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电力

欧盟“核能复兴”道阻且长!核燃料三五年摆脱不了俄罗斯

在加速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浪潮下,欧洲多国选择重新拥抱核能,其中包括法国、英国、比利时、荷兰等;其中比较独行的是德国,此前智通财经报道,德国

在加速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浪潮下,欧洲多国选择重新拥抱核能,其中包括法国、英国、比利时、荷兰等;其中比较独行的是德国,此前智通财经报道,德国总理反对延迟关停核电厂。

一个重要问题是,在欧洲大陆采取行动减少对俄罗斯化石燃料依赖之际,欧洲国家领导人面临的另一个迫在眉睫的能源挑战是:如何减少对俄罗斯核原料的依赖。美国高级核官员Bonnie Jenkins上个月称:“由于目前的局势,各国正在更加认真地对待此事。他们意识到自己对俄罗斯的依赖性。”

俄罗斯国有核能公司Rosatom是世界上最大的核原料出口商,对该燃料领域保持着近乎垄断的地位。该公司尚未受到美国和欧洲的制裁。美国官员上个月表示,制裁必须谨慎调整,以避免损害盟国的经济,以及美伊核谈判等其他外交努力。

对俄罗斯政府来说,核能出口仍然是一个关键的地缘政治手段;俄罗斯正在利用国家融资,在印度、伊朗和土耳其建立新机构,扩大Rosatom的影响力。迄今为止,这些国家都没有对俄罗斯实施过制裁。

               

核燃料不同于天然气或煤炭等大宗商品,因为其需要精密设计的组件,符合安全监管机构设定的许可要求。如果过早切断与俄罗斯的联系,可能会危及欧洲多个国家近1亿人的电力使用,这些国家将核电站作为最大的清洁能源来源。

Jenkins警告称,这种转型可能需要数年时间。尽管如此,芬兰经济部能源部副主任Liisa Heikinheimo称:“事实上,只需要一个替代供应商。这个问题很快就会变成现实。”

在芬兰,Fortum Oyj公司在赫尔辛基以东90公里处运营着两个苏联时期建造的VVER反应堆,该公司试图找到替代俄罗斯供应的办法。上世纪90年代,该公司与英国核燃料有限公司(现为西屋电气公司所有)签订了合同,但最终还是接受了Rosatom具有竞争力的价格。

最近,美国能源部、乌克兰与西屋电气合作,从15座正在运行的反应堆中移除Rosatom的燃料。六周的战争给乌克兰的基础设施造成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这些反应堆仍然为乌克兰提供了超过一半的电力。

西班牙核工程师Jose Emeterio Gutierrez称:“西屋电气之所以在乌克兰起步,是因为它与美国达成了政府间协议。但核燃料市场的特殊性,加上苏联遗留的技术,使多样化变得困难。”

不过,很少有国家拥有将铀矿转化和浓缩为金属所需的庞大基础设施。一系列国际法规确保材料不会被用于制造武器。

Gutierrez指出,一个国家至少需要5年时间才能向新的供应商发放许可证,而开始接受特制燃料则需要长达10年。由于监管规定和反应堆设计的差异,在一个国家获得许可证的燃料不能自动转移到另一个国家。对于在东欧运营的俄罗斯制造的设备的运营商来说,花上亿美元更换燃料来源可能并不值得。

对稳定能源供应不断增长的需求,以及欧盟对核能贴上的绿色标签,可能有助于加速这一进程。

斯洛伐克上个月提出了让一个燃料财团来分担成本,该国有四家俄罗斯建造的反应堆。美国也参与其中,上周承诺帮助捷克共和国为其六个俄罗斯设计的反应堆提供多样化的燃料。

但是,Heikinheimo认为,离开Rosatom的供应需要时间,他认为需要“三到四年”的时间,才能将目前在芬兰使用的俄罗斯燃料完全替换成新的来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70618.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