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油气

冬奥会刚刚闭幕,张家口又踩上“东数西算”新风口?

冬奥会的圣火刚刚熄灭,而“东数西算”在短短数天间迅成星火燎原之势。近日,“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全面启动。在国家规划的8地10个国家数据中心集群中,

冬奥会的圣火刚刚熄灭,而“东数西算”在短短数天间迅成星火燎原之势。

近日,“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全面启动。在国家规划的8地10个国家数据中心集群中,张家口数据中心集群赫然在列。
这种国家数据中心集群与国家级可再生能源示范区在地理上的耦合,是高耗能产业西迁潮的一个特殊分支,也是碳中和语境下能源网、信息网、交通网“三网融合”的重要组成部分。

张家口站在时代的风口之上。曾几何时,这个在河北省GDP排名近乎垫底的城市,占据着该省10个深度贫困县的半壁江山。直到冬奥会的风口让张家口摇身一变,成为聚光灯下的“国际张”。

近两年来,“碳中和”“东数西算”的新风口又接踵而至,张家口能否把握天时地利,成为构建零碳新经济体系浪潮中最亮眼的弄潮儿?

风起张家口

张家口位于河北省西北部,京、冀、晋、蒙交界处。如果没有冬奥会,张家口或许依然是人们眼中那个与湖南张家界、江苏张家港混淆不清的河北“小透明”。即便是《射雕英雄传》中郭靖与黄蓉的初会地,张家口在武侠地理中的存在感也几乎接近于无。

但如今,张家口正在“冬奥会”“碳中和”“东数西算”三大风口中,感受着什么叫“时来天地皆同力”。

第一个风口是冬奥会。

2015年7月31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第128届国际奥委会全体会议上,北京获得第24届冬奥会举办权。张家口成为联合申办城市。

冬奥会与“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叠加,使张家口进入发展快轨。2019年京张高铁通车后,张家口更是纳入北京1小时生活圈。该市冰雪产业、体育文化旅游业等也随之蓬勃发展起来。

第二个风口是碳中和。

2022年北京冬奥会在历史上首次实现了100%清洁电力供应。今年1月,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提出“张北的风点亮北京的灯”,张北是张家口下属的一个县。此后,“张北的风点亮北京的灯,拢共分几步?”成为业界热议话题。

第一步,需要在张家口建设新能源大基地。张家口的风力和太阳能资源得天独厚。2015年,该市即由国务院批复同意设立的全国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国家级可再生能源示范区。2020年,该市又成为全国第二个突破千万千瓦的风电大市。张家口吸引了华能、大唐、华电、国家电投、三峡、国家能源集团、中国节能、中广核、中国能建等大型电力央企的重点布局。、

第二步,需要建设畅通的新能源外送通道。张家口虽是风光资源富集区,却并非重要的耗能区,为解决新能源消纳问题,需要打通外送通道。2020年,国家电网主导的张北±500千伏可再生柔性直流示范工程、张北-雄安1000千伏特高压工程相继建成投运,来自张家口的绿电从此源源不断输入北京和雄安。

第三步,需要加快建设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绿电外送,硬件上的畅通还远远不够,需要电力市场软实力的支撑。这也是当下张家口绿电外送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即绿电要如何通过合理有效的电力市场机制卖到外地,尤其是卖到北京。随着国家发改委等七部门《促进绿色消费实施方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的指导意见》,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关于完善能源绿色低碳转型体制机制和政策措施的意见》等一系列新政出台,绿电交易机制也在不断完善之中。

第三个风口就是当下炙手可热的“东数西算”。

所谓“东数西算”,按照国家发改委官方解释,“数”指数据,“算”是算力,即对数据的处理能力,“东数西算”是通过构建数据中心、云计算、大数据一体化的新型算力网络体系,将东部算力需求有序引导到西部,优化数据中心建设布局,促进东西部协同联动。

近日,国家发改委、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文件,同意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内蒙古、贵州、甘肃、宁夏等8地启动建设国家算力枢纽节点,并在8个枢纽内规划了张家口等10个国家数据中心集群。至此,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体系完成总体布局设计,“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全面启动。

受此影响,A股东数西算、国资云、数字经济、边缘计算等概念题材全线走强。分析认为,数据中心产业链条长、覆盖门类广、带动效应大,将带动土建工程、IT设备制造、信息通信、基础软件、绿色能源供给等领域的发展。

而在《张家口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中,该市也早已将冰雪产业、大数据产业、体育文化旅游业、可再生能源产业、现代制造业、绿色农牧业列为六个重点产业。

零碳新经济体系?

张家口的雄心显然不止于成为一个大型能源外送基地。

与传统能源基地不同,新兴能源基地往往有着更为长远的目光,他们希望以水、风、光等可再生能源为基础,打

新型产业生态,进而构建零碳新经济体系。

长期以来,电力行业存在着“电从身边来”还是“电从远方来”的争论。如今,这对矛盾在争论中渐成融合之势。一方面,特高压等长距离输电通道和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建设让“电从远方来”成为可能;另一方面,高耗能产业西迁又赋予“电从身边来”新的内涵。

云南便是此方面的典型代表。作为西电东送工程最早确认的能源输出地之一,云南在数年前便开始以廉价水电为筹码,吸引电解铝、光伏上游制造等领域的企业入驻。此举在促进水电就地消纳的同时,也重塑了当地的工业体系,从而引来其他新兴能源基地效仿。

于是,在“双碳”目标提出后,更多的高耗能企业开启了西迁之路。大数据行业便是其中较为特殊的一个领域。

今年1月由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指出:“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主要经济形态。”“数字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推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深刻变革,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

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负责同志就“东数西算”情况回答记者提问时说,目前,我国数据中心大多分布在东部地区,由于土地、能源等资源日趋紧张,在东部大规模发展数据中心难以为继。而我国西部地区资源充裕,特别是可再生能源丰富,具备发展数据中心、承接东部算力需求的潜力。

翻阅“东数西算”工程8个算力枢纽,成渝、内蒙古、贵州、甘肃、宁夏及京津冀的张家口国家数据中心集群均位于再生能源富集区。

国家能源局和中电联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四川是水电装机第一大省,重庆是三峡工程所在地之一;内蒙古是风电装机第一大省和光伏装机第九大省;贵州是水电装机第四大省;甘肃是风电装机第八大省,不过该省之前由于消纳问题,风光资源潜力尚未充分发挥;宁夏是风电装机第九大省和光伏装机第十大省;河北则是风电装机第二大省和光伏装机第二大省。

由此可见,中国的能源网与信息网正在加速融合。

欧盟委员会前主席顾问杰里米·里夫金曾在其著作《第三次工业革命》中阐述过他的敏锐观察:历史上数次重大的经济革命都是在新的通信技术和新的能源系统结合之际发生的。

而如今,我们正在经历能源网、信息网、交通网“三网融合”的碳中和新时代。

“三网融合”内涵丰富,其中一层也是颇具中国特色的一层,便是国家算力枢纽节点与清洁能源基地在地理上的藕合。

这种耦合,催生出张家口等一批有望率先构建出零碳新经济体系的先锋区域。

我们可以设想这样一幅场景:在未来某一天的张家口,数千万千瓦规模的新能源大基地源源不断地生产着清洁电力。一部分清洁电力支撑起民众的工作生活,其中电动汽车将三网紧密相连。一部分清洁电力则输往工业园区,一支用以支撑光伏、风机产品制造及其他工业门类用电;一支用以制氢,氢能既可用于氢能汽车,也可替代碳应用于冶炼和化工;一支则用以数据中心运转,而信息网犹如神经系统一般指挥着整个零碳新经济体系。

诚如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负责同志所言,“东数西算”工程通过算力设施由东向西布局,将带动相关产业有效转移促进东西部数据流通、价值传递,延展东部发展空间,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48867.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