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天然气

如何实现增长中的碳达峰?专家建议新能源等领域投资可适度超前

碳经济元年,有关“双碳”的布局在全国迅速铺开。“我们‘双碳’目标的实现,要同时兼顾经济发展、结构转型和碳排放的多重目标,不能仅仅从碳排放单纯的目

碳经济元年,有关“双碳”的布局在全国迅速铺开。

“我们‘双碳’目标的实现,要同时兼顾经济发展、结构转型和碳排放的多重目标,不能仅仅从碳排放单纯的目标考虑,要结合经济增长和结构转型。比如,从目前能源消费总量结构,二次能源消费总量占比和重化工业能源消费比例来看,我们要兼顾经济转型和碳排放之间的关系。”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和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上,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闫衍表示。

在他看来,从长远来看,碳达峰、碳中和对中国肯定是个利好的因素;但从短期来看,可能会对经济增长造成一定的挑战。

最近刚刚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要求,要推动碳达峰、碳中和,同时也要通过科学的考核,使过去能耗双控减排政策逐步向碳排放总量和碳排放强度双控政策进行转变,要做好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

比如,适度超前投资,加大新能源等领域基础设施的建设;促进能源转型,以及相关的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减排是在增长中碳达峰,要避免减排上的碳达峰,我们要实现的是增长中的碳达峰。”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表示。

在他看来,当前,我国应该注意“双碳”经济发展的节奏,不能急于求成,要有序、量力而行,这样才能够行稳致远。

加大绿色基建

去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上正式宣布,中国要在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此后,又发布了具体路线图,推动建立双碳的“1+N”政策体系。

按照计划,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要提高到20%左右;同时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水平比2020年下降13.5%,单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20年下降18%,到2030年比2005年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要下降65%以上。

当前,“双碳”目标已经成为新发展阶段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核心议题。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的所长张永生看来,十八大以后,我国的发展理念发生了改变,商业模式、组织模式、体制机制都随之变化。到下一阶段,不光是产业升级,还有整个发展方式的变化,所以我们提出“新发展理念”。

目前来看,碳达峰和碳中和的政策对中国的经济增长既带来了机遇也带来了挑战。

“从挑战角度来看,目前我国产业结构主要还是以第二产业为主,大量重化工对能源投入要求比较高。目前我国第二产业能源消费占比是在逐步下降,但仍然居于高位,2019年占比将近68%。后续随着重化工业占比下降,能源消耗比例、总量也会下降,但总体而言还是比较高的。从碳排放总量来看,第二产业占比超过了八成,达到了85%。”闫衍表示。

这种情况下,对控制和减少碳排放对控制重化工影响会造成一定的约束。同时如果要提高清洁能源的占比,必然会导致清洁能源成本上升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企业的成本也会上升,碳交易将绿色成本显性化以后,未来随着碳交易成本纳入企业的成本核算,必然会增加企业的生产成本和运营成本。

“加大绿色复苏的投入,对于投入企业来讲是一种负担,因为要想进行这些绿色技术的投入,马上产生收入效应和市场效应是很难的。因为我们整个绿色技术的改造需要相对漫长的过程,它比我们传统的技改可能还要长。”刘元春表示。

但从机遇角度来看,一方面“双碳”目标能够拉动相关产业投资,尤其是新能源领域替代性投资和新能源转型拉动的连带性的投资,必然会带动相关投资,从而对经济增长产生正面影响;另一方面,也会倒逼相关行业技术革新,使低碳技术和碳吸收、碳中和技术成为未来整个能源技术进步的主要标志。这些技术进步也会对经济增长产生正面促进作用。

能源结构转型需继续发力

长期来看,在碳达峰阶段,“双碳”目标和GDP增长目标之间有比较强的相关关系,碳达峰以后,从碳达峰到碳中和阶段,“双碳”目标实现和经济增长之间就会逐步脱钩。

行业内人士指出,在推进碳减排或者“双碳”目标过程中,要充分考虑中国经济发展阶段的特殊性,一方面是中国经济的体量大,碳排放的总量高,双碳时间相对比较紧,因此压力较大。

2020年,我国碳排放达98.94亿吨,占全球比重将近31%。目前来看,我们国家单位GDP碳排放总量是在下降,但总体而言也面临时间紧,任务重的压力。

特别是煤炭和石油这些能源所相关的行业及煤耗比较大的相关行业,可能面临比较大的调整压力。其中,热力、电力、钢铁、非金属碳排放的总量已经超过了80%。因此,这些行业未来面临比较大的调整压力。尤其电力和热力行业碳达峰超过47%,未来面临比较大的排放压力和能源结构转型的压力。

闫衍注意到,在过去一年,部分地区对高碳行业的限产、限电或者关停措施,对高碳行业产生了影响。运动时的减碳,叠加疫情的冲击,对工业生产和经济修复也产生了冲击,拖累了工业生产的修复。

“‘双碳’背后不是能源问题,背后是发展方式转变问题,它不仅是中国的问题,而是全球问题。十年前的2009年,所有的国家都认为减排是个负担,但当前,130多个国家承诺‘碳中和’。背后的原因,一方面是大家意识到了气候危机,但更多则是大家看到减排背后巨大的机遇。当前,工业革命以来建立的传统发展方式正在发生变化,很多基本概念都要进行重新思考。”张永生表示。

在张永生看来,讨论“双碳”问题时,一定要明确这是个战略目标,会有短期的影响或各种各样的问题。过去一年,中国提出“双碳”目标以后,从全国开始积极响应到不断地试错,不断地纠偏,最后到中央出台《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双碳工作的意见》,标志着整个“双碳”工作经过摸索、探索以后走向了正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煤气中毒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2861.html

作者: 佚名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