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警惕飙涨风险!

今年以来,国际油价持续上行,屡创近年新高。2月15日,Wind数据显示,伦敦商品交易所布油连续价格突破95美元,距每桶100美元大关仅一步之遥。

今年以来,国际油价持续上行,屡创近年新高。2月15日,Wind数据显示,伦敦商品交易所布油连续价格突破95美元,距每桶100美元大关仅一步之遥。受原油价格大幅波动影响,A股上市以来“跌跌不休”的中国石油股价连续大涨。在高油价助推下,全球通胀进一步加剧,引发各方担忧。

此番国际油价开启强势行情,催化剂是频繁上演的地缘政治冲突——俄乌冲突持续升级,市场担心俄罗斯因此受到经济制裁,进而影响原油市场供给;直接原因是供需失衡——油价变化要看主要生产国供给增长能否跟上全球需求增长速度。近期,一些国家放松新冠肺炎疫情管控措施导致原油需求增长,同时国际原油库存和闲置产能等两大关键指标都处于历史低位,造成供给增量不及预期;深层原因是全球能源转型,全球碳减排浪潮下,大型石油公司面临资产受困和政府新规趋严,许多国家削减了勘探预算,上游油气投资持续减少。未来若干年,油气行业都将缺乏充足投资,供不应求的局面将导致油气市场反复收紧。

从交通、工业到居民取暖,能源成本影响到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由于能量密度高、用途广泛、易于保存运输等因素,1964年石油超过煤炭成为世界头号能源来源。除了作为燃料广泛使用,石油还是化工行业的基础,为塑料、化肥、化妆品、药品和纺织品等各类商品提供原料。能否获得稳定且可负担的石油供应,直接影响一国制造业的全球竞争力。油价过快上涨将降低经济增速,加剧通货膨胀,甚至引发经济危机。碳中和目标下,与其他大宗商品相比,石油天然气价格大幅波动将长期存在,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最大不确定因素之一。对于中国而言,由于中长期合同保障,国际油价上涨短期影响有限,但我国对国际油气资源依赖度极高,且石油需求还在继续增长,中长期风险不容忽视。

长期来看,我国要切实保障能源安全,需大力推进无油化进程。原油属于不可再生资源,在全球能源转型的现实下,必须改变原油依赖的发展战略,避免走西方国家的老路,才能从根本上突破原油价格周期性波动的困扰。国际社会的去油化实践已有先例,十多年前,瑞典政府宣布,2020年以后,将完全摆脱对石油的依赖,成为全球第一个全面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无油国。

我国石油消费途径主要包括两个:约三分之二用于交通运输燃料,其余三分之一为工业生产原料。当前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为73%,意味着如果能在交通领域实现无油化,即可实现石油自给。要让交通领域脱碳,最廉价、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其电气化并确保电力来自零碳一次能源,同时在重型交通工具领域推广氢能和生物质燃料。据最新研究,如实行有效石油消费总量控制,我国石油消费可在2025年实现达峰,2050年完全实行自给。

当然,去油化并不意味着要在短期内“一刀切”。对于能源转型,很多人误认为清洁能源将很快取代化石能源,实际上这将是一个长达30年至50年甚至更长的过程。即使世界实现碳中和,也并不意味着化石燃料的终结,尤其是原料用能还离不开油气资源的保障。国际能源署此前预测,如果世界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其天然气和石油的使用量仍将相当于现在的近一半和大约四分之一。在去油化过程中,我国仍要注重煤炭和天然气利用,尤其是天然气作为较为清洁的过渡能源,增产潜力巨大,对外依存度相对原油较小。且我国煤层气、页岩气等非常规天然气资源非常丰富,具有很好的勘探开发前景。如果给予合理引导开发,有望缓解我国优质化石能源资源相对不足的局面。

在国内资源有限、供需缺口不断增大的形势下,进一步丰富进口来源。多元化海外油气资源获取方式,是提高我国油气供应保障度的战略选择。在两次石油危机后,主要石油消费国都认识到过度依赖单一地区资源的风险,积极实施多元化的石油获取战略。中亚、俄罗斯地区油气资源距离我国相对较近,且与我国政治关系友好,具有地缘优势,未来应重点加强与该区域国家的油气开发合作,同时加强海外能源资源运输渠道的多元化建设。此外,应注重油气资源进口贸易方式的多样性,增加长期供应合同占比,积极利用期货贸易方式,规避价格波动风险,增强对全球石油价格影响力。

(原标题《警惕国际油价飙涨风险》)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63963.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