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隐身富豪马国强的LNG征途

在全球LNG现货价格高涨的当口,经过至少8年的马拉松,哈纳斯在福建莆田的接收站项目终于核准了。此时“十四五”已经开局一年多。终于有结果了,这对

在全球LNG现货价格高涨的当口,经过至少8年的马拉松,哈纳斯在福建莆田的接收站项目终于核准了。此时“十四五”已经开局一年多。 

终于有结果了,这对哈纳斯是个好消息。国家发改委已核准建设哈纳斯莆田LNG接收站项目,而这是国家“十三五”规划重大项目。 

哈纳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至少在2014年,哈纳斯就开始谋划在沿海建设接收站。起初运作的有意向地区,包括珠海、莆田、日照等。彼时,趁着能源基础设施开放的政策,众多民营企业争相进入接收站。 

漫长的运作中,截至目前已经有九丰东莞、广汇如东、新奥舟山接收站投运。协鑫、华丰、华瀛、中天、华峰等一众接收站都在路上,业内甚至已经在讨论接收能力过剩的前景。 

此一时,彼一时。放眼未来,在碳达峰、碳中和的预期下,天然气的作用愈益突出,消费量增长的空间依然巨大。但全球的贸易格局悄然在改变,2014年至今天然气经历了跌宕起伏的周期,全球天然气贸易经历了疫情带来的峰谷变化,企业没有赶上市场的洗礼。 

他们可以接续发展,继续深耕天然气吗?在增量市场上总有机会,就是错过了多年时间,需要付出更多代价。 

莆田接收站蹉跎8年 终有进展 

莆田市发改委1月初称,国家发改委核准建设哈纳斯莆田LNG接收站项目。并称该项目是国家“十三五”规划重大项目,也是宁夏在福建投资建设的首个重大能源项目,标志着闽宁协作开始由单向投资转变为双向互助。 

公开资料显示,哈纳斯莆田LNG接收站项目总投资50多亿元,规划在湄洲湾港东吴港区建设1个LNG专用泊位、2个20万立方米的LNG储罐,以及配套的工艺、公用工程及辅助工程设施等,年接收LNG能力可达565万吨。 

这意味着哈纳斯终于拿到了LNG接收站的入场券,开始进入接收站。核准之后,建设过程中还需要协调用地、航道等领域问题,一般从开工到投运至少需要3-5年。最早要到2025年才能建成,按照目前在建接收站的进度,2024年前后有一批接收站投运。 

2017年西气东输三线进入福建前,福建长期使用进口气,气价成本较高。在煤改气影响下,福建天然气销量增长空间不小。 

福建拥有海陆双气源,现有在营LNG接收站1座(含6个16万m3LNG储罐,630万t/a)、长输管道958km(含西三线);在建LNG接收站1座、长输管道约1100km;中石油福清LNG接收站和哈纳斯莆田LNG接收站都处在前期工作阶段。 

截至2019年、福建天然气消费量52.48亿m3,相较GDP而言,规模偏小。当地天然气消费增长空间大,城市燃气企业也存在整合的空间, 

一般而言,LNG接收站项目,地方都会配套加气站、下游城燃、管网等。就莆田和福建市场而言,无论是LNG接收站,还是天然气市场,竞争者众,当地政府希望引进更多企业,增加供应,而不过过分受制于部分企业。 

对应现在天然气改革进展,莆田项目特别声明,该项目实施后,将按照“全国一张网”布局原则,推进LNG接收站外输管道建设,与西气东输三线、中海油莆田LNG接收站互联互通,探索建立储气调峰市场化运营机制,同时为第三方用户提供公平公正的接卸、储存和气化服务。 

独辟蹊径 隐身富豪的LNG生意 

大概在2016年之前,哈纳斯在天然气领域密集布局。哈纳斯的实控人马国强兄弟一时也是风头上的人物。 

哈纳斯在能源领域全面出击,支持中阿论坛。外联韩国SK集团,国内多点谋划接收站,在宁夏建设全亚洲最大的LNG工厂。高标准建设光伏、风电场。 

哈纳斯能源号称可提供多样化能源解决方案,业务涵盖风能、太阳-热能、分散式发电。提供天然气热电冷联产、液化天然气生产销售、城市供气服务和天然气集中供热与制冷等传统能源服务。 

哈纳斯天然气前身是1999年9月30日公司成立的银川市天然气总公司,2003年公司改制为股份制的宁夏哈纳斯天然气有限公司。 

哈纳斯积极实施了以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为核心,以促进可持续发展为目标的社会投资项目,覆盖城市居民燃气、城市工商业燃气、天然气集中供热、天然气热电联产和环境保护等多个领域。 

哈纳斯当时建成全亚洲最大的LNG工厂。同时在全国布局上下游项目,一力扩张。 

截至2015年底,哈纳斯拥有城市天然气管网超过3000公里,为超过100多万居民和2800户工商业者提供安全、清洁、高效的天然气供应服务,供热面积超过了3000万平方米。 

2016年,仿佛踩了刹车。先是哈纳斯在各地高档写字楼的办公室不见了,然后其很多原来的管理人员也淡出媒体视野。接收站只时不时出现在地方政府的新闻中。 

在这期间,国内天然气消费迅猛增长。煤改气的潮流中,2017年-2018年供暖季多地出现煤改气后无气可供的“气荒”,天然气的春天来了。 

2019年国家管网成立后,更是激起了行业无穷的想象。适逢疫情造成的消费低迷,供应过剩,各种背景的公司一窝蜂涌入天然气贸易领域掘金。再之后,碳中和加速能源转型,全球各地都出现能源紧缺,价格节节升高。天然气市场经历一轮峰谷。 

哈纳斯没有赶上。哈纳斯的标签是银川凯宾斯基饭店。 

马国强兄弟上世纪80年代从羊绒收购、生产、销售起步。1993年,马富强成立宁夏马斯特羊绒公司。 

2002年,马富强成立宁夏马斯特(集团)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开始进入能源行业。旗下拥有9个控股公司,包括马斯特香港公司,马斯特羊绒毛加工,进出口等公司。马斯特形成新能源为核心业务,涉及风力发电、光热发电、房地产、传统羊绒、高级成衣、进出口业务等业务。 

宁夏马斯特和银川通联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投资组建宁夏哈纳斯。回头看,哈纳斯在天然气领域的布局,起了个大早,却姗姗来迟。不过能源投资,往往都是长周期,如果没有耐心,能源产业做不长久。 

市场已变,等待哈纳斯的是一片红海 

哈纳斯进入天然气行业的敲门砖城市燃气业务,已有变化。 

哈纳斯城市燃气的前身是银川燃气,哈纳斯牢牢掌握着运营管理权。以城市燃气为依托,哈纳斯还构建了LNG液化厂、运输车队等上游产业。 

不过,在国家管网成立的影响中,原有燃气巨头也纷纷巩固势力,在下游合纵连横。2019年10月,中石油昆仑能源宁夏分公司托管宁夏哈纳斯燃气集团有限公司。 

哈纳斯燃气51%的股权由银川国资持有,昆仑能源的目标是收购国资,进而控股哈纳斯。哈纳斯将成为马富强和昆仑的合资公司。 

昆仑能源隶属中石油,是上下游一体化的天然气公司。上游有油气田,中游有中石油旗下接收站、管道等资产,下游是五大城市燃气公司之一。其在国内也拥有多家LNG工厂。 

昆仑和哈纳斯的追求不完全一样。哈纳斯主要的布局还是集中在宁夏,天然气已经成为联通全国、全球性的市场。哈纳斯在宁夏之外的下游布局不足,天然气消化能力欠缺,会影响到其前景。 

在上下游开放的背景下,上游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一众省级能源公司及新进贸易公司纷纷涉足气源采购和贸易。鱼龙混杂,背后考验各家的风险承受和投资能力。随着新建接收站的陆续投产,接收站间的竞争将日益激烈。拥有一座接收站的价值也大为缩减。 

下游也是如此,全国的城市燃气经营区域基本固定。五大城燃企业的市场份额相对固定,地方能源公司和第二梯队燃气公司则加速追赶,不断延伸产业链。哈纳斯的LNG和贸易团队还是一批人,坚守近10年殊为不易,清一色的国际化、专业化团队。不过从建设开始,挑战将接踵而至。也需要更多专业团队参与。 

虽然经历多年发展,哈纳斯并没有上市。这意味着其资金筹集渠道受限,接收站投资大、周期长,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也是哈纳斯面临的考验。当然,新进涉足LNG接收站的企业都是雄心勃勃,抱持着打通产业链的信念。即便中途力有不逮,也会出售变现。只是随着时间流逝,接收站的稀缺性将不断打折扣。 

不过,如果近期内能以天然气全产业链业务上市,在市场上依然会有卖点。哈纳斯还可以借此一举上市。 

近两年来,各种类型的能源公司已经通过接收站、发电、综合能源、长约等巩固优势。一方面抓住机会多分市场份额,另一方面抢占产业链的先机,加强未来的竞争优势。 

不知道哈纳斯是否已经准备好应对空间巨大,却又变化无穷、波诡云谲的天然气市场。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4598.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