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天然气产业异军突起

全球能源商品价格暴涨之际,行业研究机构雷斯塔能源指出,南非、尼日利亚、纳米比亚等非洲国家油气资源丰富,预计到2030年,非洲国家的天然气供应量很可能在当前基础上实现翻倍,为全球能源市场注入“新能量”。

多国蓄力开发

南非多位官员日前公开表示,南非将加大对油气领域的投资力度。

据南非石油署(PASA)首席能源部长Phindile Masangane透露,南非将加快海上油气资源开发,率先大力开发Luiperd天然气和凝析油区块,预计该国南部海域的油气藏有望于2026年正式投产,届时,南非的天然气将进入全球市场。

据了解,Luiperd区块由法国能源公司道达尔能源在2020年10月发现,有测算显示,该区域的产量能够满足至少4.5万桶/日的天然气液化产能。

除南非外,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纳米比亚、尼日利亚等国也相继公布了最新的油气开发计划。2月底,道达尔能源宣布在纳米比亚海岸的Orange盆地发现了轻质原油和伴生气资源,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目前该区域发现的油气资源总量超过了10亿桶原油当量。道达尔能源勘探业务高级副主席Kevin McLachlan指出,此次发现的纳米比亚海上油气资源初期勘探结果“颇为积极”。据了解,道达尔、卡塔尔能源、Impact油气公司以及纳米比亚国有能源公司NAMCOR都将参与纳米比亚油气资源开发。

根据雷斯塔能源发布的数据,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的潜在可采油气储量中,约有60%都位于深水区域,其中,莫桑比克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占区域内总量的52%左右,塞内加尔和毛里塔尼亚两国的天然气储量约占20%,坦桑尼亚、尼日利亚也有可观的天然气储量。除海上资源外,乌干达和肯尼亚的陆上Lokichar油气资源区也颇具开发潜力。

上游投资逆势增长

实际上,在油气上游开发领域,非洲国家早已“异军突起”。非洲能源商会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数据显示,2022年,非洲国家油气行业资本支出有望从2020年的225亿美元提升至300亿美元,到2024年,油气项目潜在资本支出水平更有望涨至490亿美元,成为全球少有的油气投资增长地区。

据了解,2014年非洲油气行业资本支出约为600亿美元,随后一路走低至2020年的225亿美元,然而,随着国际油价回升,非洲油气项目正逐步重启。

雷斯塔能源的数据显示,2021年,非洲油气新建项目的投资总额有望达到120亿美元,其中,深水油气投资额高达80亿美元,到2030年,油气行业新建项目的投资总额将达到400亿美元,其中,深水油气投资总额将达到240亿美元。

从目前非洲国家主要油气生产项目来看,由道达尔能源主导的莫桑比克Area 4 LNG项目预计拥有23亿桶原油当量的天然气储量,其中一、二期项目预计将于2028年投产。同样由道达尔能源运营的南非Brulpadda油田,储量预测为7.15亿桶原油当量。由bp运营的横跨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的海上Greater Tortue Ahmeyim浮式LNG项目的储量估计为3亿桶油当量。

全球天然气供应新支点

雷斯塔能源油气上游高级分析师Siva Prasad表示:“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的油气产量将显著增加,在陆上资源产量可观的情况下,海上油气资源、特别是深水区域的开发将让该地区的天然气产量快速增长。”

雷斯塔能源分析指出,此前,非洲国家油气资源开发力度不足,深水区域出产的天然气占比相对较低,2021年,非洲深水天然气日产量仅为12万桶原油当量,约占全部天然气产量的9%左右。但随着深海油气资源的不断发现,深水区域的天然气日产量有望飙升至100万桶原油当量,占比有望达到38%。另外,目前已经勘探发现的深水油气资源一旦开始生产,到2030年,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的天然气日产量预计将达到270万桶原油当量,较2021年的产量翻倍。

在全球化石燃料价格飙升之际,业界普遍认为,非洲丰富的天然气藏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缓和全球能源供应危机。

在近日举行的欧盟-非洲峰会上,欧洲多国领导人都表示,有可能加大非洲国家的天然气进口量。据欧洲媒体Euractiv报道,欧盟委员会副主席Margrethe Vestager与尼日利亚副总统Yemi Osinbajo已经达成一致,将“共同探索增加尼日利亚向欧盟供应LNG的所有可能性”。另外,据欧盟外交事务高级代表Josep Borrell透露,欧盟正与阿尔及利亚、埃及、莫桑比克等天然气生产国就能源出口事宜进行谈判。

不过,雷斯塔能源也提醒,虽然撒哈拉以南地区的深水油气项目潜力巨大,但开发仍存在一定风险。一方面,深水油气项目开发成本相对较高,另一方面,各大油气公司仍在控制支出水平,并致力于推动能源转型,因此,深水油气项目很可能面临挑战。

(图片来源:veer图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