是解直锟与前妻所生的女儿解蕙淯,今年35岁,是中植集团有唯二自然人股东之一,持有8%的股权,媒体报道猜测,她是继承人的可能性很大;三是解直锟的哥哥解植春,据猜测,从履历和家族关系来看,比较期待解植春能来掌舵中植集团。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目前,代理主持中植集团全面工作的是刘洋。他1997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之后就任于工商银行黑龙江分行国际业务部。如今虽然掌管了中植集团的事权,但并没有中植集团股权,也没有解直锟资产的继承权。

一代资本枭雄落幕,“中植系”的巨轮还得继续行驶,家族团结、平稳过渡是当下最急需要解决的问题。中植集团的能源布局,是会逐步撤出还是继续加码,还不能定论。未来,中植集团的能源业务需要接受的考验还很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煤气中毒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2367.html

作者: 佚名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