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悲剧:能源被寡头控制,老百姓有多惨?

俄乌冲突后,乌克兰能源供给大受影响。早在2月26日,乌克兰最大的煤电复合企业DTEK集团就发出警告,称该国的煤炭库存只能再坚持15到20天的时间

俄乌冲突后,乌克兰能源供给大受影响。

早在2月26日,乌克兰最大的煤电复合企业DTEK集团就发出警告,称该国的煤炭库存只能再坚持15到20天的时间。

乌克兰政府随后也表示,该国严重缺乏汽油。

是什么,导致能源大国乌克兰缺油少煤?

能源大国的悲哀

乌克兰是一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度。

尤其是煤炭、石油、天然气这三大化石能源,相当充沛。

先来看看煤炭。

截至2017年,乌克兰已探明的煤炭储量高达3387.3亿吨,排名世界第七,占全球煤炭储量的3.9%左右。

这些煤炭大多分布在西部的利沃夫-沃伦煤田和东部的顿巴斯煤田,为苏联时代的乌克兰建设东部重工业基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再来看看石油。

乌克兰的石油储量虽然比不上俄罗斯和许多中东国家,但也有49亿桶,比非洲的南苏丹(47亿桶)略多,足够乌克兰使用数十年。

即便是各方高度关注,被认为高度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乌克兰的储量也不低,超过1万亿立方米,这个储量在欧洲仅次于俄罗斯和挪威。

   乌克兰各州天然气储量分布
 

可以说,乌克兰是一个能源充沛的国家。

令人遗憾的是,乌克兰守着丰富的能源,却无法满足自身的需求,还得从海外进口,简直是拿着金饭碗要饭。

2021年,乌克兰产出了149万吨石油,2938万吨煤炭,并开采了198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同年,乌克兰消耗了1080万吨石油、3910万吨煤炭和268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2012-2021年乌克兰的天然气产量
  

这些数据表明,乌克兰存在巨大的能源缺口。

要想补足缺口,乌克兰便只能从海外采购能源。

根据乌克兰海关总署发布的资料显示,尽管煤炭资源丰富,但乌克兰还是在2021年进口了1950万吨、价值24.88亿美元的煤炭,约占全年消耗量的70%。

这其中,62%来自俄罗斯,20%来自美国,剩下的则来自南非、哈萨克斯坦和哥伦比亚等国。

  2021年乌克兰的煤炭进口状况
   

再来看看石油,乌克兰在2021年进口了约930吨石油,占该国石油消耗量的86%以上。

而在天然气方面,由于产量走低,乌克兰去年进口了7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约占总消耗量的26%左右。

这些天然气大多来自罗马尼亚、挪威和卡塔尔。有时候,为了弥补天然气的不足,乌克兰政府甚至要从同样油气资源匮乏的欧盟国家买二手天然气。

这些天然气,不少都来自老冤家俄罗斯。

在这种舍近求远的进口政策影响下,乌克兰的能源进口还要增加航运和管道的成本。

如此一来,能源价格自然也会水涨船高,最终导致老百姓不得不承受更昂贵的物价。

和平时代,这些海外能源还能正常抵达。但当乌克兰的安全形势恶化时,它们便很难通过危险重重的港口和领空顺利输送,让乌克兰无法解决燃眉之急。

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管道
   

最后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寡头的腐败

是什么原因让能源大国乌克兰沦落到这般田地呢?

原因无非以下几点。

第一个原因在于政局动荡,乌克兰的很多化石能源分布在东部地区。

2014年乌克兰丢失克里米亚的同时,也失去了该地区的4700万吨石油和1700多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储备。

2014年之后,发生在东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战争则对乌克兰东部的能源开采工作产生了安全威胁。

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原因,因为乌克兰政府控制的其他地区也有充沛的能源,如果能合理开发这些地区的能源,乌克兰也不会出现能源问题。

第二个原因,便是与寡头腐败有关了。

不管是开发油气,还是挖煤,都不可能直接“手动开采”。而是要聚集大量的机器、人力、钻井平台、矿井等生产要素。

这里面,少不了前期的投资和运行期间的维护,普通中小企业根本没有能力运作。

一般来说,只有资金雄厚的大企业和国有资本才能对此进行开发。

乌克兰本来就是欧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乌克兰政府本身也没有多少钱去投资。也正因为乌克兰政府没钱,他们非常希望私人资本与之合作,为开发能源贡献资金。

乌克兰2021年的财政预算收入变化,单位:格里夫纳
   

在乌克兰,有能力与国有能源企业合作,手握大量资产的,又往往是那些在政坛和商界呼风唤雨的寡头。

这些寡头,根本不想动用人力物力开发本土能源,而是直接利用手中的权力,进口倒卖能源。

一进一出,钱来得太快了。

比如,该国首富里纳特·阿克梅托夫通过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和海关的便利,不仅可以享受政府进口能源的补贴,还能享受关税的减免。

不仅如此,他还多次减持煤炭库存量,从而让市场上的煤电供给不足,炒高煤炭和电力价格。

阿克梅托夫
   

又比如,寡头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则更加猖獗,他通过乌克兰联合能源公司(Юнайтеденерджі)出资,以高于市场的价格从海外采购天然气和煤炭,然后再让联合能源公司低价卖给自己的私人公司,出售到乌克兰市场,从中牟取了40亿格里夫纳,约合1.36亿美元的收入。

联合能源公司是一家由乌克兰政府控股的国有企业。科洛莫伊斯基从国有资产中薅羊毛,赚得盆满钵满,却没有得到任何经济处罚。

图片乌克兰媒体对科洛莫伊斯基利用联合能源公司牟利的报道
  

然而,这些都还只是冰山一角,能源腐败的领域,除了老虎,还有苍蝇。

腐败盛行之下,乌克兰的许多能源公司却在面临亏损,不得不关闭一些本土的矿井和气田,甚至实行裁员,让能源产业工人下岗回家。

2021年,利沃夫煤炭工人发起要求支付工资的抗议活动
   

恶性循环。

最终,乌克兰空有金山,却不得不从海外买能源,一旦遇上国际冲突,就不得不看人脸色,蒙受巨大的损失。

尤其是俄乌关系的波折,让乌克兰在能源安全方面的问题展露无遗。

寡头之害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通过合作,获得了俄罗斯的廉价能源。俄罗斯也通过过境乌克兰的管道,将天然气销往欧洲各地。

然而,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发生后,随着俄乌关系愈发紧张,乌克兰的能源安全也变得危险起来。

俄乌战争中的坦克
   

乌克兰表示不再归还拖欠俄罗斯的天然气费用,并大力推动经济领域的“去俄化”。这也正是前面提到的乌克兰宁愿高价买二手天然气,也不向俄罗斯买气的原因之一。

而俄罗斯不仅多次停止向乌克兰供应天然气,还在2019年4月对乌克兰发起制裁,禁止向乌克兰出口石油,造成乌克兰一度陷入“油荒”。

欧洲各国对俄天然气的依赖度,乌克兰为零
 

为了应对能源不足的问题,从2014年开始,乌克兰便加大了从非俄海外国家购买能源的力度,并多次强调要提高本国能源产量,满足社会需求。

想要提高乌克兰的能源产量,又不可能绕过乌克兰寡头们控制的企业。

事实上,乌克兰的能源产业,早就被这些寡头渗透成了筛子。

前面提到的首富阿克梅托夫,正是DTEK集团的控股人,他在1995年便开始经营煤炭生意,还是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的金主之一,如今已经控制了乌克兰六成的煤电产能。

寡头平丘克,从90年代便靠着天然气和钢铁起家,成为了乌克兰的“冶金大王”,而他的岳父正是在该国执政十年的前总统库奇马。

至于那位科洛莫伊斯基,来头也不小。他是乌克兰国家石油公司的重要股东,其产业遍布能源、地产和金融多个板块。

他甚至在2014年组建了一支私人武装,一些媒体还认为他是乌克兰现任总统泽连斯基的金主。

科洛莫伊斯基(从右往左数第二个)和泽连斯基(中间)及其他人的合影
   

乌克兰要想解决能源问题,必须惩治腐败,铲除寡头的能源霸权。

这势必要触犯这些寡头的利益,甚至还有可能影响社会秩序。

然而,这些寡头势力庞大、手眼通天,别说铲除,动一分一毫都很难。

能源是一个国家经济的命脉。让寡头控制经济命脉,不仅葬送了人民的财富,还会让国家更加堕落。

能源不足,乌克兰议员号召农民收拾干粪取暖的报道
  

承担这些恶果的,终究还是乌克兰的普通民众。

(图片来源:veer图库)

关于作者: 佚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