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电力

煤电利润丰厚 但复苏仍受到可再生能源限制

随着煤炭和褐煤发电厂迎来意外之财,欧洲煤炭的短期前景比去年更光明。然而,尽管欧洲煤电当下的经济性良好且政策环境乐观,但对全球进口的高度依赖及存量

随着煤炭和褐煤发电厂迎来意外之财,欧洲煤炭的短期前景比去年更光明。然而,尽管欧洲煤电当下的经济性良好且政策环境乐观,但对全球进口的高度依赖及存量发电资产的老化问题都使其难以适应可再生能源比例不断增加的欧洲电网,长期前景依然黯淡。 

         

欧洲各国政府正在竭尽所能保护当地消费者免受高电价的影响,并在减少俄罗斯天然气进口量的同时保障能源安全,其中很多国家均视煤炭为简单答案。 

法国增加了存量煤电机组的准许运行时长;德国宣布了为煤电厂建立新的战略煤炭储备;意大利计划停止煤电厂的关闭或改造;希腊将在有需要时增加老旧褐煤机组的发电量(尽管成本高昂);捷克则已经开始怀疑其最新宣布的2033年煤炭退出计划能否在缺失俄罗斯天然气的情况下实现。 

煤电厂创下史上最高利润率,尽管运营成本高居不下。2022年初,煤电厂盈利能力指标火花价差(dark spread)强势上升至80欧元/MWh以上,尽管全球动力煤价格在过去一年上涨了四倍,且欧盟碳价格在短暂下跌35%后于3月10日反弹至78欧元/吨。 

然而,尽管经济性良好,大多数欧洲煤电厂并未马力全开。过去两周,欧洲的煤炭发电量高于2020-21年冬季绝大部分时间,但仍低于2016-18年水平。德国无烟煤电厂仅在40%的时间发电—不但自2018年以来装机容量有所下降,而且利用小时数等于或低于历史同期的典型值。 

煤炭正被可再生能源挤出市场,许多煤电厂已经进入关停倒计时。考虑到许多煤炭资产不得不在最大化发电量和有所保留以备灵活性容量之需中作出权衡,运营商可能很难预测剩余燃料需求。煤炭采购同时通常采用长期合同,且新订单存在交付周期。储存煤炭的成本高昂,必须积极管理以降低自燃等风险。 

波兰是个例外。目前,波兰仍在积极开采煤矿为煤电厂供应,而可再生能源在当地电力系统中的比例仍然很低。波兰每周的煤炭和褐煤发电量达到了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欧盟各国领导人希望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增加煤电产量的确是一个短期解决方案,但对俄罗斯煤炭的依赖又带来了新的复杂性。政策制定者呼吁禁止俄罗斯煤炭进口,但可能由于长期供应合同的存在,欧洲自俄乌冲突以来仍在继续从俄罗斯进口煤炭。欧洲可以转而从全球其他市场采购煤炭,但澳大利亚和亚洲的煤炭运输成本较高,因此价格更高。 

推迟几年关闭煤电厂并不意味着这些电厂将持续运行。煤电厂每次启动很慢,灵活度不及天然气电厂。因此,当可变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较高时,燃煤发电厂对何时启动已经十分慎重。根据我们的《2021年欧洲能源转型展望》,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在欧洲电力产出中的份额将逼近85%,煤电厂的这一趋势将更为突出。 

更长时间保留煤电装机容量可能会减少欧洲新建更多天然气电厂的需求,但这种情况下为实现减排就要更加快速部署可再生能源、电池储能和生物能源装机容量。从长远来看,欧洲需要可靠的备用发电容量,来为不断增加的风电和光伏发电产出提供保障。对此,煤炭并不是答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70365.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