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后,俄罗斯天然气战略东移?

突然爆发的俄乌冲突加剧了近期全球天然气市场的动荡。早在2021年秋冬季,受极端天气和新冠疫情反复的影响,全球天然气供应出现大面积短缺现象,欧洲尤为突出,堪称能源短缺的“震中”。欧洲40%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过去十多年围绕天然气主题系列俄罗斯与欧洲的争端被演绎出来,天然气也一度成为俄罗斯应对欧洲经济制裁的武器。

2009年俄乌斗气殃及欧洲的冲突一度在国际上引起轩然大波,至今让人记忆犹新。十多年后的今天,俄乌冲突再度以极端的状况出现,天然气市场在2022年似乎又要迎来新的一场风雨。

天然气市场火上浇油

2021年天然气价格在欧洲暴涨是欧洲气荒的重要标志,欧洲缺气也一度波及到全球。2022年全球天然气供应预计还将呈紧平衡状态,从供给方面看,疫情导致的天然气投资短缺从产供储销多个方面限制了天然气供应,而天然气需求因为经济持续恢复持续增长,供需缺口继续有拉大趋势。目前英国、瑞典等欧洲部分国家已宣布放弃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以恢复经济,欧洲其他国家估计会予以仿效。天然气短缺在2022年初就已经有所表现。

年初欧洲天然气批发价格较2021年初同比增长4-5倍;气价上涨的同时电价也随之飙升,年初欧洲主要国家的电力均价已超过每兆瓦时300欧元,而2019年同期每兆瓦时低于50欧元。从储气环节看,欧洲的天然气储备也不足,目前整个欧洲天然气库存仅为满负荷水平的68%,应急能力不足。

目前来看,俄乌冲突毫无疑问会进一步加剧了天然气供应短缺的市场预期。随着对俄罗斯制裁的加剧,欧洲加快了寻求海外替代气源的步伐。近期欧洲先后与中东、美国、日本等国家磋商,寻求备用气源以应对不时之需。

就全球天然气市场而言,2022年将依旧不太平,欧洲依然是理论上的震中,对俄气的依赖使其难以摆脱来自俄罗斯的魔咒。欧洲各国除了要做到防患于未然,积极预防极端天气事件导致的气荒重现之外,还要预防俄乌冲突升级带来的人为天然气供应中断风险,压力较2021年还要大,整个天然气市场可以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短缺心理预期会进一步刺激投资,新形势将对天然气产业链产业投资带来新的影响和推动。

从气价方面看,依赖持续升温的俄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及供需紧平衡为整个年度国际天然气价格高位运行奠定了“基础”。油价的轨迹应该与气价轨迹同步,两者具有高度相关性。关于油气价格的互动,2021年一定程度上出现了气价对油价的拉动,主要表现在燃料油替代天然气发电对油价形成一定的拉升,2022年这种机制不排除再次出现,油价也将在高位中震荡之中。疫情以来的投资抑制导致石油产能不足与经济恢复拉动的需求增长形成反差是其基本面原因。

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产生连锁反应,导致俄罗斯与美国角逐欧洲天然气市场升温。美国与俄罗斯争夺欧洲市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在奥巴马、特朗普时期,美国就一直寻求扩大在欧洲的天然气市场份额,为自己的页岩气找出路。对俄罗斯修建北溪-2管道美国一直是屡加指责和干涉。

俄乌局势升温之后,欧洲基于供应中断风险预期开始寻求新气源,为美国借势进入欧洲市场提供了机会,拜登总统一度扬言要对北溪2管道采取措施。2021年在拜登新政等系列因素约束之下,美国的页岩油气产量平稳,没有出现随同油价上扬的水涨船高。到了2022年美国能源政策的重点之一是为页岩油气“松绑”,刺激页岩油气产量增长以平抑国际油价以控制通胀,同时借油价对俄罗斯实施“干预和制裁”。

美国的天然气消费充分,国内需求总体增量有限,增长的天然气产量需要发现市场,欧洲自然是其拓展的重点。可以据此判断,2022年俄罗斯和欧洲围绕欧洲市场的份额争夺可能趋向更加激烈。

俄罗斯需要考虑天然气战略东移

2021年北溪-2天然气管道建设冲破美国等利益相关方的重重阻力,在俄罗斯、德国、法国等国家的坚持和推动之下终于建成。俄罗斯希望借助于北溪-2进一步打破气源供应欧洲渠道单一,过渡依赖乌克兰从而受制于人的“短板”。同时俄罗斯希望通过北溪-2管道进一步巩固俄在欧洲市场优势。俄罗斯通过发展与其利益捆绑的欧洲伙伴,力保该管网的稳定性。所以尽管过程中有美国制裁以及乌克兰、捷克等国家的强烈反对,北溪-2管道还是得以如期建成。

但是从实际运行情况看,俄罗斯寄希望于通过北溪-2管道实现其战略目标的意图恐怕很难实现。即便抛开现在已经全面升级的俄乌冲突以及欧洲对俄罗斯的全面制裁来看,也有很多不确定因素。首先是欧洲内部国与国之间在发展天然气上存在迥异的态度;其次是主张发展天然气的国家内部不同派别也存在针对天然气的不同观点,这些差异化主张的存在会影响到天然气项目的大规模实施。

比如德国上一届政府是天然气的坚定支持者,但本届政府的政策就不同,上任之初对于北溪-2管道就给予了诸多限制。总体看,欧洲将天然气纳入可持续能源之后,天然气的地位进一步稳固,但指望天然气需求在欧洲大规模增长似乎并不现实,毕竟欧洲多数国家是发达国家且人口市场容量有限,同时欧洲工业化已经处于较高水平又一直不遗余力地发展新能源,这些因素导致欧洲对天然气的需求强度不会因为将天然气纳入可持续能源系列就增加许多。

俄罗斯天然气市场战略东移理论上有一定数量的合作伙伴选择,韩国、日本、中国以及亚洲其他国家都是重要贸易伙伴选择,但是比较而言中国的市场规模是最大的,也最集中。目前天然气在中国一次能源中的占比不足10%,与国际平均水平尚有较大差距,同时中国天然气及新能源替代煤炭空间巨大,且这个过程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从需求方面看,未来中国的城市化、工业化以及新型电力系统的建设将从多个方面拉动天然气的消费,天然气在居民生活、公共服务、交通、工业及电力领域皆有较大提升空间。特别是在电力领域,天然气应用空间有进一步拓展的可能。中国正在大力推进新型电力系统建设,新型电力系统虽强调以新能源为主,但对煤电、气电有重要调峰依赖,火电是新型电力系统稳定性的重要支撑,具有兜底保障功能。中国东北、西北、华北是我国风力资源、太阳能资源富集区,是未来新型电力系统建设的重点地区。

从近些年各类中央和地方政策信号看,我国在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的新能源电力建设主基调是争取又快又稳。若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可以考虑依托东线以及未来的西线在三北地区就近建设一批气电项目,与新能源电力形成一定比例的匹配关系,届时气电与储能及新型智能电网系统等共同支撑实现新能源系统稳定,从而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助力国家新型电力系统稳定继而支撑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的实现。俄气加快战略东移,中国理当是其重要发展伙伴,供应与需求高度匹配。

2022年初冬奥会期间俄气公司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CNPC)即签署了一份天然气长期供应合同,双方议定经由远东路线向中国新增供应天然气。协议落实后俄罗斯通过管线向中国输送的天然气总量将达到每年480亿立方米。据悉中俄目前还在规划一条通过蒙古的新天然气管道,该管道建成后俄罗斯对华天然气供应将增至近600亿立方米/年。

据统计,2021年俄罗斯向欧洲(包括土耳其)供应了约1780亿立方米天然气,目前对华天然气出口尚不足对欧天然气出口的1/4。但是根据俄官方规划,到2035年俄罗斯天然气年产量在8383亿至1.048万亿立方米之间,天然气年出口量在3300亿至4720亿立方米之间,届时俄罗斯天然气出口量将占到全球出口总量的26%-33%,天然气出口增量理论上的流向是中国。

全球天然气市场的重构期来临,2021年的极端天气以及新冠疫情反复是“催化剂”。2022年的俄乌冲突是新的催化剂,该事件将进一步强化欧洲寻求天然气供应多元化的决心,一旦多元化供气程度提升,欧洲气源结构就会相对固化,继而促使天然气生产大国俄罗斯下决心开辟新的亚太市场。总的看来,全球天然气市场将进入重整期,中俄天然气的合作将由此掀开新的一页。

(图片来源:veer图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