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油气

印尼开征碳税

2021年10月,印度尼西亚议会通过了税收改革法案,将于2022年开始正式实施碳税。碳税是印度尼西亚努力实现其减排承诺的一部分,印尼提出到203

2021年10月,印度尼西亚议会通过了税收改革法案,将于2022年开始正式实施碳税。碳税是印度尼西亚努力实现其减排承诺的一部分,印尼提出到2030年自行减少29%的碳排放量。

由于疫情影响,2020年和2021年印尼国家财政遭受了不小的打击。该税收改革法案旨在增加税收收入,以弥补疫情期间造成的损失。印尼财政部长Sri Mulyani Indrawati说,新的税收措施将使2022年的税收收入增加约139.3万亿印尼盾(约合98亿美元)。除了征收碳税,该税收改革法案的内容还包括在明年提高增值税、取消原计划中的企业减税等。

该法案规定,碳税最低税率为每吨二氧化碳当量(CO2e)30000印尼盾(IDR)(约合2美元),这一税率是世界上最低的碳税率之一。2022年4月起,印度政府将率先对燃煤发电行业征收最低税率的碳税。

随着碳税方案的公布,印尼将成为东南亚继新加坡后第二个为碳征税的国家,新加坡对每吨CO2e征收5新元(3.72美元)的税。

税率远低于发展中国家标准

根据印尼政府公布的法案,碳税的主要征收目标包括:购买含碳商品(包括但不限于排放碳的化石燃料)或从事碳排放活动的个人或公司;能源和运输、农业、林业和泥炭地、工业和废物处理五个行业;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的任何商品或行为等几大领域。碳税对燃煤发电厂、石油和采矿、石化产品、造纸、水泥、塑料、和棕榈油种植园等碳密集型行业影响最大。

印度尼西亚是世界第四大煤炭生产国和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国,国内约73%的煤炭消费来自发电,其余则用于工业,包括水泥、纺织、化肥和冶金等。根据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T 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PLN)发布的《2020年可持续发展报告》,印尼83%的碳排放来自燃煤电厂(共排放1.24亿吨CO2e)。

2021年3月,印尼已启动了80家燃煤电厂的碳配额和交易试点项目,目标是到2030年减少3.14-3.98亿吨CO2e的排放。这一项目允许燃煤电厂根据装机容量购买或出售碳排放量,以使碳排放量不超过规定的上限。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建议,发展中国家的碳税率应设置在每吨CO2e 30-100美元,而印尼的碳税税率远低于这一数字。

由于税率非常低,印尼税务分析机构估计在碳税实施的早期阶段,创收的可能性似乎不大,这与印尼政府的声明一致,即创收不是碳税的主要目的。

与此同时,印尼政府继续要求国内煤炭生产商以低于市场的价格为留出25%的产量用于发电。但这一规定保证了煤炭生产商继续向发电厂销售煤炭,进一步降低了煤炭生产商减少产量或寻找更绿色的发电替代品的积极性。

据《雅加达邮报》报道,在印尼目前缺乏有效碳市场的情况下,部分印尼企业家表示,他们宁愿缴纳碳税,也不愿投资新技术或使用可再生能源替代品来减少碳排放。而国际经验表明,建立碳市场需要数年时间,根据印尼公布的计划,该国碳市场需要等到2025年才可能启动。

而如果大幅增加碳税税率,经济增长可能会受到影响。印尼财政部分析预计,如果2024年起将碳税提高到12美元,将在2030年减少近17%的温室气体排放(与无征收碳税相比),但也会使GDP增长率减少0.58%,就业率减少0.15%。

不过根据《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价税机制进路》一文的研究成果,虽然碳税引起 GDP 的损失可能达到5.70%,但国外碳税实践表明,负面影响低于一般预期。随着时间的推移,企业会逐步适应碳税,其影响更小,并且碳税可以推动碳减排技术应用,催生一批新兴产业,提升就业率,促进低碳经济发展。

2025年前将继续建设煤电厂

在碳税公布之前几个月,印尼政府就碳税问题召开了听证会,印尼工商会(Kadin)主席Arsjad Rasjid曾表示,碳税将给仍在努力从疫情中恢复的企业带来负担。他称,数百名企业家拒绝被征收碳税,多个商业协会提议将碳税从税收法案中删除,认为征收碳税会使印尼经济恶化。

碳税正式出台后,引起了印尼国内的强烈反应,尤其是企业担心碳税会对生产成本产生消极影响。反对者认为,新的碳税可能会导致电力成本增加,电价上涨,对低收入群体的家庭产生不利影响。电力成本的上升可能削弱印尼国内产品竞争力,影响出口。

目前,印尼花费了大量的资金来补贴电价。2021年,印尼国家预算分配了36亿美元用于电力补贴。由于数十年来电力定价偏低,PLN的财务状况并不理想。为了应对碳税可能带来的更高支出,PLN可能需要更多的补贴,否则税收带来的影响有可能通过电价上涨传导给用户。

印尼2015年公布的能源计划中,煤炭产量将从2019年的4亿吨增加到2024年的6.28亿吨。该计划承诺建设35吉瓦的新增电力装机容量,其中20吉瓦的新增容量将来自燃煤发电厂。已经融资和在建的燃煤发电厂在2025年以前都将继续建设。尽管PLN也宣布了从2023年起暂停新建燃煤发电厂,但并不打算中止这一计划。PLN承诺未来将主要通过可再生能源来满足印尼的电力需求,前提是率先实现上述35吉瓦的新增装机目标。

一些专家对碳税政策与维持化石燃料补贴之间的明显冲突提出了质疑。目前,印尼政府仍继续为使用化石燃料发电提供补贴。印尼称,化石燃料补贴是为了抵消发电用煤成本的增加,在成本波动的情况下保持电力供应,以保护消费者免受电力中断和电价上涨的影响。

支持的观点则认为,碳税可以推动减排,但延续化石燃料补贴至少在短期内可以降低能源成本。

目前,PLN正在寻求与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关系,计划利用碳减排基金,为燃煤电厂提前退役提供资金支持。

近日,亚洲开发银行(ADB)已经批准了一笔6亿美元的贷款,帮助PLN提高爪哇岛西部和中部地区电力服务的可靠性和灵活性,并推广清洁能源的使用。这笔资金将帮助PLN扩大电网基础设施建设,并推动清洁能源的使用。该项目将惠及该地区五个省份约1.12亿人口。

此外,亚洲开发银行将提供50万美元,用于资助PLN员工的技术培训,包括电网系统规划和自动化、电网运行、电动汽车充电服务和储能系统服务等。

碳定价如何更有效?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截至2020年,有约40个国家和地区使用了碳定价机制。世界银行称,事实证明这些机制是有效的,实行碳价格的国家因燃料燃烧而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年增长率比不实行碳价格的国家低2%。

碳定价机制的制定和实施需要时间,具体细节需要与利益相关方进行谈判(包括碳税对不同行业的适用范围、对受影响行业的豁免或补偿、分阶段征税的时间表等)。例如,南非的碳税公布后花了近十年才生效。

而且,单一国家的碳排放交易体系未来可以与已有的区域碳市场体系实现联动。以瑞典为例,该国国内的碳税早在上世纪90年代实施,到近几年仍然只覆盖了国内40%的碳排放量。但是在2005年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U ETS)启动后,瑞典的碳税和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就可以共同覆盖该国95%的碳排放量。瑞典征收碳税的对象是原油、煤炭、天然气、液化石油气、航空燃料等,税率为每吨CO2e 127美元,在2018-2019年开征碳税的国家中排名第一。

作为第一个实施碳定价工具的亚洲国家,日本于2010年和2011年分别在东京都和埼玉县实施碳排放限额与交易体系。2012年,日本引入了碳税,税率为每吨CO2e 2.6美元,征收范围覆盖日本所有导致温室气体排放的部门,如工业、建筑、电力部门和化石燃料部门,该碳税计划覆盖了日本75%的碳排放量。

东京都和埼玉县的碳排放交易体系和日本的碳税有效地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东京碳排放交易体系在2015-2019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了27%。东京都碳市场随着市场的日益成熟,碳价逐渐下降,从2011年的1.25万日元/吨(约合109.2美元)降至2018年的650日元/吨(约合5.68美元)。日本还从碳税中获得23.65亿美元的收入,这一税收收入被征收回收利用,用于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的发展。

而且,碳定价工具并不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唯一解决方案,日本还出台了削减化石燃料补贴等相关配套政策。

碳排放交易体系的设计需要适应当地的实际情况和其他发展政策。有专家提出,参照日本从东京和埼玉县开始实施碳排放交易体系的做法,印尼可以从碳排放量较大的地区开始试行其碳排放交易体系,例如占印尼人口超半数的爪哇地区。

根据印尼非盈利能源研究机构Institute for Essential Services Reform的报告,目前印尼碳税的设置不太可能促使当地企业改变行为,也可能难以显著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对具有成本效益的可再生能源进行投资,并将来自碳税的财政收入再投资于可再生能源的政策组合,要比单独实施碳税政策更有效。

相关专家表示,如果有进一步的国际技术援助和足够的实施时间,印尼碳税可以参照他国的经验进行更好地设计,以提高其有效性,促使企业更好地履行减排责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4023.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