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欧洲能源安全计划的“短板”:有限的液化天然气设施

就像自来水管道将水源输往千家万户一样,进口天然气同样也离不开最基本的两样东西:一是足够的气源,二是承载这些气源的运输工具及终端设施。自欧盟委员会

就像自来水管道将水源输往千家万户一样,进口天然气同样也离不开最基本的两样东西:一是足够的气源,二是承载这些气源的运输工具及终端设施。

自欧盟委员会本月上旬提出能源安全计划,拟在今年削减2/3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需求以来,欧盟国家一直在争先恐后地寻找新的气源。

目前欧盟已和澳大利亚以及卡塔尔签订了长期供应协议,上周五还与美国达成了大额天然气协议,将帮助欧盟今年从美国额外获得至少150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LNG),预计未来还会增加。

据彭博估算,如果美国、卡塔尔和澳大利亚等国加快生产,2022年全球LNG产量有望达到4.528亿吨,理论上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的1.18亿吨LNG有望找到替代品。

不过,由于国际能源市场上倾向于签订长期协议,欧盟若想获得额外订单,就要从有限的现货市场上购买,而这还没有考虑到成本。彭博根据LNG每周的运输量测算,当前有70%的LNG订单留给了长期客户,仅有30%的订单在LNG现货市场上出售。

也就是说,除俄罗斯以外,全球是否有足够的气源来满足欧洲的天然气需求仍存在疑问,尽管如此,分析师表示,即便有足够数量的LNG,欧洲有限的液化天然气接收设施,也可能成为欧盟谋求能源安全的一个更关键的瓶颈。

海上终端提供了一个更快的选项 但建设也需要时间

通常,液化天然气由船舶通过海上运抵购买方,输入岸上的接收终端。如今,一种带有热交换器的液化天然气油轮,也作为海上终端向岸上供应天然气的专用船舶——LNG浮动储存和再气化装置(FSRU),正受到欧盟国家的更大重视。

这是因为尽管欧洲拥有再气化1700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的基础设施,但大部分闲置产能位于伊比利亚半岛,该岛没有足够的管道将供应进一步向北输送。要想获得供应,欧洲还需要重新配置管道路线,建立连接,将天然气从沿海港口输送到欧洲大陆内陆的需求中心。

另一方面,陆上LNG进口终端至少需要五年时间才能建成,而且成本高昂。而FSRU——每一个通常每年可以进口大约50亿立方米——安装起来更便宜,也更快。

但是,尽管安装速度更快,FSRU仍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安装完毕。行业数据显示,全球供应链紧缩可能会导致进一步的延迟。

没有LNG进口终端的德国,正在研究在北海和波罗的海可能的位置建设三个FSRU,预计容量为270亿立方米,第一个FSRU将于今年开始运营。

但能源和航运经纪公司Poten & Partners的商业情报主管Jason Feer预测,德国首个FSRU在2024年之前不会建成并投入使用。

备用船只也少之又少。总部位于百慕大的FSRU所有者Golar LNG 的首席执行官Karl Fredrik Staubo估计,在全球约50艘FSRU船队中,今年只有五艘船可用,其中三艘可能会解除合同。

但并非这几艘都适用于北欧,因为低于10摄氏度的海水对于某些船舶使用的热交换系统来说太冷了(FSRU使用海水将超冷液化天然气转化为天然气)。

此外,据业内人士透露,自乌克兰危机以来,FSRU的租船费用至少增加了50%,达到每天15万至18万美元。能源研究机构Rystad Energy估计,租用FSRU每年需要4000万至6000万美元。

据英国《金融时报》,咨询公司FSRU Solutions的董事总经理Gordon Milne表示:“企业正处于(对FSRU)的竞购战中。”

对液化天然气及其进口所需的FSRU的竞争加剧,可能会让斯里兰卡、巴西和巴拿马等较贫穷的潜在液化天然气进口国望而却步,转而转向污染更重的燃料。位于奥斯陆的BW LNG的董事总经理Yngvil Asheim表示:

“欧洲可能会加速绿色转型,但世界其他地区和亚洲会发生什么?以这样的价格,他们会多烧煤。”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69382.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