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燃发展迎来强监管,聚焦多项顽疾

日前,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发布《广东省城镇燃气发展“十四五”规划》(下称《规划》)。《规划》指出,“十三五”时期,广东省城镇燃气事业发展取得新

日前,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发布《广东省城镇燃气发展“十四五”规划》(下称《规划》)。《规划》指出,“十三五”时期,广东省城镇燃气事业发展取得新的重大进展,天然气消费总规模位居全国前列,供应保障体系基本形成。但同时还存在市场经营秩序不够规范、城燃企业集约化程度不高、管道天然气终端价格偏高等诸多问题。

《规划》提出,将加强对燃气企业的考核评估、燃气经营许可的专项整治。在推动供气层级扁平化, 理顺终端用气价格的任务中,燃气行业还需注意整合城燃企业、压减供气层级及加强终端价格监管。

“不论是此前浙江出台的《浙江省管道燃气特许经营评估管理办法》还是此次广东出台的《规划》,都明确指出了城镇燃气发展和城燃企业经营存在的问题,并有针对性地设置了改进措施。广东此次出台的《规划》也在‘对标’浙江的相关办法和标准,两个省的初衷都是好的。但因燃气特许经营权的存在,对城燃企业的实际管理难度不小。文件中的部分政策落地效果仍待观察。”某不愿具名的燃气行业人士说。

规范市场经营秩序

《规划》指出,广东省内燃气市场经营秩序不够规范,管网运营机制不够完善,部分实行 “全市高压一张网”统建统管的地市存在统购统销现象。对特许经营的监管力度不足,部分地市招商引资不规范、考核评估不到位,导致一些享有特许经营权的燃气企业存在种种亟待解决的问题。

“不仅是广东,就全国燃气市场来看,我国城市燃气市场的准入许可主要依据《城镇燃气管理条例》,而该文件仅属于行政法规。”上述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说,“部分地区在制定地方性燃气法规时,以特许经营制度取代国家设置的城市燃气经营行政许可制度,没有法律层面的相关依据,使得城燃经营市场准入缺乏统一标准,存在多种市场准入方式,准入条件和程序不规范。”

“在城市燃气特许经营制度实施过程中,由于缺乏相应的退出机制,导致城燃企业在不能履行特许经营所需履行的职责时,政府无法收回其特许经营权,损害了公众利益,造成经营秩序混乱。”上述不愿具名行业人士补充说。

对此,《规划》给出了解决方案。一是加强市场准入管理,从气源供应、场地设施、人员资质、安全管理等方面,完善燃气经营许可申报资格、程序、审批以及考核等事项,严格燃气经营企业准入门槛。二是开展城镇燃气经营许可专项整治,对企业是否符合准入行政许可确定的法定条件、标准,以及是否履行法定义务等情况进行核查,综合运用提醒、约谈、告诫等手段,强化对燃气经营的事中事后监管,整改、清理无证经营,以及存在重大安全事故隐患的燃气经营企业。

推动城燃企业规模化整合

《规划》指出,广东省内城燃企业集约化程度不高,12个地级市城区管道燃气经营市场分割严重,存在多家城燃企业共同经营、企业规模差异明显等现象。5个县(市)存在2 家及以上管道气企业。67个县级行政区存在2家及以上液化石油气企业。同一城区经营企业数量偏多,导致检查维修、安全管理等运营成本提高,难以集中优势力量加大投资建设,在保供稳价、应急抢险、安全管理等方面劣势明显。

“天然气下游领域的竞争格局正在发生变化,对城燃企业的储气设施能力、安全责任等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城燃企业众多,实力参差不齐,这与城镇燃气产业集约化、规模化的本质要求相背离,将一些‘小散乱’企业清理出局,加速行业整合和洗牌,已成为业界共识。”博轶咨询总经理杨常新说。

“这就需要出台城镇燃气扁平化和规模化改革方案,进行优化合并。但在合并过程中留谁不留谁,如何兼顾企业意愿和顺应市场发展规律是个难题。”杨常新说。

《规划》指出,大型城燃企业应积极参与城燃企业规模化、集团化、资本化运作;部分地市开展城燃企业综合改革试点逐步向省内其他地市推广,推动相关地市、县(市)天然气企业实现“一城一企”。

“‘一城一企’想法是好的,给了市场一个规模化、集约化发展的导向,但如何实施是个难题。城燃公司股比十分复杂,若强制合并,会导致‘政府的手’伸得过长,干扰市场秩序。而且,没有后续的配套支持政策和细节,很难操作。”杨常新说。

“‘管住中间、放开两头’ 就是让终端通过市场竞争来优化服务,即使政府会兼顾合规性和灵活性,给企业调整的时间并尊重企业意愿进行整合,‘一城一企’是否会导致‘一家独大’形成垄断,服务质量和价格如何保证,都是待解的难题。”上述不愿具名行业人士说。

减少供气层级加强价格监管

《规划》指出,部分城燃企业配气价格偏高,价格监管成效不明显。个别地市的省级分输站和城市门站存在没有实质性管网投入的“背靠背”供应模式,仍收取管输费。液化石油气检查把关不够严格,“黑气”屡禁不止,违法违规现象依然存在。

据悉,作为天然气大用户,广东195 家工业企业的终端气价在1.32-5.46 元/立方米之间,平均为 2.59 元/立方米,在全国处于较高水平。原因在于,一是广东气源以中海油供应为主,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占比超过80%,气源价格在全国处于高位。二是广东天然气产业起步晚、起点低,燃气设施建设成本较高。同时,部分地市供气层级较多,存在层层转输、 层层收费现象。

对此,广东表示未来要压减供气层级,加强终端价格监管。《规划》指出,可按照“国家管网-城燃企业管网-用户”的供应模式,支持用户自主选择资源方和供气路径。取消没有实质性管网投入的“背靠背”分输站以及不需要提供输配服务的省内管道和加价,降低管输费用。

“输配是天然气行业的‘卡脖子’环节,牵涉面广、制约效应强。目前还存在监管体系不完善、监管主体责任有待加强、信息公开方式不健全等问题。”上述不愿具名行业人士说,“未来,不论是广东还是其他省市,市场监管部门都应加强价格监督检查,依法查处通过改变计价方式、增设环节、强制服务等方式提高或变相提高价格等违法违规行为。”

关于作者: 佚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