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油气

能源转型冲击波在全球回荡

“今年冬天,英国家庭可以通过‘抱抱’、喝粥、无酒精饮料以及多运动等来节省取暖费……”近日,英国第三大能源供应商OvoEnergy向其客户建议的

“今年冬天,英国家庭可以通过‘抱抱’、喝粥、无酒精饮料以及多运动等来节省取暖费……”近日,英国第三大能源供应商Ovo Energy向其客户建议的“简单而经济的十种保暖方法”引发众怒,也令欧洲能源行业面临的尴尬局面暴露无遗。由于能源具有天然的地缘政治属性,在全球能源结构加速转型的背景下,2021年年底,欧洲能源危机掀开了俄美争夺欧洲天然气市场的大战,美欧一方面指责俄罗斯将俄欧之间的天然气管道当作战略武器,另一方面,美国的液化天然气(LNG)却源源不断地输入欧洲,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由此引发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一直延续至今。在欧盟内部,一场在法国与德国之间产生的“绿色能源”争夺战也再一次撕裂欧洲,主导核能技术的法国与主导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德国都不愿意放弃本国已经发展成熟的“绿色能源”产业,因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谁将在欧洲未来的工业发展中抢占先机。与此同时,随着气候危机愈演愈烈,在世界地缘政治版图上,化石燃料生产国这一部分老牌玩家则面临可能逐渐被边缘化的风险。

“没有一个国家努力让自己变得脆弱”

“这是法国的胜利!”2021年最后一天,欧盟委员会向27个成员国分发了一份提案的文本。该提案的目标是希望把特定条件下生产的核能和天然气列为“绿色能源”,纳入欧盟的《欧盟可持续金融分类方案》,并因此获得“绿色投资”。德国电视一台表示,提案公布后,在欧盟成员国中立即引起激烈争议。推动这项提案的主要是传统上严重依赖核电的法国。目前,法国有57座核电站提供电力。

另一边,德国、奥地利、卢森堡等国则明确表态反对核能。德国环境部长斯特菲·莱姆克称其是“完全错误的”。她说,核能可能导致环境灾难和大量的核废料,将天然气纳入绿色能源也是有问题的。欧盟此举正在制造巨大的危险,让投资向危险的核能倾斜,从而影响对真正有未来的、可持续能源的投资。相比于绿党籍政客,德国新总理朔尔茨则相对缓和些。他表示,不应高估欧盟委员会的提案,各成员国今后仍然可以自主决定通往零排放的道路。

一年多以来,上述提案的文本两次在公布前被取消。现在,欧盟成员国必须在1月12日之前对提案草案发表意见,且只有至少20个欧盟成员国联合起来,代表欧盟总人口的至少65%,或至少353名欧盟议会成员,才能阻止其实施,而这几乎不太可能。

欧洲政治学者奥利弗·福克斯认为,“这是法国等国家的现实政治打败德国等国家的绿色理想主义。”他说,欧盟委员会显然也站在前者一边。作为德国在欧洲最重要的两个合作伙伴,波兰和法国不再想参与德国式的能源转型。这一事实直接引出了现实政治的本质:即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幕后设法建立一个亲核联盟,这可以说是德国绿党的失败。甚至有德媒哀叹,未来德国可能需要进口法国的核电。

法国自2022年1月1日起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为期6个月。在最近的欧盟峰会上,法国、波兰、捷克、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10个国家呼吁欧盟委员会认定核能和天然气是“绿色”的能源。这些国家认为,如果不承认,欧盟将无法实现至2030年让二氧化碳排放量比1990年减少55%的目标。

也许是为了给欧盟委员会警告,在欧盟委员会公布提案的同一天,德国政府宣布,德国目前仅有的6个核电站中的3座核电站正式“寿终正寝”,包括石荷州的布罗克多夫核电站、巴伐利亚州的贡德雷明根核电站和下萨克森州的格罗恩德核电站,象征着德国改用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征程继续向前迈进一步。

不过,对于德国政府关闭核电站的举动,在德国内部也争议不小。许多老百姓表示不满,因为在世界范围内,德国的电费已经处于相对高位。德国许多专家也不支持德国过早弃核的政策。德国经济研究所(DIW)指出,德国的目标是到2030年使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据电力结构的80%,但实际上现在的份额已在下降。2021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份额为42%,而2020年的份额是45.3%。目前,核电占德国总发电量的14.2%。关闭核电站后,德国需要从国外进口的电力越来越多,现在已占总用电量的12%左右。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评论甚至说:“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如此努力地让自己变得脆弱。”英国《卫报》则称,未来,欧盟不能让德国关闭自己的工厂,也无法让法国关闭自己的工厂。

“这是关于地缘政治的竞争。”奥利弗·福克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核能技术上,目前法国在欧盟占主导,同时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等国也很有优势。而在可再生能源技术上,德国显然具有全球领先的技术,同时中国也是大玩家。也就是说,欧盟去核化越快,德国越能发挥自己的优势,出口更多的“德国制造”环保技术。

同时,这也是关系到欧盟内部以及全球秩序话语权的问题。奥利弗·福克斯说,尤其对马克龙政府来说,这一提案的实施对其连任、取得欧盟的主导权非常重要。以前,在欧盟政策上,德国总是占有主导地位。现在马克龙政府希望超越德国,占得更多话语权。难怪德国社民党联邦议院议会党团副主席马蒂亚斯·米尔施反对在欧盟投资新核电站。他告诉德新社,“德国应该竭尽全力阻止这项技术在欧洲层面推广”。

美国成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

在欧洲陷入能源危机之际,美国一跃成为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月初援引安迅思公司的数据报道称,美国2021年12月的液化天然气出口量达770万吨,首次略超卡塔尔和澳大利亚。随着欧洲对天然气的需求持续强劲,美国在2022年全年仍将保持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地位。

美国媒体称,这一里程碑是在欧洲的化石燃料危机和围绕“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地缘政治斗争中实现的。在这场持续至今的欧洲能源危机中,美欧一直指责俄罗斯在增加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方面做得不够,并利用这个机会,挑起欧盟内部关于能源供应的政治争端。这一说法遭到克里姆林宫多次否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表示,俄罗斯方面已经按合同履行了自己的义务,是不是额外供应,是由俄罗斯决定的。在此背景下,欧洲只好向俄罗斯施压。此外,这还牵涉到“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有两种观点,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和俄罗斯总统普京想要排除地缘政治属性,强调这是一个商业项目。但是美国从一开始就强调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地缘政治属性。

美国媒体称,“俄罗斯天然气”这个话题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两党政客的最爱。奥巴马政府在其全球页岩气倡议上花费了大量精力,目的是为美国化石燃料生产商打开新的出口市场(主要是在东欧和南欧)。而在过去的6个月里,全球各处都出现了拜登政府试图将新的天然气开发项目描述为“清洁能源”的迹象。2021年8月,拜登政府宣布了美乌“战略能源与气候对话机制”,以“深化乌克兰国有能源公司的治理改革,提高乌克兰能源行业的吸引力”。此外,白宫承诺将努力提高“乌克兰天然气供应来源的多元化程度”。

从5年前相对默默无闻的位置开始,美国液化天然气行业迅速崛起,不断挑战重量级企业。自美国48个州于2016年首次开始出口液化天然气以来,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能力迅速扩大。2020年,美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仅次于澳大利亚和卡塔尔。标普全球普氏能源咨询公司(S&P Global Platts)预计,2022年将有三到五个北美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达成最终投资决定,这预示着在许多潜在的出口商在多年裹足不前之后,美国将出现新的液化天然气出口第三波浪潮。即使没有,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最新估计,美国仍然有望在2022年底前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能力,但保住这一桂冠将是一项艰难的任务。

“美国和俄罗斯都是赢家。”德国《焦点》周刊表示,欧盟的能源政策关系到大国在欧盟的利益,美国与俄罗斯都是核能和天然气方面的专家。目前,美国有56座核电站,其中有93座反应堆并网。美国能源部长詹妮弗·格兰霍姆去年9月透露,到2030年,中欧和东欧国家的核电市场规模将达到23万亿美元时,气候危机为核能等“减碳技术提供了市场机会”。与此同时,俄罗斯也在匈牙利和捷克等国帮助建设核电站项目。

《华尔街日报》称,现在的市场条件为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创造了一个理想的谈判地位。欧洲和亚洲的天然气价格仍然很高,而2021年冬季初期的温暖天气帮助美国压低了天然气的价格。同时,乌克兰的紧张局势预示着俄罗斯出口天然气补充欧洲枯竭库存的前景不容乐观。这意味着,美国第三次液化天然气出口热潮的时机可能到了。

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能源供应问题非常容易被地缘政治化。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供应方和需求方很容易形成一种单向依赖,就像美国所担心的那样,如果欧洲继续在天然气供应上依赖俄罗斯,意味着欧洲在对待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关系上的空间就小,因为它受制于俄罗斯。二是能源供应安全,这主要涉及到能源供应途经的国家和地区的稳定问题。例如,近几年乌克兰的问题,乌克兰之所以在俄欧关系中重要,就是因为俄罗斯向欧洲供应能源时,有相当一部分管道经过乌克兰。这样,乌克兰因为能源供应问题同俄罗斯和欧洲形成一种非常复杂的关系:三方既要共享一条天然气管道,但三方同时在地缘政治上又存在一种敌对关系。

“绿色目标”遭化石燃料生产国嘲笑

与此同时,能源转型正在改变生产系统、消费模式和地缘政治格局。美国媒体称,2021年,130多个国家宣布实现“净零碳排放日期”,大多数政府、企业和民间实体已表现出“逐步减少”并最终从其能源篮子中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决心。

《福布斯》杂志网站刊发的一篇文章称,随着清洁能源的崛起,以及电动汽车的日益发展和普及,未来世界对石油的需求可能会逐步减少,这将对石油生产国产生不利影响。文章还指出,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和伊拉克可能会是受到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的打击最严重的国家,因为它们是最大的原油出口国且对石油出口高度依赖。

2021年5月,国际能源署(IEA)发布《2050年净零排放:全球能源行业路线图》,建议停止批准石油和天然气领域新的投资项目,以便实现2050年净零排放目标。报告提出的六大目标除了立刻停止投资新石油、天然气开发外,还包括2025年起停止销售化石燃料锅炉,2030年前全球电动车销售占整体汽车销售比重超过60%,2035年前停止销售传统汽车,2040年前全球发电业达到净零排碳,且2050年前全球发电量须有70%来自太阳能及风力发电。

但是,IEA所谓的绿色目标遭到化石燃料生产国嘲笑。在化石燃料生产国看来,这个目标就是“白日梦”,原因是电力无法在国家、地区或地方层面有效储存,必须立即消耗。蓄电池不能为一座城市、一个社区甚至村庄一天的活动供电。在能源过渡阶段,化石燃料在能源市场上仍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

欧佩克在2021年9月发布的《世界石油展望报告》中说,虽然目前许多发达经济体正在推动从化石燃料向低排放能源转型,但全球对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预计还将持续数年。欧佩克秘书长穆罕默德·巴尔金多警告说,停止对化石燃料的新投资是“错误的”,这还可能会带来地缘政治局势不稳定的风险,未来几年石油需求将随着疫情好转继续增长。

但是,面对不可阻挡的减排趋势,近年来主要产油国也积极转型,陆续出台能源转型政策。以沙特和阿联酋为代表的海合会国家,纷纷加大对太阳能、风能、核能等清洁能源的开发和利用力度,制定了提升清洁能源占比的规划,此外,许多国家将目光瞄准了绿色氢能。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4061.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