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化工

“雪松系”百亿纾困计划生变:齐翔腾达控股权变更暂停

十年前,发生在齐翔腾达(维权)身上的旧案,导致“雪松系”百亿级纾困计划生变。齐翔腾达是张劲资本梦开始的地方,在巨额理财兑付逾期的压力之下,他不得

十年前,发生在齐翔腾达(维权)身上的旧案,导致“雪松系”百亿级纾困计划生变。

齐翔腾达是张劲资本梦开始的地方,在巨额理财兑付逾期的压力之下,他不得不暂时中断梦想,出让齐翔腾达的控制权筹资。

只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卖,什么时候才能卖出去,谁也说不清楚。

纾困添变数

“雪松系”掌门人张劲,希望通过让渡上市公司齐翔腾达(SZ:002408)控制权,以缓解资金危机的计划横生变数。

3月7日,齐翔腾达公告,控股股东齐翔集团及一致行动人雪松实业,正筹划控制权变更,交易对方系专业投资管理机构。交易顺利达成,雪松控股或可获得百亿资金纾困。

昨日,一则不好的消息传来。

齐翔集团收到证监会山东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按照相关规定,该集团在6个月内,不能直接转让上市公司股权。目前,齐翔集团等正在与收购方磋商其他控制权变更方案,相关手续审批能否通过、何时通过存在不确定性。

到底是什么打乱了张老板的计划?

这是一桩十年前的旧案。

2013年9月2日至2015年11月27日、2014年4月29日至2015年11月27日,齐翔集团分别借用“淄博九圣化工有限公司”账户和“丹东明珠特种树脂有限公司”账户买卖“齐翔腾达”“双杰电气”等9支股票累计成交金额4.04亿元;融券回购和融券购回“R-001”“GC001”累计成交金额99.09亿元……

上述借用账户进行证券交易的行为,由时任齐翔集团法人代表、董事长、总经理车成聚决策,资金来源于齐翔集团。

该行为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证监会山东监管局决定对齐翔集团给予警告,并罚款50万元。

另外,齐翔集团、车成聚等,作为齐翔腾达并购齐鲁科力事项的内幕知情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通过相关账户交易齐翔腾达39万股,获利257.14万元。

就此,证监会山东监管局决定没收齐翔集团违法所得,并处以罚款771.41万元,同时,车成聚等相关个人,均被处以警告并罚款。

以上这些违法行为,均发生在张劲入主齐翔腾达之前,因此而影响雪松系的资本运作,张老板着实会有点冤。

昨日,齐翔腾达股价高开低走,以9.13元/股收盘,跌2.04%。

48亿造梦

齐翔腾达是张劲的资本梦开始的地方。

齐翔集团是持有齐翔腾达52.37%股权(收购时)的控股股东。2016年11月,张劲控制的雪松实业,以约48亿元现金,从该集团48名自然人股东手中,收购80%股权,齐翔腾达实际控制人由车成聚变为张劲。交易折算成上市公司股份,约为6.48元/股,较停牌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溢价约48%。

广州富豪入主齐翔腾达,受到资本市场的强烈追捧。公司股票在2016年11月14日复牌后,曾连续拉出4个涨停板,短短几天就攀上9.43元的高位,张劲一举浮盈超过20亿元。

齐翔腾达是位于山东淄博的一家大型化工企业,2016年,公司生产各类化工产品首次超过100万吨,其中甲乙酮产销均位于全球首位,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46%、出口量更是占国内出口份额的73%。当年,公司实现58.75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72.83%,达到5.03亿元。

张劲入主上市公司后,除了稳固原有化工业务之外,第一时间导入了自己擅长的供应链业务。

2017年,投资设立齐翔腾达供应链公司,当年即贡献营业收入127.03亿元,对公司营收贡献超过50%,超过原有化工业务,成为齐翔腾达的第一大业务板块。

供应链业务的特点是交易规模大,但盈利能力较弱。齐翔腾达介入该业务之初,毛利率基本只能维持在1%左右。

不过,随着业务规模的逐年提升,供应链的毛利率在2020年已接近2%,直接推动公司当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57.25%至9.76亿元。

2021年1月18日和19日,齐翔集团分别通过大宗交易,以7.44元/股和7.97元/股减持上市公司股份,合计套现约2.9亿元。当年2月,齐翔集团及一致行动人,又以8.46元/股均价,减持上司公司1.80%股权,套现2.7亿元。

截至2021年12月,齐翔集团及一致行动人君凯投资、雪松实业,已质押40.13%齐翔腾达股权,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86.16%。

据相关公告,齐翔腾达等,在2022年到期的股权质押对应的融资余额超过41亿元。

张劲其人

作为曾经的广州首富、掌控着世界500强企业雪松控股,张劲最近一年多来,屡屡陷入资金黑洞。据媒体报道,雪松旗下约200亿元理财产品无法兑付,牵涉到无数家庭。

卖资产堵窟窿,是张劲唯一的选择。

曾经的雪松控股,是何等风光,一度想要对标全球大宗交易巨头嘉能可。张劲曾喊出“3个万亿”宏伟目标——万亿销售额、万亿资产、万亿市值。

如今,雪松这栋大楼摇摇欲坠。

张劲拥有传奇的经历,几乎在人生的每个时间点上,都踩对了时代的步点。

他1993年毕业于深圳大学金融系,大学期间,他就牛刀小试,投身股市赚到了一大笔钱。

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他就像未卜先知,果断从股市抽身,将资金投入到楼市。当时,很多人恐慌性抛售房产,张劲趁机抄底,借道进入地产业。

这正是中国房地产行业的萌芽期,碧桂园、龙湖等房地产企业,都在前后相继成立,迎接中国住房商品化的时代。

1997年,雪松控股的前身君华集团成立,操盘的第一个大项目,是位于广州的烂尾楼华达山庄,将其打造成为“江南世家”别墅区,一举在地产行业站稳了脚跟。

不过,雪松控股并没有All in房地产,张劲更信奉“水密舱模式”,不将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雪松控股从地产切入建筑原材料,随后挺进大宗商品交易行业,并转型为供应链综合服务商。

2014年,大宗商品交易进入下行周期,行业加速洗牌,雪松一跃成为行业头部玩家。

根据雪松控股官网,经过20多年发展,公司已成为涵盖大宗商品、化工、产业投资、金融等业务为一体的大型集团。在2016年和2017年,合计耗资90亿元,拿下齐翔腾达和希努尔(现为雪松发展(维权))控制权。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张劲所推崇的“水密舱模式”,并没有让雪松控股在危机突袭之时,给自己太多缓冲的机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70157.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