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想要结束对俄气依赖,欧洲这口“气”咋补上?

乌克兰局势紧张,欧洲能源安全问题凸显。美国及包括欧洲多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采取制裁措施,施行全面封锁和孤立政策,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随时可能中断。如何确保安全稳定的能源和电力供应,防止出现大规模能源危机,成为欧洲必须考虑的问题。为此,欧盟委员会调整能源战略,将逐步减少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并计划在2030年前结束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

要在短期内寻找到足够的替代气源并非易事,持续攀升的能源价格也成为欧洲社会和普通家庭的沉重负担。“补气”已经是欧洲面临的首要难题。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石油、天然气和凝析气田3号综合气体处理站。(资料图片)
   

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欧洲天然气消费量约为4800亿立方米,约90%为进口。国际能源署数据显示,欧盟从俄罗斯进口1550亿立方米天然气,占欧盟天然气总进口量的45%左右,占欧盟天然气消费总量的近40%。俄气进入欧洲有4条主要管道线路:“北溪1号”管道经波罗的海到德国;亚马尔—欧洲管道经白俄罗斯和波兰到德国;乌克兰的各条管道通往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和波兰;土耳其管道(蓝溪和土溪)连接到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和匈牙利。此外,还有直接向波罗的海国家和芬兰的输气管道,“北溪2号”则暂停认证。

由此可见,俄罗斯能源供应对欧洲来说举足轻重。欧洲几乎不可能在短期内完全弥补俄罗斯天然气的空缺。根据欧盟委员会公布的应急预案,主要采取3项措施:一是从美国和卡塔尔等主要液化天然气生产国增加液化天然气进口量;二是加快绿色转型步伐,加大风能和太阳能等项目投资;三是提高能源使用效率,节约能源消耗等。欧委会希望由此减少并节省天然气使用量900亿立方米。

理论上,欧洲可以不惜代价找到替代气源。主要替代方法是大幅增加液化天然气进口、储气库提取,以及扩大北非、伊朗和阿塞拜疆等地天然气管道输送量等。但具体看,欧洲本地主要的天然气供应者挪威已经满负荷运行,管道输气达到每天3.9亿立方米;荷兰、英国、丹麦等生产商在短期内也无法增加产量,总之潜力都非常有限。北非管道也在高位运行,去年输气总量达到377亿立方米。

在液化天然气方面,几个月来欧盟已经大幅增加进口量,今年1月份净进口量达到创纪录的120亿立方米。由于欧洲需求急剧扩大,液化天然气价格近期飙升。美国从中获利不少,欧洲已连续3个月成为美国液化天然气最大出口市场。美国液化天然气在欧售价比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价格要高20%至30%左右。如果俄罗斯天然气供应中断,欧洲买家们必然争抢有限的液化天然气资源,这意味着欧洲天然气成本还将上升。目前,高昂的价格已经吸引原本供应亚洲的液化天然气流向欧洲。

德国首都柏林一家加油站。单宇琦摄(新华社)
   

库存过低是欧盟亟待解决的另一难题。截至到1月25日的统计数据显示,欧盟27国加上英国的天然气总储存量为427亿立方米,目前只占库存容量的41%,这是自2011年以来的最低库存,正常情况下能够维持67天的使用量。因此在进入夏天后,补充库存就非常重要,否则冬天取暖用电高峰将要入不敷出。

为此,欧委会正在准备一项立法,要求成员国确保在今年9月30日之前,将天然气平均储存率至少提高到80%的水平。此外,为保障天然气供应,欧盟成员国还将建立“战略天然气储备”机制。数据显示,欧盟总储存量可以达到1170亿立方米。但成员国间存储容量分布不均,主要集中在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荷兰等拥有大型储备设施的国家。欧盟计划加强基础设施建设,通过管道互联使所有成员国都能使用存储的天然气,这样可以大大缓解因局部供应紧张引发的市场恐慌。

欧洲频频陷入电力危机,其根源在于能源转型期存在结构性矛盾,高度依赖进口天然气。欧洲想要彻底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替代气源多样化是一个方面,继续大力发展清洁绿色能源则是长远之计。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呼吁加快绿色转型,并上升到战略高度来看待。欧盟要在2030年全面实施气候法,将风能和太阳能作为欧洲主要的用能来源。届时,欧盟国家的风电和光伏装机容量将在现有基础上翻三番,分别新增4.8亿千瓦和4.2亿千瓦,每年可节省17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消费。

此外,欧盟还将推动高排放行业转型,减少化石燃料使用,鼓励更多地使用氢能和清洁电力。可以说,大力推广电气化和加大对可再生能源投资,成为欧盟能源战略的必然政策选择。

(图片来源:veer图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