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俄罗斯没把制裁“北溪2号管道”放在眼里?

针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总统令承认乌东两地区独立,美国和欧洲都只公布了有限范围的制裁措施,相对而言,德国决定暂停“北溪2号管道”的认证似乎是目前西方第一波制裁措施中最为严厉的举措。

然而,就连这个最严厉的措施,俄罗斯可能也不放在眼里。

2月24日,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克里姆林宫及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的三位知情人士称,我们确信俄罗斯可能对德国停止“北溪2号管道”认证的决心不屑一顾,它认为欧盟为实现能源多元化所做的努力将会失败。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德国在天然气这一块被俄罗斯拿捏的死死的。

而有可能替换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卡塔尔也表示,“欧洲30-40%的天然气供应来自俄罗斯,我认为在这方面没人可替代俄罗斯。很遗憾,我们尚没有如此数量的液化天然气供应。”

这就是为什么欧洲的制裁会毫无效果,除非欧洲准备好“经济自杀”,否则几乎无法对抗。

毫无疑问,目前“王牌掌握在俄罗斯手中”。

德国短时间根本无法摆脱俄罗斯天然气

俄罗斯认为,德国无法在短时间内替换俄罗斯汽油,甚至在随后的5-10年内也无法找到足够的替代品。

一位接触Gazprom的人士表示:“最好的策略是什么都不做,等待3到5年,等到德国人意识到其他任何方法都不起作用时,再把天然气输送到这里。”

虽然德国努力在2045年前实现碳中和,且德国总理肖尔茨这次誓言要让德国摆脱对天然气的依赖,但这么做的成本必然高昂,包括不得不从其他地方进口昂贵的液化天然气,这如果搁在十或十五年前,或许还是比较好的时机,当时石油和天然气价格很低,但现在天然气价格已经升至有重大负担的水平。

而在可再生能源转型方面,德国也还没到有底气的时候。

随着德国逐步淘汰核能和煤炭能源,汽油被视为通往可再生能源的桥梁,商业机构Zukunft Gas的负责人Timm Kehler表示:

“在未来10-15年,欧洲可能会消耗更多而不是更少的天然气。但欧洲的汽油制造业正在下滑,我们将看到欧洲日益扩大的进口缺口,而‘北溪- 2项目’将有助于缩小这一缺口。”

Kehler还批评德国当局未能实现电力进口多样化,例如建造一个终端来处理从卡塔尔等地进口的液化纯汽油,因为“德国没有为液化天然气终端的投资创造合适的条件来获得回报”。

德国经济研究所 (DIW) 的Claudia Kemfert则表示,德国在过去十年延迟了从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她说:

“到目前为止,可再生能源本可能占我们能源供应的80%,但相反,我们制定了一项有利于化石燃料特别是天然气的针对性政策。”

以往制裁结果表明,俄罗斯有能力承受相当大的经济损失

即使“北溪2号管道”被取消,这也不会对俄罗斯造成直接的经济打击,俄罗斯已经拥有通往欧洲的“北溪1号管道”和亚马尔天然气管道。

更何况事实证明,俄罗斯有能力承受相当大的经济损失,即使在针对家庭的情况下。

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美国、欧盟、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日本等盟国对俄罗斯实施了严厉制裁,包括制裁参与乌克兰战斗的个人和在克里米亚运营的公司,以及保护依赖俄罗斯进口的欧盟公司。

俄罗斯经济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遭受了重创,2014年和2015年进入了20年来最长的衰退期,但这其中也主要有国际油价下跌的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从2014年到2018年,油价下跌对俄罗斯经济的负面影响是制裁的三倍。当国际油价回升时,俄罗斯的GDP也随之回升。

此外,制裁也没有对普京的公众支持率造成太大影响,该比例从危机后的80%以上水平下降,但自2018年年中以来普遍保持在60%以上。俄罗斯自己的贸易制裁也并没有对欧盟出口商造成太大的持久损害,因为他们找到了其他市场。

并且通过外汇储备,俄罗斯金融市场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抵抗短期风险的影响。

据今日俄罗斯报道,根据俄罗斯央行上月发布的最新数据,截至今年1月16日,俄外汇储备激增了77亿美元,总储备量达到创纪录的6382亿美元。

(图片来源:veer图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