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中石化董事长马永生:加快CCUS产业链发展,加大废弃塑料及工业固废资源化利用 | 建言2022

今年全国两会,中国石化(SH:600028)将有17位代表、委员参会,其中包括全国政协委员5名、全国人大代表12名。煤气中毒博客()了解到,来自

今年全国两会,中国石化(SH:600028)将有17位代表、委员参会,其中包括全国政协委员5名、全国人大代表12名。

煤气中毒博客()了解到,来自中石化的代表、委员们提案主要涉及CCUS产业链、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绿色能源转型、加大科技投入等。

其中,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化董事长、党组书记马永生针对“加快CCUS产业链发展”及“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加大废弃塑料及工业固废资源化利用力度”两个方面进行了提案。

马永生建议,从加强CCUS产业顶层设计、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推动产业链示范及商业化应用、加快CCUS管网规划布局和集群基础设施建设、完善财税激励政策和法律法规体系五方面,为CCUS产业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助力我国“双碳”目标实现。

此外,马永生还建议加大废弃塑料及工业固废资源化利用,助力生态文明建设。“固体废物是放错位置的资源,化废物为资源、变‘包袱’为经济效益,是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的必由之路,也是生态文明建设的迫切需求。”

加快CCUS产业链发展

CCUS(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作为大规模减碳技术,可以有力助推我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

从国际看,2020年,全球利用CCUS实现碳封存规模约0.4亿吨,占碳排放总量的0.1%;国际能源署预测,全球利用CCUS减碳在2030、2035、2050年分别达16亿吨、40亿吨、76亿吨,占2020年全球碳排放总量的4.7%、11.8%、22.4%,CCUS技术在未来全球减排降碳中将扮演重要角色。

从国内看,中国工程院预测,2060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量为55.7亿吨标煤,其中化石能源消费占比仍有26.8%,将产生27.1亿吨CO2排放量,其中通过森林、草原、湿地等碳汇可抵消16~19亿吨,仍有10亿吨左右缺口。我国二氧化碳地质封存潜力巨大,且具备大规模捕集利用与封存的工程能力,2021中国CCUS年度报告显示,我国通过二氧化碳强化石油、天然气开采技术可封存二氧化碳约51亿吨、90亿吨,利用枯竭气藏可封存约153亿吨,而注入深部咸水层的封存潜力更大,通过CCUS补上缺口,将是我国实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技术选择。

马永生认为,总体看,我国CCUS正处于工业化示范阶段,与国际整体发展水平相当,但部分关键技术落后于国际先进水平,不同地区陆上封存潜力差异较大,且成本较高,亟需加快发展步伐,形成有效的产业化规模化经济利用。

马永生就“加快CCUS产业链发展”提交了提案。他建议从加强CCUS产业顶层设计、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推动CCUS产业链示范及商业化应用、加快CCUS管网规划布局和集群基础设施建设、完善财税激励政策和法律法规体系五方面,为CCUS产业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助力我国“双碳”目标实现。

一是加强CCUS产业顶层设计。建议国家层面制定CCUS总体发展规划,并将CCUS技术作为国家重大科技专项予以支持,搭建系统的政策框架体系,有序推动CCUS在石化、化工、电力、钢铁、水泥等行业应用。

二是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建议国家层面统筹产学研联合攻关,推进协同创新,围绕低浓度二氧化碳捕集、工业化利用、封存、碳汇计量等关键环节开展核心技术攻关,推动CCUS全产业链技术提升,尽快赶超国际先进水平。

三是推动CCUS产业链示范及商业化应用。支持能源化工等行业CCUS产业示范区建设,加速推进CCUS产业化集群建设,逐步将CCUS技术纳入能源、矿业的绿色发展技术支撑体系及战略性新兴产业序列;将CCUS项目列为公益性项目,畅通项目审批通道,简化审批流程。

四是加快CCUS管网规划布局和集群基础设施建设。加大相关基础设施投入,加强运输管网建设,建立合作共享机制,带动形成以管网设施和封存场地为基础的区域CCUS产业促进中心;完善融资渠道,设立政府专项财政资金,引导投资机构加大投资支持力度。

五是完善财税激励政策和法律法规体系。探索制定适合国情、面向碳中和目标的CCUS税收优惠和补贴激励政策,对利用和封存二氧化碳项目实施税收减免或碳减排补贴;制定完善CCUS行业规范、制度法规框架体系及技术规范,形成统一行业标准。

固体废物是放错位置的资源,应化废物为资源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和循环经济发展,在党的十九大等会议中强调加强固体废弃物和垃圾处置。特别是2021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在《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关于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等文件中,提出“建设资源综合利用基地,促进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加强大宗固废综合利用”“稳步推进‘无废城市’建设”等要求。

据统计,工业固废方面,“十三五”时期我国工业固废综合利用量约130亿吨。目前累计堆存约620亿吨、年新增堆存量超35亿吨,其中磷石膏、钢渣、化工渣等固废利用率较低。工业固废整体面临着产量巨大且地区发展不平衡、产业化转化率不高、配套政策和相关标准有待完善、综合利用项目投资压力大等问题。

废弃塑料方面,管理不当且缺少回收利用手段是塑料污染的主要原因,在我国垃圾场陈化垃圾中,废弃塑料存量约10亿吨,每年新生垃圾塑料超6000万吨且难以物理再生。每年若将2%填埋垃圾塑料及1/3新鲜废塑料化学法再生制成热解油,相当于新增一个胜利油田规模的轻质石蜡基大油田,有利于提高能源自给能力、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同时,与废塑料焚烧发电相比,废塑料化学循环制新塑料,碳减排接近50%,万元产值碳减排可达85%,且经济效益显著。

马永生认为,固体废物是放错位置的资源,化废物为资源、变“包袱”为经济效益,是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的必由之路,也是生态文明建设的迫切需求。当前,我国工业固废及废弃塑料循环利用效率不高,造成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亟待加快解决,助力生态文明建设。

对此,马永生围绕加大废弃塑料及工业固废资源化利用力度提出4条建议:

一是加快建立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体系。一方面加快推进绿色产品设计、传统行业绿色化改造,实现工业固废源头减量、过程控制和末端高效治理相结合,形成系统的减污降碳和循环利用模式。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加大统筹力度,支持大型工业企业,与掌握垃圾资源的市政部门建立废塑料供货关系,与快递、外卖、化妆品、食品、家电、汽车等塑料制品用户建立产业供需联盟,形成完整产业链,规范废塑料化学循环市场。

二是强化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科技支撑。开展工业固废综合利用技术产学研攻关,推广利用水泥、电力、化工、钢铁工艺装置协同处置工业固废;鼓励易回收、易再生塑料推广使用,降低废塑料化学循环难度及成本,并根据产品碳减排情况,对废塑料化学循环技术予以碳税优惠。

三是加速综合利用示范项目建设。建议围绕国家发展战略,提升重点区域、流域和重点类别工业固废的资源利用效率,鼓励大型集团企业参与示范工程建设,推动我国工业固废规模化集中化高值化利用。

四是完善引导监管政策和标准体系。出台引导资源转换、全产业链疏通、财税扶持、市场调控、鼓励废塑料化学循环等方面的政策,制定相关技术规范、产品标准,保障固废综合利用渠道和产品销路。同时,加快与废塑料化学循环生产过程安全环保及产品质量相关的标准、认证及法律法规的制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64189.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