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价格何以飙升不休?

需求没有明显回暖,供应没有大的起伏,国内LNG挂牌价已悄然跳涨。唯一沾边的消息,各地经历了一轮低温天气。

国际上,在欧洲能源飙升的危机喧嚣后,气价高企抑制了消费,让延续多年的亚洲溢价几乎消失殆尽。国际上,欧洲LNG进口量掉头向下,欧美还在为北溪2号博弈拉锯。

乌克兰危机,被塑造成天然气市场格局改变的支点。美国给欧洲寻找各路新气源,盟友日本都表态在保证自身用气的前提下向欧洲供应LNG。欧洲则另有想法,先是认定天然气和核能的清洁能源地位,后有法国、德国不愿被人牵着鼻子走,奔走俄罗斯、乌克兰调停斡旋。

德国对北溪2号的态度与美国不完全一致,始终保持着微妙平衡的态势。俄罗斯在北溪2号未谈妥的情况下,新签协议每年增加100亿方输华天然气,满产后每年输华天然气近500亿方。与此同时,美国已成为中国进口LNG第二大来源地,中国也成为全球第一大天然气、LNG进口国。

天然气亚洲溢价渐渐消失,TTF和JKM价差多数时间都在2美元以内。中国国内LNG价格却开始上涨,部分挂牌价超过8000元。2021年至今,国内天然气价格走出了别样的行情:淡季高价,旺季触底,价格和供需出现很大的背离。

这其中是全球市场的重构,还是国内市场风格转换?该怎么认识市场走势?

需求不见旺 价格连续跳涨

国内天然气市场正在经历,没人能说清楚的风格转换。淡旺季的简单逻辑已经落伍。供暖季还没结束,短短几个月时间内,LNG价格就经历了以往几年的峰谷轮回。

2021年,天然气消费呈现淡季不淡、旺季不旺,甚至淡季旺、旺季淡的特点。去年初上一个供暖季结束后,LNG迅速涨至5000元以上,并徘徊在5000-6000元/吨的高位,并在本供暖季之前价格狂奔至8000元/吨左右,行业内哀鸿遍野,成本倒挂。

资源方组织的气源拍卖拍出高价,流拍接踵而至。临近春节,需求不旺,LNG价格连跌,部分LNG厂挂牌价跌破3000元。春节后,人们还没注意到的时候,价格开始跳涨,中间几经波折,至今最高挂牌价已经超过7000元,部分超过8000元,完成一个轮回。

不过需求并无明显好转。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3726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2.7%。考虑到2020年基数较低,这一数据还算可行。

具体到去年9-11月,表观消费量增速接连下滑。2021年9月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277.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0.5%。2021年10月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291.4亿立方米,同比增长8.8%。2021年11月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317.8亿立方米,同比增长6.9%。

这意味着消费增速放缓,尤其在各地限产后,更加明显。考虑到天然气消费增长的主力已经是发电、工商业用气,天然气消费增速与经济增速同步,也反映了局部电荒后,转而用煤的情况。

目前,也没见需求明显好转,但供需紧张的局面依然没有大的改观。上游资源方也反应国际市场的供需关系,改变投放策略,通过小批量高价竞拍逐步释放资源,目前多家资源方都竟拍出接近9元/方的高价,对标甚至超过进口LNG价格。

LNG更多受到国际市场影响,始终在高位徘徊。近期由于受到乌克兰危机影响,加上低温天气,价格不断上涨。国际价格则受到大宗商品的影响,尤其受油价已经接近100美元的影响,挡不住不断上涨的势头。

多因素叠加,出现市场的奇怪景象:需求没有明显增长,供应没有显著下滑,价格却节节高。

全球市场重塑 不确定性增加

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一大LNG进口国,2021年进口量7893万吨,折合1685亿立方米,占中国进口天然气总量的64.5%。中国LNG进口量超过日本、韩国,亚洲国家贡献了LNG全球贸易量的大部分。

亚洲国家还是全球LNG贸易增量的主要来源,南亚的印度、巴基斯坦,东南亚国家还处在能源替代的上升阶段。欧洲国家的总体消费量稳定在4500亿方左右的水平,这些国家都在推行进一步的清洁能源转型,对天然气的态度模棱两可,时有变化。

2021年,欧洲气价和储气水平成为全球天然气价格的决定因素,TTF价格一度冲至创记录的历史高位。随之,夹杂在日益复杂的美欧俄地缘政治关系中,欧洲的气价变得非常复杂。

一般的公开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欧洲通过管道从俄罗斯进口了1676亿立方米天然气,占欧洲管道气进口总量的38%;2020年欧洲从俄罗斯进口了172亿立方米LNG,占欧洲LNG进口总量的15%。

有常被人采用的数据显示,欧洲42%的天然气由俄罗斯供应。背后,美国通过各种渠道释放信息不断推动澳大利亚、日本等盟国向欧洲出售天然气,以替代万一对乌克兰发生极端情况的俄罗斯气。

与此同时,美国已经是全球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其LNG液厂项目占据新增产能的85%,随着新项目投产,美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LNG出口国。美国地理位置优越,距离欧洲、亚洲航行距离都较为适中。

随着美国LNG越来越多进入市场,全球天然气市场将会经历重塑。美国货将促使LNG流向重新调整,达到经济效益最大化。这个过程已经有5年多时间了,只是因为疫情拖延了周期。

即便如此,美国LNG已进入中国LNG进口量前十之列。欧洲国家2021年的天然气进口量普遍不升反降,这其中有高气价抑制需求的因素,也有欧洲国家对天然气一直以来模糊的态度。欧洲依然走在清洁能源替代的最前沿,按部就班的弃核,坚定替代化石能源。

欧洲的传统气源俄罗斯,也是新增产能的来源。俄罗斯通过管道气向欧洲供气,在与乌克兰龃龉不断后,修建北溪2号管线,完全投运后将成为欧洲主要输气管道。但北溪2号管道与乌克兰危机叠加,正成为双方谈判的焦点,其完全投运也是欧盟俄罗斯关系的晴雨表。

俄罗斯远东的天然气通过中俄东线向中国输气,双方已经签署最高负荷每年480亿立方米的输气量。俄罗斯在欧亚间的北极2号LNG项目1980万吨的产能,也在寻找买家。2021年中国多家企业都签署了北极2项目的长协。

新增产能进入市场,将大幅改变LNG的流向。现在的一些迹象可能不断发展成未来的格局。

2022年 LNG依然供不应求?

2022年中国春节过后,天然气价格陡然上升,按照目前趋势,可能冲击1万元/吨。近期LNG价格的波动,也创了LNG价格飙升最快的记录。

欧洲在度过了2021年能源危机后,冬天还没完全过去,已经在担忧储气量。俄气(Gazprom)2月19日称,欧洲地下储存设施中剩下不到5%夏季输送的天然气。欧洲地下储存设施的总占用率为32%。德国地下储存库空了超三分之二,法国空了近四分之三,乌克兰地下储存设施的占用率也处于最低水平。

按照目前的储气水平,有咨询机构预计欧洲储气库今年冬天很有可能以低库存迎接新的采气期。这意味着欧洲将决定是否继续从俄罗斯购气,如果要替代俄气,就要尽早规划。2月以来,欧洲国家轮番到莫斯科斡旋,能源供应也是重要议题之一。

显然,各国的想法不完全一样。另一方面,欧洲天然气缺口是否就能支撑2021年的高价,也没有足够的数据支持。目前欧洲TTF价格跟东北亚JKM价格也就是刚刚持平,欧洲的担忧多数针对地缘政治形势恶化的前景,而不是单纯的供需关系。

去年蔓延各国的能源紧张、价格高涨还有绿色发展的附加成本,各国政策宽松后,已经有改观。

按照ICIS的预测,2022年全球LNG需求量将达到3.89 亿吨,同比仅增长3.7%。中国进口量继续增长,日本、韩国进口LNG可能会下降,但依然引领进口。LNG的供给预计3.9 亿吨,考虑到运输过程的损耗,实际量3.85 亿吨。供需间有400万吨的缺口。

对于LNG供需缺口,一来要随着市场变化看实际情况,二来多大规模的缺口足以影响市场价格,影响幅度有多大,目前没有定论。全球有三分之一的LNG走现货贸易,其中绝大多数现货是在长协交易对手之间进行,价格走势更多是预期的反映。

美国Sabine Pass的第六条生产线2月已投产,Calcasieu Pass和莫桑比克的Coral South项目是今年值得关注的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天然气的全球一体化,金融工具也愈来愈多,LNG价格体现出更多金融属性。如果全球面对能源危机,适度调整能源转型的节奏,或许LNG和天然气就不会成为一个孤立的市场,也不会再脱离市场供需涨、涨、涨了。

不过,目前看各国都在坚定推行能源替代。已经造成上游投资不足,新增储量减少,价格飙升只是上游投资缩减未来产量增加有限的投射。如果这样,天然气价格还会继续飙涨,直到清洁能源完全支撑能源系统的那一天。

别忘了,全球都处在通货膨胀的大环境中。

(图片来源:veer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