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能源汽车

零跑都过万了,留给蔚来的时间不多了

4月1日,新造车们的成绩单如期而至。在刚刚过去的3月中,适逢传统意义上的销量淡季,再叠加疫情、原材料涨价等因素,成绩单还未出炉,车企老板们便叫苦

4月1日,新造车们的成绩单如期而至。

在刚刚过去的3月中,适逢传统意义上的销量淡季,再叠加疫情、原材料涨价等因素,成绩单还未出炉,车企老板们便叫苦连连,预告了这场并不好打的月度销量战。

不过从结果来看,各家仍斩获不少,新造车的座次排位也再度发生变化。其中,小鹏以15414辆成绩喜提新造车销冠,早早公布成绩的哪吒汽车则凭借12026辆再度挺进三强,最后一个席位被理想以11034辆销量拿下。

值得一提的是,新造车万辆阵营中又多了一员。零跑汽车交付量环比增长193%,达到10059辆,位居第四。

虽然3月份的生产制造端承受着供应和成本压力,但在特斯拉以一周三连涨的节奏拉开了新一轮涨价潮的序幕后,几乎所有的新能源车企全都跟进完成了本轮幅度不小的涨价,潜在车主们也在月末上演了一场“买跌不买涨”的抢单潮。

这也意味着,新的一月,愈发激烈的排位赛更值得期待了。

不好打的3月销量战

作为第一个交作业的选手,极氪的成绩单并不算亮眼。

受疫情与芯片供应影响,3月极氪001交付量为1795辆,环比降幅近4成。但极氪表示,随着3月底新一批核心零部件陆续到货,预计4月生产和交付情况“将会得到明显提升”。

自2021年下半年多次失守冠军位的老大哥蔚来,仍未完全恢复元气。

相较于2月,蔚来3月交付量有所起色,达9985辆,同比增长37.6%,但仍不及小鹏和理想。2022年第一季度,蔚来交付量为25768,相较理想仍有5948辆的差距。

“2021年是蔚来的新品空窗期,有购买意向的用户大多会优先考虑下定新品”,一位蔚来销售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官方数据显示,首款轿车ET7在3月28日开启交付后,四天时间已交付163辆。

不过在造车新势力中,蔚来率先逼近20万辆大关。截至2022年3月底,蔚来累计交付19.28万辆电动车,小鹏紧随其后,超过17万辆,理想为15.58万辆。

来源:未来汽车日报制图
        

但论月交付量,在“蔚小理”三兄弟中,小鹏和理想一直都发挥比较稳定。

在2021年财报电话会中,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透露,今年2月下旬以及3月中上旬,新增订单已迅速恢复到去年12月的旺季水平,“3月交付量接近去年的峰值”。

成绩也如预期所言。今年3月,小鹏汽车以15414辆,坐上排位赛冠军的宝座。其中P7是当之无愧的顶梁柱,3月交付量达9183辆,占比总销量近6成;小鹏P5在3月交付4398辆。

“为了加速交付在手订单,以及今年新增的订单,我们在春节期间完成了肇庆工厂的技术改造。”小鹏表示。

理想汽车的理想ONE则延续了强大的爆款产品力,交付量再次破万,达11034辆,同比增长125.2%。2022年第一季度,理想汽车累计交付3.17万辆,同比增长152.1%。

即便单月过万辆的成绩已经算得上出色,但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仍表示,“长三角疫情导致部分零部件供应短缺,生产受到牵连”。

3月26日,在参加活动时,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曾大倒苦水,“疫情影响多个汽车产业链重镇,全国多地产生局部封锁,这对汽车产业链是巨大的打击。”

在艰难的供应链环境下,也有“黑马”上演了一出逆袭的桥段。

今年3月,零跑汽车也加入单月过万辆的阵营,交付量达到10059辆,环比增长193%。这也是零跑历史以来最好的成绩。

目前,零跑主要有三款在售车型,包括轿跑S01、微型车T03,以及中型SUV S11。其中,补贴后价格在6.9万-8.5万元的T03 ,是零跑的“销量担当”。2021年,T03销量占比总销量近80%。

对于销量的上涨,零跑一家体验店店长肖磊向未来汽车日报解释称,“主要是因为产能提升了,本身每月的订单不愁,就是订货周期太长。”

零跑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底,零跑共有22536张C11订单,当年交付了其中的3965辆,至少还有2- 4万辆C11未交付。“通过调整生产线、扩大金华工厂的生产能力,金华工厂3月产能超过1万辆。在此前,月产能是现在的60%左右。”

而在供应链方面,自去年12月零跑创始人朱江明从大华离职后,“老板亲自抓生产”,在芯片荒面前,“零跑自研芯片也有一定优势”,肖磊认为。

继1月交付量冲破万辆后,专注于“为人民造车”的哪吒交付量继续爬升。

3月,哪吒汽车交付量再次跨过万辆的基准线,达到10059辆,同比增长270%。而早在2021年,哪吒汽车便多次夺得亚军位置,蔚小理都曾被其超越,开启逆袭攻势。

在哪吒汽车CEO张勇看来,销量能够大幅攀升的主要原因就是性价比。“6万到8万、10到15万区间纯电SUV(市场),我们都做到了性价比第一。”

然而,对于哪吒的销量逆袭,张勇的表现却格外清醒,“短暂地超越没有意义,(哪吒交付量)只有是理想的3倍才能说比它强”。

二季度会好吗?

如今站在2022年二季度的起点,很多问题似乎并未有好转。

继长春封城长达20多天后,上海也在近日宣布进入“停摆”状态。作为两座集聚了众多零部件企业和车企的城市,大面积的封控无疑给汽车业带来不小的影响。这一点蔚来总裁秦力洪也感触颇深,“上海交付中心已经熄火好几天了,会一直持续到清明后。”

“目前工厂供应链紧张,近四天存在一定减产,预计再过三天可以恢复。”3月31日,接近蔚来合肥工厂的消息人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

生产制造端在努力将损失降到最低。相比之下,销售端则陷入了完全停滞的状态,上海的线下门店几乎全都被封闭管理。

不止于此,从2020年便开始的缺芯危机至今仍未消解。“芯片依然是个洼地”,秦力洪如此形容。在3月25日的财报电话会上,蔚来创始人李斌解释称,蔚来当下面临的是基础性芯片波动的问题,“如果缺少这些芯片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生产车,当然会有替代料的方法去做,但这样会搞得复杂一点”。

原材料涨价带来的影响则直接让车企“伤筋动骨”,新能源车企几乎全都完成了本轮涨幅不小的调价。理想CEO李想曾表示,“二季度电池成本上涨的幅度将非常离谱”。李斌则呼吁上游原材料厂商,“要从长期利益出发,不要作个人投机性的涨价”。

即便困难重重,但从二季度开始,新造车也进入了今年最为关键的时刻。从产品规划上来看,不少新造车都将今年推新车的时间定在今年4月。而在特斯拉处于空窗期的2022年,无疑给新造车们提供了赶超的机会。

在卖过10万辆生死线后,新造车们纷纷寻找新的突破口,并开始进入对方的赛道。

3月28日,随着ET7开启交付,蔚来的“产品大年”也正式拉开帷幕。除了在5月发布 ES8、ES6、EC6的2022年度改款车型,到2022年三季度,蔚来还会交付基于NT2.0平台的另外两款产品ET5和ES7。

蔚来ET7和ET5定位均为轿车,ES7定位为大五座SUV,新的产品组合承担着开辟新市场的重任。其中,ET5的价格下探,是蔚来旗下最便宜的车型。采用BaaS方案售价的ET7(36.666万元起)也来到了小鹏P7的价格区间(23.99万-42.99万元)。

券商也给予蔚来更高的预期。华西证券称,预计蔚来2022年销量为19.3万辆,现有车型换代和ET5切入走量市场,预计蔚来2023年有望进入更强的产品周期。

小鹏则将船头驶向中大型SUV市场,而这正是蔚来ES6、理想ONE所在的领域。

作为小鹏汽车第四款车型,在2021年广州车展亮相的小鹏G9,肩负着小鹏走高端路线的决心。按照规划,G9将在今年第三季度启动交付。“短期内,小鹏G9的交付量预期将接近小鹏P7的水平。”2021年财报电话会,小鹏汽车总裁顾宏地预测。

“智能驾驶、高续航以及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定价,是小鹏汽车中长期销量增长的关键。”华泰证劵分析称。2022年,小鹏将会继续强化这一标签。据何小鹏介绍,今年下半年,小鹏将开放城市NGP功能。

来源:未来汽车日报制图
         

作为唯一一家仅靠一款车型“打天下”的车企,理想也有了新的规划。第二款新车理想L9将在4月16日首发亮相,三季度开始交付。随着理想L9的到来,理想的销量规模有望进一步扩大。

二线新势力同样规划了新车型。威马旗下首款轿车威马M7,将于2022年量产交付,新车搭载三颗固态激光雷达,NEDC续航里程达700km。哪吒S将于第三季度进行量产;零跑旗下代号为C01的轿车也有望于2022年上半年首发亮相。这三款车将一起向高端轿车市场发起挑战。

随着产品序列逐渐丰富,各家也提出更高的目标。小鹏汽车计划2022年交付25万辆新车,并向30万辆冲击。凭借单款车型在2021年交付逼近十万大关的理想汽车,虽未提出具体的销量目标,但也表示“2022年将是理想汽车整体增长非常重要的一年”。

不过想要赢并不容易。以小鹏为例,2022年Q1,小鹏汽车的交付量为3.46万辆,仅占全年最低销量目标的13.84%。要完成25万辆目标,剩下的9个月,小鹏需要维持超2万辆的交付水平,并不轻松。

从整个市场来看,2022年的新能源车市仍值得期待。据乘联会预计,2022年,新能源车销量突破600万辆,渗透率达22%。“且战且走”,秦力洪感叹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70322.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