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俄乌交战的能源冲击波

反复博弈拉锯斡旋,俄乌的矛盾也没能缓和半分。经过真真假假的舆论交锋,俄罗斯先是承认乌东两州独立,24日凌晨普京发表一篇长篇讲话后,俄罗斯军队开

反复博弈拉锯斡旋,俄乌的矛盾也没能缓和半分。 

经过真真假假的舆论交锋,俄罗斯先是承认乌东两州独立,24日凌晨普京发表一篇长篇讲话后,俄罗斯军队开进乌克兰。一场前途未卜的战争开启。 

旋即美国总统拜登称联合盟国发起对俄罗斯“毁灭性”制裁,冻结资产,禁止俄罗斯使用美元、英镑、欧元、日本等进行交易。俄罗斯部分银行被剔除出Swift,金融核弹级制裁落地。俄乌双方的战争还在持续,此前布伦特油价已经突破100美元/桶的价格,24日开盘欧洲TTF天然气价格飙升36%。 

双方的战事还没有结束,不断有欧洲国家采取行动支持乌克兰,也有国家断断续续提出追加对俄制裁,俄罗斯也多方回应。不过目前的制裁,除了德国在第一时间冻结北溪2号注册程序外,欧洲的制裁措施为能源交易网开一面。能源是俄罗斯欧洲关系中的重要内容,乌克兰是必不可少的过境国,能源过境是俄乌几次斗气的内容。 

俄罗斯是欧洲主要能源供应方,欧洲的能源很大比例来自俄罗斯。有西方学者戏称,俄罗斯在全球石油和天然气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可以说这个国家是一个大型加油站。近年来,在页岩革命的带动下,美国的油气产量快速增长,其对外政策的能源诉求开始增多。 

此前,美国已经游说中东国家、日本必要时给欧洲支援天然气。俄乌交战前景难料,我们盘点一下能源冲击波。 

俄欧洲能源关系,剪不断理还乱 

乌克兰局势未定,布伦特原油突破一百美元,是2015年以来高点,各种机构预计还会进一步上涨,2014年也是因为俄乌矛盾引起的克里米亚危机,国际油价一度涨至140美元。  

俄罗斯是名副其实的能源生产大国,原油日产量约为900万桶,全球石油日产量约为7800万桶。基准国际原油价格今年迄今已上涨约20%,过去23个月累计上涨约46%。 

截至2021年1月1日,俄罗斯剩余探明石油储量为1078亿桶,排名委内瑞拉、沙特阿拉伯、伊朗和伊拉克之后,位居世界第五,占世界剩余探明石油储量的6.2%;俄罗斯的剩余探明天然气储量更高,为37.4万亿立方米,世界第一,占世界剩余探明天然气储储量的19.9%。 

俄罗斯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天然气生产国。根据国际能源署2022年1月19日出版的《石油市场报告》,2021年12月,俄罗斯的石油产量为每天1125万桶,排名美国之后,世界第二,占世界石油总产量的11.41%。 

国际能源署2022年1月出版的《2022年第一季度天然气市场报告》显示,2021年俄罗斯的天然气产量为7610亿立方米,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位,占世界天然气总产量的18.46%。 

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占据很大份额。根据俄罗斯海关的统计数字,2021年俄罗斯出口石油2.3亿吨,仅次于沙特阿拉伯位居世界第二。2021年,俄罗斯天然气出口数量为2035亿立方米,世界第一。 

欧洲是俄罗斯油气的主要出口地区。从20世纪60和70年代起,苏联就通过管道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目前俄罗斯通过7条天然气管道向欧洲出口天然气。俄罗斯出口天然气的80%出口到欧洲。2020年,欧盟成员国合计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约为1526.5亿立方米,占欧盟总进口量的38%,相当于欧洲进口天然气超过三分之一来自俄罗斯。 

通过管道输送天然气,优势大、成本低,相比海运LNG更是受人青睐。 

石油也是如此,2020年俄罗斯石油出口的约48%流向了欧洲市场。这带来俄欧双方在能源领域的相互依赖。俄罗斯需要欧洲的能源市场获得收入,欧洲也需要俄罗斯的能源满足需要。 

欧盟经济大国德国是俄罗斯能源的主要市场,德国石油消费约31.5%和天然气消费约57%来源于俄罗斯。俄罗斯的能源出口也高度依赖德国,其中2020年俄罗斯石油出口的11%到了德国家,俄罗斯向欧洲出口的天然气中有25%左右流向德国。 

石油天然气行业是俄罗斯最重要的经济支柱,油气行业的总收入占俄罗斯财政收入约40%,俄罗斯出口收入的一半以上来源于油气。 

这也是德国在对俄制裁中总是犹豫不决的原因,即使已经宣布给乌克兰提供武器支持,并同意将俄罗斯剔除出SWIFT,但能源依然不在此列。长期占据俄德关系的北溪2号管道,也是为了避开传统的经乌克兰的天然气管道新建的。 

美国油气产量增长后,特朗普任上力推用美国LNG替代俄罗斯天然气,施压德国终止北溪2号。但这一动议,始终磕磕绊绊,毕竟能源替代并不那么容易。2021年欧洲能源危机,加上乌克兰战争,也许会加速这一进程。 

没有俄气,欧洲能否补上缺口 

欧洲2021年天然气消费量4800亿立方米,其中进口量约占总消费量的85%。根据咨询公司数据,2021年欧洲LNG交付量同比下降9%,至7720万吨,相当于1000亿方天然气。 

俄罗斯是欧洲天然气市场的最大进口来源。2019年,俄罗斯管道气占欧洲总消费量的35%(1790亿立方米),2020年下降到32%(1460亿立方米),2021年下降到31%(1420亿立方米)。俄罗斯的液化天然气(LNG)每年供应欧洲市场18-20亿立方米,占总量的4%。除了俄罗斯,挪威、北非(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和阿塞拜疆也通过管道向欧洲供气。 

按照以往的经验,苏联是在上世纪60/70年代开始向欧洲供气,至今从没有断供。在俄乌几次斗气时,供气量有影响,但没有发生过断气的情况。油气出口是俄罗斯外汇的来源之一,也涉及合约履行问题。 

但是假设极端情况,没有俄罗斯的天然气,或者俄罗斯天然气量减少,可以通过什么手段填补缺口? 

目前,俄罗斯之外的三类进口通道,都在满负荷运行。且气源地可以提供的增量气也非常有限。 

美国提倡的LNG替代方案也有不可行性。欧洲LNG接收站都在满负荷运行,意味着LNG进口也受限。而且LNG贸易还受到价格、运输的限制,如果要替代三分之一俄罗斯气,即大概500亿方计算,需要增加进口3600万吨左右LNG,相当于目前欧洲LNG进口量大约一半,约等于全球LNG贸易量的十分之一,增量部分可以排2021年全球LNG进口量第四位。 

目前欧洲的接收站设施已经满负荷运行,价格也处高位。新增这么大规模的LNG进口量,需要新建基础设施。如果真要LNG替代管道气,将继续抬高价格,且需要大量LNG接收站设施,短期内无法实现。唯一的结果,将是推动LNG价格不断上涨到天价。 

所以,短期内没有可能大规模替代俄气。俄欧双方不可能采取断供或弃用的措施,能源是双方谈判的一个筹码,但不太可能真正作为武器被使用。 

另一方面,LNG出口国的产能提升短期内无法实现。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2021年新增产能有限,也促成了价格不断上升。2022年新增产能陆续进入投资建设阶段,LNG领域产能建设前已经签订长约,市场机动量很少。 

欧洲国家可以加快能源替代,大规模发展新能源。短期内,可能利用各种能源,而不是孤注一掷非要在石油天然气上决出胜负。 

大宗商品冲击,如何收场 

俄罗斯在矿产资源、油气、金属和稀有气体领域也是主要供应方。这些领域也将冲击全球供应链。 

俄罗斯是一个庞大的铝生产国和主要出口国,年初至今,铝价上涨了约15%。2021年俄罗斯生产了大约370万吨铝,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的数据,全球铝产量约为6800万吨。 

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是重要的小麦生产国,俄罗斯每年大约生产8000万吨小麦,乌克兰的产量约为3300万吨。全球小麦产量每年超过7.75亿吨。俄乌的产量足以影响价格变动。 

BP的统计数据显示,俄罗斯2021年的天然气产量约为6390亿立方米,同期全球天然气产量约为3.854万亿立方米。 

俄乌关系紧张,也刺激替代产品的生产,改变了相应的市场格局。美国液化天然气(LNG)在欧洲市场的份额不断提高,2022年1月美国LNG出口量中约60%流向了欧洲,同比大幅增加10%左右。 

俄乌危机一定程度刺激了石油投资。荷兰计划把Groningen油气田的产量提高一倍,开采时间将持续到2026年,挪威Equinor的天然气产量增至创纪录水平,而且还有更多的产能。 

不过在碳中和的目标下,油气上游投资削减的趋势未变,未来油气的价格还会上涨。 

另外,在俄罗斯与西方的制裁对垒中,可能影响油气资产。目前埃克森美孚、bp、壳牌、道达尔以及日资公司在俄罗斯油气上游都有不小的投资。如果卷入冻结资产、没收等更过激的反应,可能演变成更严重的危机。 

金融制裁后,还涉及到跟俄罗斯贸易的支付难题。处理这些领域的贸易,需要时间形成新的模式。当然,替代生产商和替代资源蕴藏着的投资机会。 

目前,俄乌双方都表示出谈判的意愿。估计在谈判中,这些都会提及。哪一方都不想完全退出国际市场,相应的国际市场也是双方的谈判筹码。经过多年的制裁,美欧的制裁手段越来越少,俄罗斯也会利用这一点。 

考虑到中国大宗商品的对外依存度,还是要及早做好准备和预案,减少价格飙升的损失。迫切的还要积极应对美欧制裁俄罗斯带来的合规要求。 

还是期待战争早日收场。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64126.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