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环保

碳税的减排效力再引争议

近日,新加坡政府宣布,新加坡将在2024年和2025年把碳税从5新元(3.7美元)/吨二氧化碳当量上调至25新元(18.60美元)/吨二氧化碳当

近日,新加坡政府宣布,新加坡将在2024年和2025年把碳税从5新元(3.7美元)/吨二氧化碳当量上调至25新元(18.60美元)/吨二氧化碳当量。

在新碳税计划提出后,新加坡碳税是否过低,碳税是否能推动减排等问题引起了多方讨论。

2021年6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指出,如果要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需要将全球碳价格下限定为每吨75美元左右。2022年,IMF提出设定国际碳价下限,将要求20国集团(G20)政府确定并实施最低碳价。

根据IMF建议,到2030年,发达经济体的碳价格下限为75美元/吨二氧化碳当量,高收入新兴市场约为50美元,印度等低收入新兴市场约为25美元。相比之下,即使在上调价格之后,新加坡的碳税税率仍相对较低。

当新加坡从2019年开始征收碳税时,虽然5新元的税率并不高,但覆盖范围很广,涵盖了该国约80%的碳排放量。

但是,此次碳税上调的幅度很大,而且在未来两年内就会生效,对排放密集型行业可能会造成不小的影响。

因此,企业需要选择适当的路径来实现平稳过渡。新加坡已经考虑引入过渡方案,帮助受影响的行业短期内适应碳税。这些企业将获得过渡性补贴,以应对碳税带来的成本上升。同时,新加坡计划从2024年引入国际碳排放信用额,以抵消最多5%的应税排放,为减排难度大的行业提供缓冲空间。

支持碳税的观点认为,虽然碳税短期内对经济会有微小影响,但国外碳税实践表明,负面影响低于一般预期。随着时间的推移,企业会逐步适应碳税,其影响更小,并且碳税可以推动碳减排技术应用,催生一批新兴产业,提升就业率,促进低碳经济发展。

此外,碳税目前仍是一种有效的方法,可以让高碳排放国家的企业和消费者为自己在国内和国外的碳排放承担责任。

但碳税价格的上涨和覆盖范围的扩大可能迫使企业需要做出更大的改革,包括需要审查甚至重组现有的商业模式和供应链,以进一步控制成本和支出。有一部分专家认为碳税目前难以起到推动减排的效果。

新南威尔士大学副教授Anis Chowdhury和联合国前经济发展助理秘书长Jomo Kwame Sundaram认为,当下碳定价的实际影响微乎其微——全世界每年因碳定价只减少不到2%的碳排放量,因为“高碳排放的利益方没有付出太大的代价”。大多数碳排放企业仍然没有被碳税影响,继续依赖化石燃料进行生产。

批评人士认为,碳税并没有起到推动低碳技术发展的效果,而且到目前为止,没有明显的证据表明碳定价有助于大幅度减少碳排放量。

“全球产生的温室气体中,只有22%受到碳定价的制约,平均每吨价格仅为3美元。因此,仅靠碳税并不能显著抑制高温室气体排放,或大大加快低碳技术的广泛应用。”Anis Chowdhury和Jomo Kwame Sundaram说。

在印尼宣布实施碳税时,部分印尼企业家曾表示,他们宁愿缴纳碳税,也不愿投资新技术或使用可再生能源替代品来减少碳排放。

碳税提高后,受影响的企业将不得不考虑他们的碳计算方法以及可能受到影响的外部供应商,企业将重新需要考虑他们的供应链,并可能做出不同的采购决定。

这些复杂性增加了企业在合规和管理方面已经产生的成本,并且将需要投入额外的资金来培训能满足企业新需求的劳动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70468.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