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俄乌战争冲击波:BP带头退股,国际石油巨头集体撤离俄罗斯

俄乌危机下,国际油气巨头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煤气中毒博客()获悉,2月27日,BP集团(US:BP)宣布退出在俄石油公司19.75%持股,据悉,股

俄乌危机下,国际油气巨头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煤气中毒博客()获悉,2月27日,BP集团(US:BP)宣布退出在俄石油公司19.75%持股,据悉,股份价值250亿美元。

此外,BP集团首席执行官伯纳德·鲁尼(BernardLooney)将辞去在俄石油公司的董事职务,并立即生效。

不仅如此,BP还将退出其在俄罗斯的其他业务,其中包括三家合资企业,其账面价值约为14亿美元。

BP作为国际上首屈一指的石油巨头,愿意用高代价,甚至结束在俄罗斯经营长达30年的业务,以表示对俄罗斯和乌克兰冲突的抗议。这具有极强的示范效应,更多油气公司跟随BP做出了同样选择,这将对俄罗斯油气开发甚至全球能源格局带来冲击。

一、BP在俄经营30年后分崩离析

早在30多年前,BP就已开始进入俄罗斯市场。

2012年10月22日,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下称“俄石油”)宣布,与BP和俄罗斯私人财团AAR达成协议,从两个大股东手中各购买其所持俄罗斯第3大油企秋明-BP公司(TNK-BP)50%的股权,收购总额约为550亿美元。

据路透社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称赞收购是“以合适的价格做了合适的交易”。这场收购案还被俄媒体称为“世纪交易”。

收购完成后,俄石油将掌握俄罗斯约4成产油量,而且其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将超过美国埃克森美孚,成为全球最大上市石油公司。

作为出售TNK-BP的回报,BP使用部分交易收益从俄罗斯政府手中购买了俄石油股份。交易完成后,BP持有俄石油19.75%的股份,成为仅次于俄罗斯政府的第2大股东。

俄乌战争的爆发,打破了双方“甜蜜”的合作,美国、欧盟国家集体对俄罗斯发起制裁,BP选择了“站队”。2月27日,BP宣布退出俄石油,并且开始售卖其持有的19.75%的股份,BP在俄罗斯长达30年的经营将清零。

虽然bp发布消息称,董事会认为这一决定符合公司所有股东的最佳长期利益,但损失也是实实在在和巨大的。俄石油的油气储量约占BP总储量的一半,产量占BP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剥离俄油19.75%的股份或将导致高达250亿美元的损失。

损失主要来自两部分,一部分是资产价值减值,即公允价值与帐面价值的差额,这块估计为140亿美元;另一部分是自2013年一直累积的外汇损益等损失,以往都反映在资产负债表中,随着股份出售,这笔损失在利润表一次性体现。

BP表示,由于出售了所持股份,由此产生的非现金支出在内的财务变化,将在5月份公布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中有所体现。

二、BP是被逼的吗?

BP在宣布退出俄石油这件事上,有自己的考量。

此前,有英国官员指责俄石油公司助长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很多人把BP退出俄石油归咎于迫于英国政府的巨大压力。这或许是一个重要原因,但实际上,BP更多的还有自己的利益考虑。

BP公司首席执行官鲁尼(BernardLooney)表示:“我对乌克兰局势的发展深感震惊和悲伤,我的心与所有受影响的人同在。这让我们从根本上重新思考BP在俄石油公司中的地位。”

BP主席赫尔格·隆德(HelgeLund)在一份声明中也阐述道:“BP在俄罗斯经营了30多年,与杰出的俄罗斯同事合作。然而,这次军事行动代表着根本性的变化。”

于是,BP董事会经过讨论后得出结论,俄石油公司的控股不再与BP的业务和战略保持一致,其与俄石油公司的合作无法继续,董事会决定退出BP在俄石油公司的股权,公司也不再支持BP代表在Rosneft董事会中担任职务。

同时,BP还将退出其与俄石油公司在俄罗斯的其他业务。未来一段时间,公司将继续遵守所有相关的国际贸易规则,审视调整相关情况。

虽然面临高额损失,BP依然对未来几年的财务表现充满信心。BP表示,2022年预计公司资本支出在140-150亿美元之间,2023到2025年将上升到140-160亿美元;根据BP预设,按照以每桶50-60美元的油价,公司到2025年期间将实现每股7-9%的EBIDA年复合增长率。

BP称,预计到2025年,每股普通股股息的年增长率约为4%,具体由其董事会每季度酌情决定。

三、更多国际石油公司紧跟其后

继BP宣布退出俄石油一天之后,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也宣布将启动从挪俄合资企业中退出股份的程序,同时将停止对在俄业务追加新投资。

作为第二个宣布退出俄罗斯的欧洲主要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挪威国家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德斯·奥佩达尔(AndersOpedal)说:“我们现在将停止对俄罗斯业务的新投资,并以符合我们价值观的方式退出合资企业。”

同日,壳牌也宣布,将退出其在俄罗斯的能源合资企业。

壳牌在官网发布声明表示,将退出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及相关实体的合资企业,包括其在萨哈林2号(Sakhalin-2)液化天然气设施中27.5%的股份、Salym石油开发公司和Gydan能源公司中各50%的股份。

甚至,壳牌还打算终止参与“北溪二号”管道项目。

壳牌首席执行官BenvanBeurden表示,壳牌将研究详细的商业影响,包括在遵守相关制裁下,确保欧洲和其他市场能源供应的重要性。

很显然,这是欧洲国家对俄制裁的一种手段,更是各家企业“政治正确”的选择。现在的疑问是,BP、挪威石油、壳牌的股份将出售给谁,也就是说谁将接手他们的股份?谁有能力来接手?

由于欧美对俄罗斯的全面制裁,现在很难在市场上找到另外一个买家接盘,总体来说可能会是三种情况,一是卖回给俄石油,这种可能性更大一点(当地时间2月28日,彭博社引援匿名消息人士称,BP可能会寻求以巨大的折扣卖回给俄石油)。二是卖给俄国财阀集团,三是就放手不要了,自负损失。

国际油气巨头集体退出,对俄罗斯将带来巨大冲击。

“像BP这样的国际石油公司未来真的比较彻底地撤出俄罗斯油气行业,整个俄罗斯的经济会更加的封闭和内卷,它跟国际上的互联互通就更少了。西方国家一些先进的管理经验、先进的技术,它就更难以获取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国际石油公司的大举撤出对俄罗斯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Agora能源转型论坛中国区总裁涂建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66036.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