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油气

乌克兰局势吃紧,如何挑动全球能源神经?

乌克兰当前的紧张局势,本质是俄罗斯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之间的战略利益之争,其结局大概率会进入长期僵持的战略稳定状态,但也存在爆发局部战争的可

乌克兰当前的紧张局势,本质是俄罗斯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之间的战略利益之争,其结局大概率会进入长期僵持的战略稳定状态,但也存在爆发局部战争的可能。俄罗斯作为重要的能源出口国,尤其是对于欧盟具有独特意义。当前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价格处于上行态势,需警惕局部冲突升温下进一步快速上行的风险。

本周聚焦:乌克兰局势推演与全球能源价格走势

2021年底,美国政府指责俄罗斯在俄乌边境集结军队,俄罗斯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对立格局不断升温,乌克兰作为地缘政治的核心地带,成为角逐的焦点。2022年1月10日至13日,俄罗斯分别与美国、北约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就乌克兰局势开展了3次对话,然而并未取得明显成效。俄罗斯作为重要能源出口国,其地缘政治升温,对全球能源价格产生显著影响。下一步乌克兰局势如何发展,成为国际政治经济领域关心的重要问题,尤其是对国际能源价格走势产生重大影响。

1.1 乌克兰局势的起因

乌克兰局势的形成有其历史原因,本质是俄罗斯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之间的战略利益之争。乌克兰地理位置重要,是欧盟与独联体国家,尤其是与俄罗斯的地缘政治交叉点,可以认为其是俄罗斯“战略收缩的底线”和北约“战略扩张的前沿”。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乌克兰独立,长期在西方国家和俄罗斯之间摇摆平衡,期间受“颜色革命”影响,将前苏联时期留下的军事、工业等设施销毁贱卖,以获得西方援助,亲西方派逐渐掌权。直到2014年3月克里米亚公投加入俄罗斯,乌克兰开始全面转向亲西方,积极寻求加入北约和欧盟。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也在寻找中亚地区的军事战略基地,乌克兰是其重点考虑对象,但是乌克兰加入北约和欧盟面临两方面的掣肘,一是乌克兰内部存在分歧,国内俄罗斯族不满“脱俄入欧”,除克里米亚公投入俄外,东部两个州(顿巴斯地区)则宣布脱离乌克兰独立,成立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个共和国;二是乌克兰加入北约和欧盟将直接挑战俄罗斯底线,极有可能引发俄罗斯动用军事行动和其他过激行为。

  

俄罗斯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在两个问题上不能达成一致。2022年1月10日至13日,俄罗斯分别与美国、北约和欧安组织,在日内瓦、布鲁塞尔和维也纳就乌克兰局势举行会谈,但未取得明显成效,主要是在两方面问题上不能达成一致,一是北约停止在俄边境地区的战略东扩,不能接纳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加入;二是北约不在俄罗斯与北约边境地区部署进攻性战略武器。从俄罗斯的战略利益上考虑,一旦乌克兰加入北约和欧盟,将直接挑战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和欧亚联盟的利益,既包括安全利益,也包括经济利益。因而谈判双方短期内很难达成一致,乌克兰局势的走向也充满了不确定性。

  

1.2 乌克兰局势的下一步发展方向

从理性博弈的角度来说,乌克兰局势下一步大概率进入长期僵持的战略稳定状态。俄罗斯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谈判的重点是双方均希望削弱对方在乌克兰的军事部署和影响力,但是目前谈判陷入持续僵化,预计未来较长期内相应问题无法有效解决。一方面乌克兰涉及双方战略核心利益,双方均不可能退让,俄罗斯大概率在顿巴斯地区进行持续援助,助力其俄罗斯化,以增强在乌克兰的控制力,以及阻碍乌克兰加入北约和欧盟,北约短期内接受乌克兰的可能性不大,对于乌克兰的政策框架将始终纳入对于俄罗斯的政策框架之中,因而也几乎不可能承诺拒绝乌克兰加入北约;另一方面,双方对于爆发直接正面冲突非常谨慎,拜登政府强调一旦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代价和后果远超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时的情况,俄罗斯在谈判中也重申普京“不会入侵乌克兰”的承诺,同时由于疫后经济的陆续复苏,欧盟等需要来自于俄罗斯的能源出口,欧盟三分之一的天然气供应来自于俄罗斯,俄罗斯也需要进一步依靠石油、天然气等出口支撑经济,比如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2021年底运营,每年可输送5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欧盟对俄罗斯的经济依赖也决定了爆发直接冲突的可能性很小,双方没有必要陷入很差的“纳什均衡”中。后续俄德法乌“诺曼底”四方会谈机制和俄乌与欧安组织的三方联络小组继续发挥作用,加强欧盟与俄罗斯的对话,防止美国过激行为带来俄欧两败俱伤的结果。

但仍有一定可能性爆发局部战争冲突。从两方面线索可看出有爆发局部战争冲突的可能,一是俄罗斯1994年和1999年在车臣的战争,以及2014年在克里米亚的出兵,均显示了其对谈判的容忍度有限,2022年1月在哈萨克斯坦遭遇内乱时,俄罗斯亦出兵协助,平息内乱,防止“颜色革命”,显示了其在核心利益上的坚定态度,向美欧等西方国家释放了强硬的信号,并且俄罗斯可能已有往东调动驻军的迹象;二是美国政府与几家国际能源公司举行了会谈,讨论了在俄罗斯和乌克兰可能的冲突所致俄罗斯天然气断供情况下,向欧洲供应天然气的应急计划,开始准备极端冲突下的后备措施,并且列举了对于国家、高官和银行等全面制裁措施。但是整体看来,爆发极端冲突的可能性较小,俄罗斯对欧盟的能源出口暂时不可替代,欧盟在美俄的谈判中能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

1.3 俄罗斯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地位

俄罗斯经济增长中对于出口的依赖度较高,尤其是能源产品的出口。俄罗斯的经济动力结构中对于出口的依赖度较高,2000年时出口/GDP达到44%,其后逐渐下降,但到2020年仍然可达26%,同期美国为10%、中国为18%。在俄罗斯的出口中,能源类出口占比尤高,以“矿物燃料、润滑油及有关原料”分项来看,其在出口总额中的占比最高时达到62%(2013年),2020年其在出口总额中的占比为40%,在俄罗斯GDP的总占比为10%。从2000年至今,俄罗斯能源出口金额经历了先上后下的趋势,顶峰是在2013年,这与国际能源价格的波动有较大关系,能源价格对俄罗斯出口和GDP的影响较大。

   
   

俄罗斯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产品在全球能源供给中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主要出口到欧盟等地。根据中国贸易报数据,全球石油出口位居前三位的分别为沙特、俄罗斯和伊拉克,俄罗斯位居第二。俄罗斯2020年全年出口原油694亿美元,原油出口主要去向为非独联体国家,尤其以欧盟等地为主。

    

1.4 乌克兰局势演变对全球能源价格的影响

乌克兰局势的演变已经对全球能源价格形成一定冲击,后续依据形势可能形成进一步冲击。2021年初以来,随着全球经济复苏,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价格基本处于上升态势,11月奥密克戎病毒的影响对能源价格形成冲击,但是随后在12月中下旬又开启上行趋势,而且上行速度较快。我们认为这主要受到几方面因素影响:一是奥密克戎病毒病症较轻,多数国家继续放开管制,生产恢复有序进行,对能源的需求持续上升;二是当前经合组织国家石油库存水平较低,OPEC+虽在2022年1月4日的会议上作出增产决定,但由于检修、油田关闭等因素,实际生产能力可能无法达到预期的产量目标;三是地缘政治影响,乌克兰局势升温,对能源价格有一定的冲击,2021年就因俄罗斯向欧洲供应天然气减少,助推欧洲天然气价格暴涨,从1月的26欧元/兆瓦,到9月份突破创历史的100欧元/兆瓦,当前乌克兰局势的进一步角逐,也在持续影响能源价格。如果后续乌克兰局势继续升温,美欧对俄罗斯采取制裁措施,俄罗斯减少或中断对欧出口,则能源供给短期内面临较大冲击,需警惕短期内价格快速上升的风险。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4510.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