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油气

俄乌冲突将如何撼动全球能源市场格局?

2月28日,俄乌结束第一轮谈判,并有望于3月2日进行下一轮谈判,市场尤其关注谈判结果,这不仅关系着俄乌局势的走向,也关系着全球能源格局的发展。此

2月28日,俄乌结束第一轮谈判,并有望于3月2日进行下一轮谈判,市场尤其关注谈判结果,这不仅关系着俄乌局势的走向,也关系着全球能源格局的发展。

此前,SWIFT“金融核弹”落地,但却将“能源贸易”排除在外。尽管如此,英国石油公司(BP)仍表示,将出售其持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19.75%的股份。作为俄罗斯最大的外国投资者,若BP公司完全撤出俄罗斯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反应。

实施能源贸易方面的制裁无疑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在是否把能源贸易纳入制裁方面,美国的态度也比较摇摆。

此前,彭博社首席能源记者Javier BlaS在推特引述拜登政府一高级官员的话称,把俄罗斯从SWIFT体系中剔除将不会影响到相关能源贸易,并指出两个实现的路径。

但随着紧张局势升级,2月28日,白宫发言人普萨基又表示,美国政府不排除因乌克兰局势而对俄燃料企业实施制裁的可能,但将努力使世界经济受到的影响最小化。

毕竟,实施能源贸易方面的制裁可能使全球油气价格出现飙升,引起国际能源市场大幅波动,这对美国本身也没有好处。

而另一方面,欧洲天然气自身的产能、产量捉襟见肘,欧洲国家均非常依赖俄罗斯的油气资源。欧盟能源监管合作署数据显示,在欧洲主要经济体中,德国49%的天然气需从俄罗斯进口,法国为22%,意大利为46%。

这也意味着,如果把俄罗斯的能源贸易纳入制裁,欧洲国家同样会损失惨重。

这?对此,记者采访了Agora(博众智合)能源转型论坛中国区总裁,曾担任国际能源署中国合作部主任的涂建军,以及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大宗商品室主任王永中。

排除能源贸易制裁

避免不了负面影响

SWIFT金融“核弹”落地,为何欧美会将能源贸易排除在外?

涂建军:短期内,无论是沙特还是美国,都无法替代俄罗斯在全球油气贸易领域的市场份额,制裁力度过大会让国际油气价格短期内飙升。

对欧洲国家而言,从中长期来说,会意识到在能源进口上高度依赖俄罗斯是重大战略短板,未来在能源贸易领域预计会多元化、去俄罗斯化。

王永中:从这份声明来看,欧美制裁还是留了一个较大余地。选几家主要银行制裁,主营油气业务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不在制裁之列,这意味着俄罗斯大部分的油气对外贸易还能正常进行,而且,俄罗斯大量未被制裁的中小银行可以承接被制裁银行的国际结算业务。

但这会增加调整成本,如转换银行、重新开户、业务时间延长等,国际银行也需要时间与俄罗斯的中小银行建立业务联系。短期内,俄罗斯的对外贸易会因此受到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

在是否把能源贸易纳入制裁上,美国态度摇摆,时而表示豁免时而又表态不会放弃这个手段,为什么美国态度会如此反复?

涂建军:美国比欧洲国家要更加超脱一些,因为欧盟毕竟是俄罗斯天然气消费的大客户,短期内很难找到替代进口来源。但美国作为油气生产大国,现在有能力提高对欧洲的液化天然气出口,所以该国的态度会更超脱一些。

当然对美国来说,现在也是在走钢丝,一方面要保证制裁俄罗斯的力度足够大,另一方面又不能让全球油气价格出现过高的飙升,不然全球经济出现衰退,对美国来说也不是好事,所以在如何制裁俄罗斯这个问题上,美国现在也非常谨慎。

王永中:欧洲高度依赖俄罗斯的油气供应,如果对俄罗斯制裁过重了,会对欧洲打击非常严重,所以美国针对俄罗斯能源行业的制裁措施应避免引起国际能源市场大幅波动。美国的态度摇摆反映了其制定制裁决策的难度。

2月27日晚,有媒体指至少10名俄罗斯石油、大宗商品贸易商表示,由于新的制裁,他们预计从周一(2月28日)开始将出现大规模出口中断。西方国家前期已放出了种种为能源贸易放行的消息,为何他们依然将面临出口中断?

涂建军:这有几个可能性,一是西方国家这次制裁覆盖的银行具体清单还没出来,对贸易商来讲暂时不清楚能源出口能不能拿到钱;二是从俄罗斯的角度看,放风中断油气出口的消息预计会引起国际油气价格上涨并因此获利。具体原因何在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王永中:这并不奇怪,俄乌局势走势具有高度不确定性,许多金融机构会担心欧美会不会有新的制裁。

拿国际贸易支付中的信用证来说,兑付时间不是一天两天,需要有一段时间来处理,存在新增制裁等各种不确定风险。从合规性来看,国际银行为与俄罗斯相关业务开立信用证的意愿降低。国际油气贸易商也因担心可能出现的制裁,尽量减少进口俄罗斯油气,这些都将让贸易商承压。目前,俄罗斯乌拉尔原油相当于布伦特原油已有近10美元/桶的折扣。

有拜登政府的高级官员称,有两个方法能实行不包含能源贸易的制裁,一是看能否在SWIFT系统里分清能源付款相关的交易,若能分清,那将豁免相应能源付款(以不受制裁);二是仅选择那些不涉及能源贸易的机构来制裁。这两个方法实现起来是否有难度?

涂建军:我觉得第一条难度相对要大一些,因为SWIFT系统里每天成千上万条交易,从监管的角度来看,在里面具体分清楚哪些是能源相关的难度相对较大。

第二条难度相对较小,从技术角度能轻易实现,但这会不可避免降低对俄金融制裁的力度。因为这些被豁免的银行除了做能源贸易外,还可以做其他交易,这就看有话语权的西方国家具体如何取舍了。

动用战略储备效果有限

欧洲管道气进口主要有俄罗斯、挪威及北非三大渠道,其中俄罗斯输气量占欧洲地区管道气进口量的40%以上。西班牙也拟通过天然气运载船从阿尔及利亚购买更多的液化天然气,以运至因乌克兰危机导致供应短缺的其他欧洲国家。如果俄罗斯真的断供欧洲天然气,那挪威、北非能及时补位吗?

涂建军:没办法完全补位。欧洲大概进口量40%是来自俄罗斯,俄罗斯天然气供应量太大了,短期内无论是沙特还是美国都无法替代俄罗斯的市场份额。那么,它的替代进口基本上要靠液化天然气,但任何一个液化气出口的大国,也都没有那么大的备用产能。

液化天然气需要低温冷冻,要用专用的船舶来运输。管道天然气,是在常温高压下,通过长距离的管道输送。

当前供需格局下,管道气在长期供货合同下要比液化天然气的现货价要低很多,所以欧盟短期内想大规模替代俄罗斯的管道气,除了比2020年同期水平低了大约一半的天然气储备之外,无论是从供应稳定性,还是价格成本上,可行的选项都不多。

王永中:肯定补充不了。油气企业要扩大产能,需要有两至三年时间,如制定投资计划、购置新的设备、制造或购买液化天然气船、修建天然气进口终端等。

俄罗斯与欧洲在乌克兰、北溪二号等问题上冲突不断,且其加大了对土耳其等国出口,叠加俄罗斯本土需求增加,导致俄罗斯对西北欧管道气供应下滑近10%。为什么俄罗斯在油气出口会呈现这个布局?

涂建军:从俄罗斯的角度来讲,其与欧盟在地缘政治上关系越来越紧张,作为全球最大的油气出口大国,俄罗斯为了保证自身的能源消费安全(对应于进口国的能源供应安全),肯定要让本国的出口市场多元化,所以俄罗斯近年会积极在土耳其等国去寻找市场机会,这对俄罗斯这样的油气出口国是非常自然的一种多元化策略。

王永中:这是俄罗斯小幅地逐步分散天然气需求市场的过程,增加对土耳其等国的供应,可逐步降低对欧洲市场的依赖度。

德国跟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很深,德国约31.5%的石油消费和约57%的天然气消费都来源于俄罗斯。这么深的依赖,德国为什么仍然会支持把俄罗斯从SWIFT剔除?

涂建军:有两个原因,一是德国这几天承受到了盟友巨大的压力,包括美国、法国的、英国的,德国一个国家顶不住内部盟友如此巨大的压力;二是因为俄罗斯的举动已经超过了包括德国在内的欧美国家的底线,西方国家应该是完全不能接受现在俄罗斯的所作所为的。

而且,德国本届政府和上一届默克尔的政府,它的内阁组成是有区别的,德国国内三个政党,除了总理所在的社民党外,其他两个政党绿党和自民党对俄一贯态度相对更加强硬,德国政府的决策也要承受更多的内部压力。

以上提到的种种因素,导致现在整个德国的外交政策发生了一些根本性的转变。

王永中:在目前制裁下,德国与俄罗斯之间的油气贸易可以正常进行。俄乌冲突给德国的一个警醒是,德国不能完全依赖美国来保卫自己,德国需要增加国防开支。

英国石油公司(BP)将出售其持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19.75%的股份,有消息称这是迫于英国的政治压力,为什么英国政府需要这样做?

涂建军:我个人认为未必完全是因为英国政府施压,更可能是该公司自身为了规避风险所做的决策。

如果西方国家开始制裁在俄罗斯进行投资的国际油气公司,那对BP公司的合规部门来说是相当麻烦的法律风险。

另外俄罗斯石油公司如此高比例的股权卖出,资产估值金额高达约140亿美元,一时半会很难有公司来接盘。从BP公司公开表态到真的将股权卖掉,很难一蹴而就,因而不确定性也会很大。

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讲,BP这类国际石油公司,他们的总部和核心决策都在OECD国家开展,如果OECD国家集体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而他们在俄罗斯又有大量油气资产的话,以后的合规应该很难处理。

本轮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不仅仅是BP,各大国际石油公司应该都比较惊慌,因为不少国际石油公司在俄罗斯都是有投资的。

BP的新闻稿现在是一个姿态,后续进展会随着乌克兰危机一步一步演变,俄乌局势会不会持续恶化?交战双方是打打谈谈,还是很快就能达成一个各方都不满意但却都能接受的方案?不确定性非常大。根据局势的演进,我相信国际石油公司对于如何处理他们在俄罗斯的资产,会不断地调整自身的公开立场以及实际去俄罗斯资产的进度。

BP是俄罗斯最大的外国投资者,假如真的完全撤出,会导致什么后果?

涂建军:国际石油公司完全撤出俄罗斯的可能性虽然存在,但不会太大,而且即便撤出也只会是阶段性的。

但是如果像BP这样的国际石油公司未来真的比较彻底地撤出俄罗斯油气行业,整个俄罗斯的经济会更加的封闭和内卷,它跟国际上的互联互通就更少了。西方国家一些先进的管理经验、先进的技术,它就更难以获取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国际石油公司的大举撤出对俄罗斯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王永中:如果现在退出的话,那应该是俄罗斯的公司接盘,而且会以非常大的折扣接盘。在当前情形下,BP退出显然会导致俄罗斯外资流出,俄罗斯势必会加强资本流出管制,BP真正退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随着原油价格飙升,美国和其他主要石油消费国正考虑从紧急储备中释放7000万桶石油。这个举动意味着什么?动用石油储备是否可持续?

涂建军: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国家都是国际能源署(IEA)的成员国。所谓战略石油储备,就是IEA成员国按要求持有、相当于90天净进口量的石油储备,以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当国际能源市场发生重大供应中断事件时,IEA会集体释放战略油储备以平抑市场波动。

在当前情况下,是否真的需要动用战略储备,个人认为还有待进一步观察。目前全球市场,还没有发生大规模的供应中断。现在只是因为爆发了重大地缘政治危机,由此引发的制裁措施可能影响到俄罗斯原油的出口,相关心理预期就足够导致国际油价暴涨。

石油供应大规模中断尚未发生的情况下,仅因为油价大幅波动就讨论释放战略储备,历史上是有不同案例的,这类市场情况下有的国家会倾向释放战略油储备,有的倾向不释放。政府是否应该尽快入场强势干预市场运行,也有不同观点。

我个人认为当前市场格局还没有恶化到需要紧急释放战略油储备的严重程度,有关各方还需要观察局势发展,不要急于下结论。

王永中:西方国家释放原油战略储备是一种姿态,是向市场释放稳定国际原油价格的一种信号,短期内有助于抑制油价上涨压力。

但长期来看,各国释放的战略储备的量对于市场消费量来说,是比较少的。如果后续没有其他措施的话,它的效果是有限的。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63698.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