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进军乌克兰:贝肯能源的起伏故事

3月10日,俄乌冲突进行到第15天。乌克兰最大的境外钻井公司贝肯能源(SZ:002828),终止了六天前连续三天的猛烈涨势,震荡下行,今日开盘微

3月10日,俄乌冲突进行到第15天。乌克兰最大的境外钻井公司贝肯能源(SZ:002828),终止了六天前连续三天的猛烈涨势,震荡下行,今日开盘微涨0.2%。 

作为新疆克拉玛依市第一家在主板上市的民营企业,贝肯能源第一次进军的海外市场就是乌克兰、第一次与“一带一路”发生联系也是通过乌克兰,这家出身新疆而后走到海外的企业,与乌克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国际油价和俄乌冲突的双重夹击下,贝肯能源的股价如一艘暴风雨中的小舟:冲突伊始,随着国际油价升高,股价也水涨船高;在乌项目一宣布暂时停工,股价立刻大跌;而转天的国际油价冲上7年半新高,贝肯能源又直接来了个涨停,创下一年来新高。 

而3月4日开始的下行走势似乎也在预期中:3月3日18:30,贝肯能源再次发布公告称,在乌项目何时可以恢复正常施工无法预计。 

▲2月24日-3月10日的分时线,跳水和涨停都来得很干脆 
 

市场上的小盘股一抓一大把,从事油气上游业务上市企业不在少数,海外业务布局乌克兰 的也有十数家,但集以上三点于一身的,大约只有贝肯能源一家。 

1995年,一个转折点 

在贝肯能源官网上的新闻中,自述其成立于2009年。 

但在公司的创始人、总经理及董事长陈平贵履历中,可以看到,其1989年6月至1995年8月新疆石油管理局钻井公司泥浆技术服务公司化验室副主任、主任、公司经理;1995年9月至2010年2月任贝肯工业总经理;2009年11月至今任贝肯能源董事长;2013年5月至今任贝肯能源总裁。 

1995年是陈平贵个人的转折点,卸下了中国石油新疆石油管理局一员的身份。1995年,也是贝肯的转折点,从贝肯工业到贝肯能源,至少,在字面上来看,是从单一性服务公司走向综合型能源公司的变化。 

在距离乌克兰首都基辅3000多公里的新疆克拉玛依市白碱滩区,有着在新疆石油管理局钻井公司多年工作经验的陈平贵,开始了新的征程。 

从瀚海拾贝到天南地北 

在媒体报道中,陈平原曾解释贝肯二字,有沙漠瀚海拾贝之意。的确,贝肯能源起初的服务对象、工程项目等,与沙漠紧紧相连: 

从北疆的克拉玛依油田,到南疆的塔里木油田,贝肯能源从生产钻井液助剂到进军钻井、定向、固井等系列工程服务,经验业绩良好。 

目前可查到的对外资料现实中,贝肯能源从2011年到2013年,营业收入和利润均有大幅度增长。 

          

但随着2014年的高油价的昙花一现,贝肯能源在接下来的三年内又开始断崖式下跌,利润缩水将近一半: 

         

低迷的国际油价对身处上游的贝肯能源造成了强大的冲击,此时,正在谋求上市的公司也意识到,仅靠传统业务,无法抵抗巨大的外部风险;只与中国石油在新疆的公司合作,也会陷入被动。 

2016年新年伊始,贝肯能源董事会作出决定,主动求变: 

要初步构建国内工程、制造板块、国际工程三个业务板块; 

进一步稳固传统市场,整合国内外部市场,积极拓展海外市场。 

换言之,就是在业务链上,横向拓展。在市场合作上,要向国内其它油田,乃至海外去发展。 

两件大事 

2017年,贝肯能源的官网发出了一条新闻,与时下的局势,有了微妙的联系——《披荆斩棘,勇闯乌克兰》。2017年6月27日贝肯能源中标乌克兰国家石油公司天然气钻井工程服务项目,合同额约3.99亿元人民币(未含税)。其中一个中标区块,就是如今局势相当紧张的Kharkiv(哈尔科夫)。 

同年10月29日,中国首趟“中国—乌克兰”货运国际班列正式开通,班列上所载即为贝肯能源的两台钻机及配套设备。 

2017年,乌克兰经济回升,GDP同比增长2.1%。中乌贸易搭乘“一带一路”的的东风,大幅度增长。据乌克兰海关统计,2017年,乌克兰与中国货物进出口额为76.4亿美元,增长17.7%。 

在这70多亿总额中,乌克兰主要从中国进口的是机电产品、贱金属及制品和化工产品。其中,机电产品进口25.7亿美元,增长30.7%,此外,运输设备进口额增幅较大,增长43.8%。 

局势的稳定、关系的融洽、通道的顺畅,为贝肯能源向外掘金提供了绝佳平台。 

此后,贝肯能源又与乌克兰国有企业天然气钻采公司UGV再次携手,在2018年4月,贝肯能源再次接到乌克兰天然气钻采公司(UGV)的中标通知书,此次合计中标金额约为1.15亿美元(含税),约合7.25亿元人民币(含税)。 

披荆斩棘的贝肯能源在乌克兰成绩单亮眼,在国内也取得了突破。也是在2018年,贝肯能源中标成为西南油气田的乙方单位,走出新疆,进军西南,和非常规油气开发领域。 

在这两件大事的加持下,贝肯能源在股市的表现不负众望,一路上涨:在当年5月创造了35.91元的高位,也是近4年来的最高价位。 

冲突再起,贝肯何去何从 

自去年年底就开始升温的俄乌冲突,让投资者们一窝蜂地涌入各个互动平台,不断向贝肯提问,或发出质疑,想要确认这家在乌克兰市场所占份额颇多的公司目前处境如何。 

目前,全年年报未出,我们或可从2021半年报中得到一些有用信息: 

公司现“四大市场”是四川盆地、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和海外乌克兰。2021年上半年,公司在乌克兰地区的销售收入达到1.55亿元,占公司营收比例为35.81%——从地区收入贡献来说,乌克兰可以说是贝肯能源的第一大区域市场。 

毛利率方面,2021年上半年,公司在乌克兰地区业务毛利率达28.52%,而同期公司在中国新疆北部地区、西南地区的业务毛利率分别是17.93%和21.36%。如此看来,贝肯能源在乌克兰地区业务的毛利率也是几大业务地区中最高的。 

尽管拓展市场、加强科研、积极走出去等方面,贝肯能源一直在努力,但目前看来,占比最高的利润来源依然是钻井收入,与上游的需求、油价的变动牢牢绑定。 

           

2月28日,贝肯能源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在乌克兰的部分作业项目由于客户现场人员撤离出现短暂停工情况。 

同日晚间,贝肯能源发布公告称,“具体恢复正常施工的时间将根据形势和客户要求作出安排。” 

3月3日,贝肯能源再次发布股票异常波动的公告表示,局势演变的不确定性,使公司的经营情况和未来发展仍然存在着许多风险和隐患。公司将密切关注本次后续发展情况,并对后续业务影响进行评估。 

雪上加霜的是,贝肯能源子公司贝肯能源乌克兰有限公司还有2.09亿的应收账款,账龄在2年以内,占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合计数的比例高达70.17%。 

早在俄乌冲突爆发前,贝肯能源在公告中曾作出风险提示,称公司在合同执行过程中可能遭受油价波动,政治环境动荡等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在还没完成综合性国际能源公司的宏图大业前,贝肯能源或许还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被项目所在国的局势和国际油价裹挟,起起伏伏。 

跨国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贝肯能源的经历无疑给所有进行跨国投资的企业上了一课,以油气勘探等上游为主营业务的中国公司,在境外投资时更应当注重地缘政治、所在国别情况所存在的那些隐藏风险。 

毕竟,富含能源的国家,一直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历史已经用血的教训给我们上过很多节课。 

2022年1月11日,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召开前夕,世界经济论坛曾发布《2022年全球风险报告》,报告中将地缘列为全球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在全球风险感知调查(GRPS)对全球近千名学界、商界、政界和社会人士的采访中,仅对地缘经济对抗、内部冲突这两项选择就超过了15%的投票率。 

         

在纳入中国商务部历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统计的63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有52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超过五千多位的各界代表人士选择了“5个未来两年对本国构成严重威胁”的风险,对于乌克兰的判断,经济、政治和环境问题排在了前三位。  

          

当前,新冠疫情仍在蔓延和反复,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叠加,各种不确定因素相互作用产生混合了新的安全威胁,将在中短期内延续。境外中资企业和在外人员,对风险事件和地缘冲突的关注或需再提升一个维度,同时增强风险预判与风险应对能力,来应对这复杂多变的迷雾局势。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66080.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