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电力

日本又陷电力供应困境

3月17日开始,因大批燃煤电站受地震影响被迫停运,叠加进口燃料成本飙涨等因素,日本电力市场吃紧,现货电价逼近季节性历史高点,日本整体供电形势极为

3月17日开始,因大批燃煤电站受地震影响被迫停运,叠加进口燃料成本飙涨等因素,日本电力市场吃紧,现货电价逼近季节性历史高点,日本整体供电形势极为严峻。3月22日,日本政府首次发布“电力供需紧张警报”,为此,重启核电又成为了日本保障电力供应的选项。

电价冲上新高

3月16日,日本东北部发生7.4级地震,多座燃煤电站受损停运,随即引发日本全国电力告急,现货电价飙升至一年以来最高水平。根据日本电力交易所的数据,3月17日的次日现货电价,达到47.75日元/千瓦时,较1月17日猛涨超过60%。

鉴于燃煤电站停运时长不定,日本现货电力市场将持续波动,给公用事业公司带来极大压力,他们正在将这些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据悉,日本9大公用事业公司和4大城市天然气供应商均已宣布,从3月开始分别提高电价和气价。

《日本时报》指出,此举将导致日本能源账单达到至少5年来的最高水平。9大公用事业公司中,中部电力公司涨幅最大,月均上涨292日元达到7949日元,东京电力公司月均上涨282日元,东北电力公司月均上涨219日元。东京电力公司指出,东京地区的普通家庭将在3月支付约8244日元的电费,较一年前增长近30%,是自2016年6月以来的最高数据。

东京燃气、大阪燃气、东邦燃气和西部燃气4家公司也从3月开始上调燃气价格,月均价格涨幅在168日元-229日元,这是他们连续第7个月提高价格,其中东京地区的气价预计月均上涨222日元。

煤电恢复艰难

日本经济产业省表示,截至3月17日,日本全国至少有610万千瓦的燃气和燃煤发电装机被迫下线,目前还无法确定何时重新启动。

日本媒体《河北新报》报道称,福岛县多座燃煤电站遭到严重损坏,恢复前景较为渺茫,其中包括此前因海啸严重受损的新地燃煤电站和原町燃煤电站。

东北电力公司是原町燃煤电站运营方,鉴于该电站装机100万千瓦的2号机组于3月5日至7月3日期间进行维护,因此仅剩下装机100万千瓦的1号机组工作,但地震的冲击迫使1号机组也被迫下线,该电站陷入全面停运。

东京电力公司和东北电力公司的合资企业Soma Kyodo是新地燃煤电站运营方,该电站装机100万千瓦的2 号机组由于技术问题已于3月12日关闭,地震又对其造成进一步重创。此外,东京电力公司和中部电力公司的合资企业Jera旗下装机60万千瓦的Hirono电站 5号和6号机组目前也陷入停滞。

日本最大炼油商引能仕运营的日本东海第二大炼油厂根岸及其相关发电设备也被迫停运,东北部日产能14.5万桶的仙台炼油厂、东京湾日产能12.9万桶的千叶炼油厂同样未能幸免。

供电紧张难缓解

随着日本政府发布供电紧张警报,以东京首都圈和东北地区为首的日本主要地区正在陷入断电恐慌。东京电力公司紧急呼吁民众节约用电,截至3月18日,该公司提供电力服务的地区用电比例已经达到98%,供电形势异常严峻。

日本广播协会指出,除地震影响外,近来气温降低、电力需求增加、燃料价格飙涨等,使得日本电力供应不断吃紧,如果供电需求持续扩大,该国极有可能发生大范围停电事故。

在此背景下,负责协调日本全国电力供需的输电运营商跨区域协调组织(OCCTO),要求区域公用事业公司互相供电以避免出现大面积缺电事故。东北电力公司已经通过OCCTO向北海道电力公司和东京电力公司寻求电力供应。

日本政府表示,东京电力公司辖区的供电余力大大低于维持电力稳定供应的最低限度,鉴于地震中受损停运的电站恢复发电尚需时日,短期内供电紧张很难缓解。

重启核电呼声高涨

《金融时报》撰文称,地震频发、供电告急、燃料成本高涨等因素叠加,使得日本重启核电的呼声日渐高涨。

目前,核电在日本能源结构中占比仅为3%,日本现任政府计划到2030年将这一比例扩大至20%-22%。日本当前在运核电站为6座,福岛核事故之前是54座,多座核电站正在按照更严格的安全标准重新申请运营许可。

行业分析机构阿格斯指出,当前日本电力市场的困境,凸显出该国能源结构的局限性以及严重依赖进口燃料的弊端,对化石能源匮乏、“风光”资源不足的日本而言,核电重启似乎势在必行。

日本高度依赖进口化石燃料,尤其是占日本电力供应近40%的天然气和约占30%的煤炭,虽然该国制定了到2030年36% -38%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的目标,但推进起来异常艰难。

《朝日新闻》的最新民调显示,47%的日本受访者反对重启核电,38%的受访者则予以支持,这一差距近年来正逐渐缩小。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70372.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