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从突发事件看神经紧绷的2022年国际石油市场

开年短暂的平静之后,1月中旬的国际石油市场就进入了动荡。1月17日上午,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受到袭击;1月18日晚,从伊拉克到土耳其地中海的

开年短暂的平静之后,1月中旬的国际石油市场就进入了动荡。1月17日上午,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受到袭击;1月18日晚,从伊拉克到土耳其地中海的一条输油管道发生爆炸。两起意外突发事件,使国际石油价格迅速涨至2014年10月以来的高位,其背后的原因在于,2022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的同时,欧佩克和俄罗斯等国的石油产量增加都没有达到预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市场人士和机构普遍认为,经历2021年的能源危机之后,2022年的国际石油市场将会更加的不平静。

两起意外突发事件使油价迅速涨出新高

1月17日和18日,中东地区发生了两起与国际石油市场有关的事件,迅速将国际石油价格推出了2014年10月以来的新高,突显出中东在当今国际石油市场中至关重要的地位和影响力。

1月17日上午,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首都阿布扎比受到也门胡塞武装的无人机和导弹袭击,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穆萨法油库的油罐车发生爆炸,造成三人死亡,六人受伤,并引发阿布扎比机场附近的商业和旅游中心火灾。虽然自2019年开始,阿联酋退出了也门冲突,但仍支持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作战。从2015年开始,沙特阿拉伯领导的联军轰炸也门,胡塞武装分子经常对沙特展开袭击,但对于阿联酋来说,这是自2018年以来首次遭到的袭击,也是最大的一次袭击。胡塞组织表示,将针对阿联酋的更多设施发动袭击。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欧佩克第三大石油生产国,袭击发生后,1月17日,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最高涨至每桶86.71美元,突破2021年10月25日创下的最高价86.70美元/桶,收于每桶86.48美元,不仅高于2021年的最高收盘价,也创下了2021年1月4日以来的最高收盘价。

1月18日晚,连接伊拉克北部的基尔库克至土耳其地中海港口杰伊汉的输油管道发生爆炸,管道由两条并行的管线组成,主要将伊拉克中央政府和库尔德地方政府控制的石油,输送至杰伊汉港装船,运往欧洲的炼油厂,2021年管道的输送量为每天45万桶。爆炸发生在土耳其的卡拉马马拉斯省,距离杰伊汉港约511公里处。伊拉克石油部发表声明,管道已于1月19日早恢复运作,每日可输送7.5万桶原油。土耳其方面称,管道起火爆炸的原因是电缆塔掉落,不是袭击。

伊拉克是欧佩克第二大石油生产国,管道爆炸发生后,加之之前的阿联酋受到的袭击,国际石油价格持续上涨。1月18日,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最高涨至每桶88.66美元,收于87.51美元/桶,而1月19日最高价更涨至每桶89.16美元,收于87.71美元/桶,不仅接连创出2021年1月4日以来的最高价,更创下了2014年10月初以来的最高价格水平。与此同时,1月18日,WTI原油期货价格最高涨至每桶86.63美元,高于2021年10月25日创下的每桶85.41美元的最高价,收到85.43美元/桶,不仅创下了2021年1月4日以来的最高价,也创下了2014年10月初以来的最高价格水平。

自开年以来,国际石油市场还处于沉闷之中,不甚活跃。但是,仅仅两起不是很严重的意外事件,就迅速将国际石油价格推出2014年10月以来的新高,其所说明的是,作为世界石油资源最丰富和产量、出口量最大的地区,中东在国际石油市场的重要地位和影响,当前和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中东地区的突发事件,都将会对国际石油市场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1月17日阿联酋受到的袭击,让我们想到了2年多前的2019年9月14日沙特阿拉伯两处石油设施受到的袭击。因为袭击发生的时间是周六,周一,即2019年9月16日油市开盘后,布伦特原油开盘跳涨17%,并续涨到19%,最高触及71.95美元/桶;WTI也大涨15%,最高触及63.34美元/桶,从而成为国际石油市场当年最有代表性的事件之一。因此,我们衷心希望的是,不太平的中东,2022年少发生这一类袭击事件,让神经已经高度紧张的国际石油市场少受点惊吓,但鉴于中东地区的现实这可能将是一种奢望。

欧佩克和俄罗斯等的石油供应都在掉链子

成立五年以来,尤其是经历2020年国际石油需求和油价暴跌的冲击,由世界上23个主要石油生产和出口国组成的欧佩克+日益成熟,从2021年的表现看,其对国际石油市场的供给调控也更加得心应手。1月18日,欧佩克发布了2022年第一份月度石油市场报告,认为2022年的国际石油市场将受到强劲需求的“良好支撑”;而与此同时,作为世界三大石油生产国和欧佩克+的主要成员,俄罗斯却放出风声,对石油产量的增加不抱乐观态度。

在2022年1月份的《月度石油市场报告》中,欧佩克认为,2022年世界石油需求增长为420万桶/天,全球石油总消费量将达到1.080亿桶/天。虽然奥密克戎会在2022年第一季度产生影响,但世界经济的增长仍然强劲,世界主要央行正在通过货币政策解决通胀问题。燃料方面,主要用于石化工业的轻质馏分油预计将继续推动石油需求的增长,汽油和柴油,特别是道路运输,预计将继续复苏,并在2022年度达到新冠疫情大流行前的水平。

对于市场非常敏感的石油库存数据,欧佩克认为,2021年11月份的数据显示,经合组织商业石油库存为27.21亿桶,按月减少1600万桶,比2020年同月低3.89亿桶,比5年均值低2.47亿桶,比2015-2019年平均水平低2.21亿桶。

    

如同在2021年12月的报告一样,在这份报告中,欧佩克坚持认为,奥密克戎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是温和且短暂的。

最为重要的是,通过第二手信源的数字,欧佩克在报告中指出,2021年12月份,欧佩克13个成员国的原油产量为2788万桶/天,按月仅增长16.6万桶/天,低于计划的增产25万桶/天的目标,其中仅安哥拉、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产量增加,而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产量下降。

差不多就在同时,另一个不好的消息传出。2022年1月19日,《世界石油》网站刊发了彭博社迪娜·赫伦尼科娃和奥尔加·塔纳斯发自莫斯科的文章,“在一些成员国正努力跟上步伐时俄罗斯却未能达到欧佩克的目标”,指出“在未来6个月里,俄罗斯可能只能实现其原定原油产量增长的一半左右”。

   

文章认为,在伦敦原油交易价格已经超过每桶85美元时,俄罗斯的产量前景使得全球市场看起来比预期的更为紧张,它有放大能源价格飙升的风险,这导致了几十年来最高的通货膨胀。

作为欧佩克+联盟成员,俄罗斯本应每月向市场增加10万桶原油/天,但增长在2021年12月陷入停滞。由于去年钻井量的下降,彭博社调查的大多数分析师预计,到2022年上半年,俄罗斯的实际月产量增幅不会超过6万桶/天。

欧佩克及其盟友正在恢复大流行期间减少的产量,本应每月增产40万桶/天,但由于内部动荡和一些国家的长期投资不足等因素,实际产量增幅未能达到预期。

上个月,欧佩克日产量仅增加9万桶/天。据彭博社根据俄罗斯能源部的统计数据估计,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在2021年11月开始停滞,12月下降到欧佩克+原油配额以下。据国际文传电讯社的数据,1月份的头几天,俄罗斯的石油总产量仅增长了不到1%,其中包括原油和凝析油。

在2021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俄罗斯每月产量保持了相当稳定的增长,因为它恢复了新冠疫情大流行早期阶段闲置的产能,但是到11月,产量的恢复开始失去动力。

俄罗斯活跃、闲置和关闭的生产井数量,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说明该行业几乎已充分利用了闲置产能。俄罗斯最大的石油生产商俄罗斯石油公司、卢克石油公司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声明,证实了这一点。

去年,俄罗斯石油巨头并不急于增加生产钻井。根据国际文传电讯社基于俄罗斯能源部的数据,截至11月底,与2020年同期相比,俄罗斯2021年总体的钻井速度下降了4.5%。

由于新冠病毒对需求影响的不确定性,俄罗斯石油行业一直处于观望状态。去年,在一些项目失去税收优惠后,一些公司也限制了产量。

总部位于奥斯陆的咨询公司雷斯塔能源公司高级分析师达莉亚•梅尔尼克表示,在确定财政部是否会收回部分激励措施之前,这些生产商“相当不愿意投资”。俄罗斯副财长阿列克谢•萨扎诺夫上月对彭博社表示,如果欧佩克+的减产计划按计划在今年结束,政府准备最早从2023年开始考虑一些减税措施。

正是面对十分不乐观的生产情况,2022年1月19日,《世界石油》网站刊发了彭博社格兰特·史密斯发自伦敦的文章,“阿联酋警告称,仅靠欧佩克无法解决全球石油供应问题”,对国际石油市场发出了警示,说明的就是当下国际石油市场面临的供应困境。

   

文章指出,阿联酋能源部长说,欧佩克及其盟友正在增加石油产量,但不能单独解决该行业的所有问题。

据阿联酋官方通讯社报道,阿联酋能源部长马兹鲁伊表示,该行业需要通过国际石油公司的参与进行投资,以提供足够的供应。他警告说,如果不能提供足够的资金,可能会导致未来的油价上涨。

周三,伦敦原油价格升至每桶89美元上方的7年高点,原因是全球需求从疫情中复苏,而供应受到一系列供应中断的限制。消费者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因为他们正在与从燃料到食品价格的通胀作斗争。

文章最后指出,油价上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许多欧佩克+国家未能恢复在疫情期间停止的产量,因为它们自己的支出受到了抑制。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欧佩克上个月仅增加了其法定增产的60%。由于2020年的油价暴跌,以及投资者将资金从化石燃料转移,支出减少成为了全球油气行业面临的一大问题。

市场和机构看多2022年国际石油价格的气氛更加浓厚

2021年,新冠疫情虽仍在全球肆虐,但世界经济和全球很多地区人们的生产生活在不断恢复之中,国际石油价格从2020年低位持续反弹,从2021年10月开始看多国际石油价格的气氛就非常的浓厚。期间,受奥密克戎新变种毒株的影响,国际石油价格从2021年10月底的高位回落,但是2022年新年一开始,在两起意外突发事件带来的国际石油价格迅速上涨的刺激下,从作为国际组织的国际能源署、欧佩克,到作为政府组织的美国能源信息署,再到高盛之类的企业等等,市场和机构普遍看多2022年国际石油价格的气氛就再次浓厚起来。

2022年1月19日,《世界石油》网站刊发了彭博社安德鲁·琼斯和张静茹(Serene Cheong)发自新加坡的文章,“油价超过100美元更多的是时间问题,而不是如果”,认为“需求激增、对奥密克戎担忧的消退,以及欧佩克+无法提高产量,都支撑着油价令人眼花缭乱的上涨”,就是这种看多观点的典型。

   

文章指出,自去年11月底以来,全球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已上涨25%,至每桶88美元左右。一些市场人士认为,现在的问题是油价何时(而非是否)达到三位数,这是自2014年以来从未出现过的。

本周,高盛集团表示,由于消费意外上升,预计第三季度价格将达到100美元。周三,布伦特12月合约的100美元看涨期权价格,也飙升至创纪录水平。

去年11月底,奥密克戎的发现让人们想起了德尔塔病毒,并导致布伦特原油价格跌至每桶70美元以下。不过,这种病毒的变种相对温和,许多发达国家的疫苗接种率较高,以及普遍不愿实施严厉的封锁,这意味着对石油消费的重大打击没有发生。

现货市场的需求正在飙升,溢价大幅上升的现货市场正被抢购一空,石油产品方面也是如此。亚洲能源中心新加坡的中间馏分油库存,已降至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全球柴油短缺。随着长途航空旅行开始恢复,甚至连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石油产品航空燃油,也开始强劲复苏。

根据石油分析公司Kayrros的数据,全球原油库存最终在1月初降至疫情前的水平。供应趋紧,使石油市场结构进一步陷入现货溢价,即期油价高于长期合约,从而进一步降低了囤积原油以备日后销售的动力。

行业咨询公司Energy Aspects的首席石油分析师阿姆丽塔·森表示,市场上目前没有供应缓冲,因此更容易受到供应中断带来的价格飙升的影响。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她说:“当你有缓冲时,像我们在12月和1月看到的那样的小规模供应中断就不那么重要了,但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那种可能了”。

欧佩克+宣布,正在以每月增加40万桶/天的速度恢复减少的产量,但实际上该联盟并没有办法实现这一目标,其非洲成员国尤其难以提高产量,欧佩克去年12月仅增加了9万桶/天的产量,因为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减产,抵消了沙特阿拉伯增加的供应。就连作为联盟成员国之一的俄罗斯也表示,未来6个月,它可能只能满足约一半的计划供应增量。

供应问题,将成为推动油价升至每桶100美元大关的主要因素。不过,如果长期的核谈判取得成果,并为恢复官方原油出口铺平道路,伊朗可能被证明是一个不确定因素,但是其市场影响可能并没有那么大。

尽管美国石油产量一直在增加,但仍不足以给油价的上涨降温。作为横跨美国德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页岩产量最多的地区,二叠纪盆地12月份的产量达到创纪录的水平。低生产成本,使二叠纪成为渴望从不断上涨的价格中获利的钻探商最具吸引力的地区,但其他方面诸如更高的管理费用和供应链的混乱,迄今为止抑制了钻探活动的快速增长。

贝克休斯公司的数据显示,美国的石油钻井平台数量已从2020年下半年的200台以下,回升至近500台,但仍比当年3月的水平低200多台。随着石油价格的上涨,美国能源公司的股价正在飙升,但最大的问题是,页岩钻探公司今年是否会利用额外的资金来提高产量,这一问题对于原油价格能否达到三位数至关重要。

比这篇文章更为悲观的是,2022年1月19日,《世界石油》网站刊发的彭博社李志超(Julian Lee)发自伦敦的文章,“石油市场可能比预测者所说的更为紧张”,认为机构对世界石油库存的统计数字存在问题,国际石油市场的供需失衡程度比机构的报告更加严重。

  

文章认为,石油市场正变得越来越紧张,系统中的闲置产能可能比预测的更少。国际能源署和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最新预测显示,今年世界需要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提供的石油比一个月前更多。但令人担忧的是,他们能够估算的石油库存水平与他们的模型预测的数量之间的不匹配,越来越严重。

库存是石油市场的安全阀之一,与闲置的生产能力一起,用于应对意外中断或需求飙升。随着欧佩克+产油国的闲置产能向多年来的低点逼近,任何有关石油库存低于此前预期的暗示,都可能给已经攀升至7年高点的油价带来更大的冲击。

需求数据已经比一个月前看起来更强劲,奥密克戎新病毒变种对石油消费的打击,比许多人担心的要小。

尽管国际能源署和美国能源信息署都认为需求更加强劲,但他们对供应并不乐观。自去年12月以来,两者都下调了对2022年所有非欧佩克石油产量的预测,最大的下降都发生在本季度。

国际能源署将这一修正归因于全球生物燃料产量,本季度全球生物燃料产量较此前的预测减少了20万桶/日;在其他地区,俄罗斯低于预期的产量,被美国更高的产量抵消。美国能源信息署下调了美国国内石油产量以及巴西、厄瓜多尔石油产量的预测;俄罗斯石油产量下调,被邻国哈萨克斯坦产量预测上调所抵消。

文章认为,为什么油价会飙升?答案或许,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在于“失踪桶”这一古老问题的重新出现。这是一个术语,用来描述观察或报告的石油库存与估计的全球石油供需平衡隐含的库存之间的差异。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因为这一类的石油并不是真的失踪了,它们可能已经被消费掉,或者从未被生产出来。

国际能源署哀叹,观察到的和计算出来的库存变化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并指出对近期需求和库存水平的估计,已经变得不那么一致了。

国际能源署的报告指出,新冠大流行使得使用高频指标势在必行,但将这些指标与历史需求数据联系起来却很困难。生成预测也需要超出通常GDP和价格输入的假设,以解释封锁、旅行限制、在家工作和其他因新冠引起的行为变化。这加剧了国际能源署的担忧,即历史需求可能被低估,而供需失衡所暗示的库存水平可能是虚幻的。

国际能源署的统计表明,去年年底全球石油库存仍比新冠大流行前的水平高6.6亿桶,但经合组织国家发达经济体报告的数量却比两年前低了近2.2亿桶。

文章最后指出,石油市场正在对其所能看到的库存水平、强劲的需求和欧佩克+闲置产能的减少做出反应,国际能源署开始担心,市场的反应是正确的。

在1月5日刊发的2022年第一篇文章,即“谨慎乐观中高度不确定的2022年国际石油市场”一文中,我们就指出,我们较为强烈地预感,2022年的国际石油市场将保持一种紧平衡的状态,仅因为无法预知的新冠疫情形势,才给2022年的国际石油市场带来高度的不确定性。目前,国际上有不少专家通过统计数字和科学分析认为,奥密克戎虽然传染性高,但危害性在下降,新冠疫情可能会很快结束,世界上也有部分国家宣布调低新冠病毒的防护程度。1月18日和19日的大涨之后,1月20日和21日的国际石油价格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调,不过如果新冠疫情真的能在今年结束,尽管过程中会有多次涨跌的起伏,那么可以肯定的是,2022年的国际石油市场,与2021年相比将会更加的不平静。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4586.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