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2021年国际油价回顾与展望

2021年,国际油价在震荡中攀升并于年底回落。Brent原油期货均价70.94美元/桶,WTI原油期货均价68.01美元/桶;Brent价格年末

2021年,国际油价在震荡中攀升并于年底回落。Brent原油期货均价70.94美元/桶,WTI原油期货均价68.01美元/桶;Brent价格年末比年初上涨53.6%,月均复合增长率2.88%;Brent和WTI全年平均价差2.84美元/桶,受美国供需缺口大、WTI价格上升较快的影响,价差在6-8月和10-11月收紧至约1-2美元/桶。

年初,一系列利好消息和石油供需变化推高石油市场的乐观情绪,特别是沙特石油设施遇袭等地缘政治事件助推油价走高,促使Brent价格在3月8日一度触及71美元/桶。受疫情反复影响,国际油价在3月中旬至4月中旬出现明显回调,此后一路波动上行。6月底,Brent价格突破并维持在75美元/桶。

7月、8月油价两度下探分别源于“OPEC+”协议波折、德尔塔变异病毒致疫情加剧,又因供不应求而回升;9月,受美国飓风重创墨西哥湾油气生产、美元走弱、全球通胀加剧等因素影响,油价持续震荡上升,9月27日Brent价格上探至79.53美元/桶。

10月,受供需缺口较大、全球能源价格高启以及拉尼娜现象预期等因素的影响,Brent价格突破80美元/桶,并于10月26日上探至86.40美元/桶,为2014年10月以来的最高值。

进入11月以后,国际油价在80美元/桶上方开始高位震荡。11月底,奥密克戎病毒引发市场恐慌,国际油价大幅跳水,Brent价格由82.22美元/桶(11月25日)下跌11.6%至72.72美元/桶(11月26日),并一度下探至65.57美元/桶(12月1日);随着恐慌情绪缓解,由于仍存在供应缺口,国际油价逐步回升;疫情发展叠加对通胀的担忧和对加息的预期,Brent价格在71-77美元/桶的区间内震荡。

2021年国际油价影响因素分析

(一)多轮疫情反复来袭,疫苗有效性遭遇挑战

疫情是目前影响世界经济及原油市场的最主要因素之一。2021年全球经历了四轮新冠疫情的重创。从6月中旬开始,最先在印度发现的德尔塔变异株开始肆虐全球,疫情在8月中旬形成峰值,9月出现放缓迹象,10月北半球入冬后,德尔塔变异株再次反扑,新一轮疫情开始形成,11月底在南非发现的奥密克戎变异株迅速席卷全球,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结果,截止12月29日,全球128个国家和地区出现奥密克戎变异株,疫情中心主要在欧洲、美洲和非洲。

2021年全球疫情比2020年更加严重。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结果,截止2021年12月29日,全球累计确诊病例2.82亿人,累计死亡病例541.18万人;全年累计新增确诊1.99亿人,同比增长141%;新增死亡病例351.02万人,同比增长87%。由于疫苗的广泛接种,2021年内新冠病毒死亡率呈现明显下降趋势。

面对多种新冠病毒变异株,数据显示现有疫苗在降低重症率、住院率及死亡率方面总体有效,可通过加快疫苗接种和阻断传播途径来遏制病毒传播。根据牛津大学2022年1月1日的统计结果,全球疫苗完全接种率约49.27%,部分接种率9.03%;而低收入国家与地区中只有8.5%的人口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

目前,不少抗新冠病毒特效药,如默沙东Molnupiravir、辉瑞的Paxlovid、中国的安巴韦单抗/罗米司韦单抗联合疗法(BRII-196/BRII198)注射剂和DXP-604单抗疗法注射剂,在减轻症状、缩短病程、降低住院率和死亡率等方面显示了较好的临床效果,为全球抗疫工作带来了新的助力,同时其有效性也面临着来自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挑战。

(二)全球经济不均衡复苏,总体趋势向好

 2021年世界经济实现80年来经济衰退后的最快增速,但在疫情的影响下,经济复苏存在明显的地区差异。受疫情控制能力、疫苗接种速度以及政策空间等因素影响,中、美两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拉动了世界经济的增长;欧洲复苏相对迟缓但反弹强劲;相比之下,南亚、东南亚、中东、非洲和拉美地区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及新兴经济体则深陷疫情泥沼,经济艰难复苏。根据IMF于10月份的预测,2021年全球GDP增速为5.9%;发达经济体GDP增速5.2%,其中美国GDP增速6.0%,欧元区GDP增速5.0%;新兴市场及发展中经济体增速6.4%,其中中国GDP增速8.0%,印度GDP增速9.5%。受“低基数翘尾效应影响”,全球主要国家及地区GDP同比增速在第二季度创新历史新高,而三、四季度经济增速放缓,呈现倒U型走势。

(三)原油需求持续复苏,仍低于疫情前水平

2021年,全球液体燃料需求持续复苏。全球陆上交通出行已经基本恢复到了疫情前水平,境内航空出行恢复到疫情前的80%,受多国开放入境的影响,国际航空已恢复至疫情前的60%左右。

基于机构预测,2021年全球液体燃料需求恢复至约96.3百万桶/天,同比增长约6百万桶/天,增量主要来自美国(同比增长1.5百万桶/天)、中国(1.3百万桶/天)和欧洲(0.52百万桶/天)。

一季度,全球液体燃料需求增长基本停滞,维持在约93.5百万桶/天,与2020年同期相当,但仍比疫情前2019年低约6个百万桶/天,需求复苏低于早前预期。

二季度,预计液体燃料需求增长较为缓慢,达到约95百万桶/天,环比增长约1.5百万桶/天,增长的主要动力是中国及美国居民出行及消费,而南亚、东南亚、拉美等国家因第三轮疫情肆虐且封锁重启,导致当地需求降低,部分抵消中、美两国的需求增量。

三季度,全球液体燃料需求增长不及预期,约为97.5百万桶/天,同比增长约5.5百万桶/天,环比增长约2.5百万桶/天,但仍比预期值低0.5-1百万桶/天,增长的主要动力是欧洲、美国居民出行及消费,而东亚、南亚、东南亚、拉美等地区因德尔塔病毒肆虐而重启封锁措施,导致当地需求降低,部分抵消了欧美的需求增量。

四季度,全球液体燃料需求约为99百万桶/天,同比增长约5百万桶/天,环比增长约1.5百万桶/天,增长主要来自于开放边境国家的国际航班增加。

(四) “OPEC+”和美国增产有限,市场供应偏紧

主导供应侧的是“OPEC+”。“OPEC+”主动控制增产节奏,原油产能释放速度滞后于需求复苏速度。1至4月底,“OPEC+”维持减产,沙特额外减产1百万桶/天;5至7月“OPEC+”随着需求增长逐步释放产能,累计提产1.141百万桶/天,沙特也逐渐回撤自愿减产,累计1百万桶/天;“OPEC+”从8月起每月增产0.4百万桶/天,至年底增加2百万桶/天的供应量。然而在协议执行过程中,“OPEC+” 前11个月累计产量目标执行率为97.8%,其中安哥拉、尼日利亚、刚果、阿塞拜疆等国家受疫情反复、投资不足、技术限制等因素的影响,长期难以达到目标产量(参见图1)。IHS统计结果显示,2021年“OPEC+”原油产量35.5百万桶/天,同比下降3.5%。

图1 2021年“OPEC+”原油产量逐月变化量(IEA)

*注:2020年5月和6月产量统计范围包括尚未退出协议的墨西哥。
 

美国上游资本开支持续处于低位,叠加寒潮、飓风等极端天气气候现象的影响,原油增产乏力,尚未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美国能源信息署(EIA)12月15日公布的统计数据表明,尽管高油价改善了石油企业的现金流,但受能源转型政策和资本市场预期的影响,美国47家上市石油公司将新增现金流入主要用于偿还债务、回购股票以及增加股息,并优先通过启用库存井而非钻探新井来实现产量的恢复,2021年资本性支出普遍较低,仅为2019年水平的一半。2021年美国石油钻机数逐步增长,至年底达到480台,已接近2016年同期水平(525台),但仍处于2010年以来的历史低位,仅高于2020年同期数值(267台)。预计2021年美国原油产量11.2百万桶/天,比2020年减少0.9%,比2019年减少8.1%。

(五)陆上库存波动下降,海上浮仓库存恢复常态

2021年,由于供应不足,全球石油市场处于消耗库存状态。从2020年4月“OPEC+”形成9.7百万桶/天的史上最大力度减产协议后,2020年三季度至今,全球原油库存从高位逐步下降。截止2021年底,OECD国家商业石油(包括原油、成品油、天然气液等)总库存、美国EIA商业原油与成品油库存均已远低于2015-2019年五年平均值。海上浮仓库存已于年初恢复到了疫情前60百万桶的水平的常态。

(六)货币宽松助推大宗商品涨价,缩减购债向下施压

以美国为代表的全球主要经济体实施大尺度的宽松政策,推升主要大宗商品价格普遍暴涨,尤其是煤炭和天然气价格的大幅上涨更是刺激国际油价进一步走高。长期以来,从等热值价格看,原油价格要显著高于天然气价格;而2021年7月中旬以来,欧洲和亚太天然气价格高点时分别是原油价格的2倍和3倍;从油气比价看,国际油价有补涨需求。

当经济逐步复苏、就业稳健增长,各国将开始退出量化宽松、加息并严控金融监管政策。受政府债务上限的制约同时也为了防止通胀风险继续上行,美联储在三季度释放了缩减购债(Taper)的信号,11月决定从当月开始Taper,12月决定加速Taper,上述信息均给石油市场带来了短期下行压力。

(七)地缘政治事件引发市场波动,多数支撑油价上涨

上半年地缘政治事件频发,地缘政治风险加剧原油市场震荡。沙特石油设施遭受袭击、苏伊士运河航道阻塞、美国科洛尼尔管道运输公司(Colonial Pipeline)输油管道被黑客袭击并关闭等一系列事件,导致油价短期内快速上涨。

下半年原油市场主要由供需基本面、疫情进展、财政与货币政策控制,地缘政治因素产生的扰动作用较小。尽管潜在影响油价的地缘政治事件频发,如以色列油轮在阿曼海域遭遇无人机袭击、塔利班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导弹袭击沙特原油设施、伊核谈判宣布重启等,但大多数并未引起预期的波动;而12月底利比亚总统选举延期引发局势动荡、俄罗斯与乌克兰发生边境冲突等事件则导致油价短期上升。

2022年国际油价影响因素分析

(一)变异新冠病毒广泛传播,防控不确定性增加

奥密克戎变异株已迅速取代德尔塔在全球广泛传播,疫情发展再次面临严峻挑战:一是传播力比德尔塔变异株提高了4-5倍,可在2天内致使新增感染病例翻倍;二是存在免疫逃逸,现有疫苗保护效果显著下降,可导致已接种疫苗人群感染以及已康复患者再次感染;三是在免疫力较低的儿童感染病例中,住院率显著提升至15%;四是在实施感染病例清零政策、既往感染病例较低的国家和地区,感染率、住院率和重症率明显偏高;五是可通过多重重组方式迅速变异。

同时,奥密克戎变异株的部分特点也为控制疫情提供了机遇:一是感染更局限于上呼吸道,尤其是鼻,重症率较低,在接种过疫苗的成年人中住院率约为德尔塔变异株的40%;二是潜伏期极短,感染后迅速出现临床症状,便于迅速识别感染者并隔离;三是感染者对其他变异株尤其是德尔塔具有免疫力,针对性疫苗将具有更广谱的抗病毒能 力。

展望2022年,新冠变异病毒仍有可能引发全球多轮疫情。新冠病毒正朝着对抗疫苗的方向进化,多重重组的变异能力给病毒进化增加了无限可能,疫情发展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而疫苗有效性下降、分配不均、接种速度较慢、有效期较短等因素又给抗疫工作带来了更多隐忧。虽然奥密克戎的重症率下降,但由于传播速度快、感染人数呈指数激增,住院人数也将随之快速上升;若部分国家和地区医院设施利用率达到或趋于饱和,则可能导致当地疫情防控措施升级。奥密克戎毒株具有免疫逃逸能力,需要补打加强针或针对性疫苗,而新疫苗上市需要3-6个月的时间;受到研发能力和产能的限制,接种疫苗形成保护屏障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病毒性流行病尚没有被抗病毒药物终结的先例;药物使用过程构成对病毒的自然选择,容易出现耐药的新毒株,寄希望于特效药终结新冠大流行胜算不高。最终还需要疫苗和物理隔离手段并举来有效控制人类社会中的新冠大流行,针对奥密克戎毒株的高传染性特征,部分国家的防疫政策会更加严格。目前,自然界中已有大量动物感染了新冠病毒,形成了自然界中病毒的天然储存库,人类已经难以彻底消灭新冠病毒。

世卫组织提出必须在2022年中止新冠大流行,要求在2022年7月前在所有国家实现70%的疫苗覆盖率,该目标对全球的合作治理提出了新的挑战。随着新冠疫苗以及特效药物的普及,预计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疫情将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得到有效控制,而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则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走出疫情的泥沼。

(二)经济持续不均衡复苏,下行风险不容忽视 

根据IMF的预测,2022年世界经济持续不均衡复苏,发达经济体将恢复到疫情前的经济产出水平,但大多数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将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预计全球GDP增速4.9%;发达经济体GDP增速4.5%,其中美国5.2%,欧盟4.3%;新兴经济体及发展中国家GDP增速5.1%,其中中国5.6%,印度8.5%。受疫情反复、财政和货币政策刺激力度减弱、大宗商品价格暴涨、运输价格陡增、供应链断裂以及劳动力短缺等因素的影响,全球经济存在下行风险。随着美国加速退出量化宽松,预计全球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放缓。

(三)全球石油需求持续增长,有望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2022年,在较大的社会经济压力下,多数国家将采取与新冠病毒并存的策略,逐步放松封锁措施。OPEC认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对全球液体燃料需求的影响是温和与短暂的,受国际航班减少的影响,可能仅在一季度引起1-2百万桶/天的需求下降,约为97.5百万桶/天。预计全年全球液体燃料需求将持续增长并恢复到疫情前水平,达到约100百万桶/天,同比增长约3.7百万桶/天,增幅3.8%。需求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于控制住疫情并恢复经济的国家和地区,包括美国(同比增长0.91百万桶/天)、中国(0.76百万桶/天)、欧洲(0.57百万桶/天)、印度(0.42百万桶/天)以及亚洲其他发展中国家(0.69百万桶/天)。

然而,不排除新冠疫情加剧、严重影响社会经济生活的可能性。在存在封锁的情况下,一季度原油需求受疫情影响可能降低约3.5~4.5百万桶/天,预计全年需求约为98百万桶/天,届时至2023年全球液体燃料需求才能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四)石油供需维持紧平衡,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2022年,石油市场供需紧平衡的状况大概率将会持续。预计“OPEC+”将随着需求增长逐步释放原油产能,美国产量将超过疫情前水平,其他非“OPEC+”国家产量增长有限,伊朗、墨西哥、利比亚、委内瑞拉的石油供应存在较多不确定因素;美国等国战略石油库存的释放将在上半年补充市场供应;预计全球液体燃料供应同比增长约4.7百万桶/天,达到约100百万桶/天。

全球原油供应主要受到“OPEC+”后续会议关于释放原油产能决定的影响,然而“OPEC+”对石油市场的控制力在逐步弱化。根据IMF的统计数据,2021年沙特、阿联酋、科威特、伊拉克与俄罗斯的财政收支平衡油价分别为67.9美元/桶,66.5美元/桶、65.7美元/桶、64美元/桶与50美元/桶。

当前油价已超过多数产油国财政收支平衡油价,保持当前的减产政策符合多数产油国的利益。“OPEC+”已同意将限产协议持续到2022年,并总体倾向将产能释放滞后于需求增长,以掌握应对市场不利影响的主动权。然而,随着供应能力的不断减少,“OPEC+”对石油市场的控制力将逐步弱化。

相比2021年初“OPEC+”保有的9百万桶/天的原油闲置产能,目前“OPEC+”主要原油闲置产能约为4.8百万桶/天,主要分布于沙特阿拉伯(约2.2百万桶/天)、阿联酋(约1.0百万桶/天)和科威特(约0.5百万桶/天),而上述闲置产能在迅速的减少,预计至2022年底将仅余3.6百万桶/天。

受政策、投资以及疫情控制等因素的影响,“OPEC+”各成员国的增产能力存在较大差异,安哥拉、尼日利亚、刚果、阿塞拜疆等国长期难以达到目标产量,俄罗斯产量增长已出现停滞,“OPEC+”是否能按计划实现增产尚存在不确定性。

同时,在高油价的利益诱惑下,OPEC+组织内可能出现新的矛盾,减产协议执行或受到影响。由于当前全球库存处于历史低位,尽管疫情可能降低需求,“OPEC+”前期会议仍决定在2022年1-2月继续维持每月增产0.4百万桶/天的计划。IHS分析认为,2022年“OPEC+”原油产量为38.1百万桶/天,同比增长2.6百万桶/天,涨幅7.3%。

美国原油产量将超过疫情前水平。在高油价的持续刺激下,美国上游勘探开发力度将有所加大,原油产量将持续增长,但受页岩油老井快速衰减的影响,页岩油产量将难以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基于IHS和Woodmac的预测数据,预计美国2022年原油产量11.8百万桶/天,同比增产约0.6百万桶/天,涨幅5.4%,且比2019年产量高1.7%;其中,美国页岩油2022年产量9.09百万桶/天,同比增长1.5%,但比2019年产量少8.4%。

其他非OPEC+国家增产幅度较为有限。预计2022年产量同比增长约1百万桶/天。

供应侧存在较大不确定因素。值此原油供应不足、油价走高之际,伊朗正在积极谋求解除制裁,然而美伊谈判不可能一蹴而就;若伊朗在年内重返市场,将有可能增加1.5百万桶/天的原油供应。得益于来自伊朗的技术援助和稀释剂,委内瑞拉12月原油产量接近1百万桶/天、原油出口量达到0.619百万桶/天,比去年同期翻一番;若委内瑞拉2022年原油产量达到其2021年设定的1.5百万桶/天的目标,其出口量将达到约1.1百万桶/天,国际原油市场将再增加0.5百万桶/天的原油供应。墨西哥长期出口原油、进口成品油,存在较大的石油贸易赤字,2021年前11个月累计贸易赤字达到224亿美元;为了实现能源自给,墨西哥计划于近期将国内原油加工量从0.7百万桶/天增加至1百万桶/天,并于2022年将原油出口量从1.0百万桶/天降至0.435百万桶/天,2023年将逐步停止对外出口。利比亚因总统换届选举而政局不稳,截至12月底已关停产量0.54百万桶/天。

2021年底,美国、印度、日本、韩国与英国先后宣布将在后续几个月分别释放国家战略原油库存约5000万桶、500万桶、420万桶、380万桶及150万桶,相当于上述国家各自2.5天、1天、1.2天、1.5天和1.2天的石油消费量,总计6450万桶,即全年增加0.177百万桶/天的供应量。目前上述国家战略原油库存投放的时间及方式尚不清晰,若集中在上半年投放,则会在6个月内增加约0.35百万桶/天的供应量。

(五)原油库存可能新增后降,维持低位震荡 

2022年,受疫情发展以及供需基本面的影响,预计OECD国家原油库存、美国EIA原油库存的消纳速度将在一季度放缓并有所增长(OPEC预测一季度全球石油供应比需求高1.4百万桶/天),随后逐步下降并保持低位震荡,四季度由于原油市场供过于求可能出现小幅增长,但全年仍将保持低位,难以大规模补仓。由于陆上设施未达到饱和,海上浮仓库存将继续维持现有水平。

(六)金融市场流动性收紧施压油价

2022年,美联储从1月开始加速缩减购债(Taper),预计将在3月完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QE)、停止资产购买,并于二季度释放加息信号。以美联储加息周期的启动作为转折点,流动性逐步收紧,对油价形成的支撑作用将减少。

(七)地缘政治风险加剧市场震荡

由于原油市场处于供需紧平衡的状态,任何可以影响需求或供应的地缘政治风险都可能引起原油价格的震荡。2022年需要关注的地缘政治风险包括:美国中期选举临近,拜登政府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促使油价回归理性;俄罗斯与乌克兰冲突升级导致油价上升;哈萨克斯坦政局紧张有可能导致油价上升;“OPEC+”内部矛盾使限产协议无法继续推行导致油价下跌;美国放松对伊朗和/或委内瑞拉的制裁将导致油价下行;美国对沙特施压将导致油价降低;中东地区的动荡将导致油价上升。总的来说,美国的政治、外交政策对国际原油市场的扰动最大,总体倾向于打压油价;俄罗斯与乌克兰边境冲突升级的可能性不大;哈萨克斯坦、利比亚等主要产油国的政治局势值得密切关注。

2022年国际油价预测

展望2022年:基本面来看,基于经济现状及对未来的预期,石油需求有可能恢复至疫情前水平,但也有可能受疫情影响而增长缓慢;供应侧“OPEC+”将随着需求增长逐步释放产能,美国产量将超过疫情前水平、战略石油库存的释放增加市场供给,伊朗、墨西哥、利比亚、委内瑞拉供应存在不确定性,供需大概率维持紧平衡;欧美加息可能性增加,将会对油价施压;地缘政治风险对油价的扰动作用将凸显。预计全年Brent原油期货均价区间 67~73美元/桶;若伊朗解除制裁,原油市场将转为供大于求,不排除2022年Brent均价下探至66美元/桶或更低水平的可能。

需关注四方面风险:一是疫情发展对经济复苏及原油需求的影响;二是“OPEC+”后续会议对释放原油产能的决定;三是美国财政及货币政策对世界经济及原油市场的影响;四是警惕极端天气、地缘政治或黑天鹅事件引发的市场大幅波动。

(作者系中国海油集团能源经济研究院石油经济研究室首席研究员)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4135.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