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储能

风口上的江西“锂王”,5年身家暴涨300亿

2008年2月,当特斯拉开始交付第一辆Roadster时,估计远在中国江西的李良彬未曾预料到,这场汽车界的能源革命即将改变他的命运,让他十几年后

2008年2月,当特斯拉开始交付第一辆Roadster时,估计远在中国江西的李良彬未曾预料到,这场汽车界的能源革命即将改变他的命运,让他十几年后跻身胡润全球富豪榜。

3月中旬,赣锋锂业发布2021全年业绩。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和归母净利润111.6亿和52.3亿,分别同比增长102%和410%,远超同领域玩家天齐锂业,成为名副其实的“锂王”。这也意味着去年一年,赣锋锂赚的钱超过了过去十一年——据其财报,公司2010年上市至2020年11年间累计归母净利润仅为49.9亿。

    

资本市场方面,赣锋锂业更加炽手可热。2021年9月,其股价冲上了224.4元的历史最高价,后虽有回调,目前市值仍有1823亿。创始人李良彬身家也水涨船高,达到365亿元,相较5年前(63亿元)暴涨6倍,成为江西首富。

     

背后原因,自然与新能源汽车在过去一年里的腾飞起势直接相关。这几年,李良彬马不停蹄的从全球五大洲买锂矿、开采资源,并将其加工为碳酸锂、氢氧化锂等电池核心材料,迅速将公司做成了头部锂化合物生产商。

这一切,还要从25年前李良彬接手一家乡镇作坊开始。相比于王传福的“让中国汽车工业扬眉吐气”,曾毓群的“让国家蓝天碧水”,李良彬最初的创业梦想小而谨慎。创业前,技术员出身的他,在江西锂盐厂一干就是九年,干到高级工程师的位置,是当时锂行业知名的技术专家。

命运的转折点发生在1997年。当时行业内发生了一件大事:智利化学矿业公司开发出了一种提纯金属锂的新技术,大幅度降低了成本。然而,包括江西锂厂在内的一大批企业仍然采取矿石提锂的方法。李良彬想试试水,将自己的思路、经验以及技术思考应用于更广阔的试验场中,他带着4位同事辞职下海,接手了江西新余市河下镇的一家金属锂厂。

李良彬给工厂取名叫赣锋金属锂厂。当时他的想法是:“赣”,江西的简称,“锋”,先锋的意思,取名赣锋,意为做江西民营企业的先锋。这家乡镇企业规模不大,设备落后,靠着东拼西凑才建成了一条10吨的金属锂生产线。不到一年便因运营问题,难以为继,镇政府决定对其进行竞价拍卖,将企业转为个人经营。为盘下工厂,李良彬背下了114万的债务。

创立之初,受资金制约,赣锋从事的大都是基础锂产品生产。这与李良彬稳扎稳打的性格有关。他有这么几重考虑:“彼时,锂产品需求小,主打产品碳酸锂的需求总量长年在10万吨/年左右,而投资一个冶炼厂费用很大,2000吨的规模就要有1亿至2亿元的资金做准备。相较之下,金属锂的毛利率较高,资金投入也不大,一吨产品售价48万元,净赚15万元到20万元,还是保守起见,先从金属锂开始。”①

凭借工业级金属锂、工业级碳酸锂、工业级氯化锂、氟化锂等基础锂产品,李良彬完成资本原始积累。2008年,公司年度销售近2亿元,获利润3000多万。同年,李良彬主导公司完成股份改制,并扩大生产规模,花了三个月把电解槽由原来的20台扩建至35台,产能几乎翻番。

赣锋电芯生产车间。图源:赣锋锂业官网
   

但这样的好势头没能持续太久。当时的金属锂制造技术含量低,准入门槛不高,受高利润和低投入的驱使,许多锂产品生产厂商扩大生产规模。大量非锂金属生产厂商也挤着凑热闹,导致全球基础锂过剩,产品积压严重,很多生产商甚至在亏本销售。

更可怕的是,这一年,全球金融危机来袭。据不完全统计,当时国内有色金属冶炼和进出口企业经营业绩下滑达到30%,进出口量下滑60%。巨变之下,赣锋锂业的处境也相当危险:由于需求的急剧下降,赣锋锂业的库存量一度达到200多吨,流动资金短缺;财务状况也每月愈下,9月销售收入约3600万元,10月迅速折半至1800万元,11月又下降了500万,12月则直接降到1100万,卡在盈亏平衡点上。

危机当前,李良彬主动出击,迅速停止了所有金属锂产品的扩建、取消国外订单、销售只求保本,稳住资金链。同时,在友商们通过价格战抢占市场、熬过“冬天”的时候,李良彬决定直接颠覆现状,转而“押注”电池级金属锂、电池级碳酸锂市场,建设全新的生产线,升级产品结构。

经过两个月近乎不眠不休的技术攻关后,2018年12月,赣锋锂业建成了国内第一条半自动化的“低温真空蒸馏工艺制备”电池级金属锂生产线。2009年,赣锋锂业又建成了国家首家、从卤水直接提取电池级碳酸锂的生产线。

至此,赣锋锂业完成了锂产品从基础向高端转型。当其新产品大规模上市时,国际金融危机已近尾声,又恰逢国内开始推广新能源汽车,电池锂产品刚好弥补了市场空白,公司营收大幅提升。2009年,赣锋锂业全年销售近2.46亿元,较创业之初增长80倍;2010年,赣锋锂业营收3.6亿,并在深圳中小企业板上市,李良彬身家超过6亿元。

之后的赣锋锂业,如同按下了“加速键”。在上游,赣锋锂业从2011年开始,先后收购了加拿大国际锂业、阿根廷 Mariana、爱尔兰 Blackstair、澳大利亚 RIM、西部资源、澳大利亚 Pilbara、阿根廷 Minera Exar、Bacanora 等国内外矿业公司,完成一系列锂资源布局。

2021年11月,赣锋锂业还和电池巨头宁德时代上演了一场国际抢矿大戏,双方都想将加拿大一家锂业公司千禧锂业收为麾下。最终加拿大锂业公司美洲锂业,以4亿美元收购千禧锂业所有流通股。美洲锂业的大股东正是赣锋锂业。

      

在中游锂化工这个老本行,赣锋锂业更凭借近二十年的技术积累,俘获了一众大客户的芳心。2013年,赣锋锂业迎来首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客户”三星,为开拓动力电池领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随后,LG化学、松下、特斯拉等国际知名客户也纷至沓来。

在下游,赣锋锂业不但杀入动力电池领域,还投产了新一代固态锂电池。2014年,赣锋锂业收购深圳美拜电子100%股权,美拜电子的主营业务为聚合物锂离子电池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收购完成之后,赣锋锂业实现了对下游锂电池领域的进军。

2016年,李良彬创办了赣锋循环,专注于废旧电池及材料的循环再生,据称,赣锋循环的锂回收率已超过90%。至此,赣锋锂业已形成贯穿锂矿、锂盐、锂电池及回收的完整产业链。

江西新余万吨锂盐工厂。图源:赣锋锂业官网
  

当然,即便是站在风口上,也会面临行业周期。2016-2017年,赣锋锂业又遇上了第二次风暴。彼时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受政策、补贴等因素驱动,迎来一定程度的爆发。以碳酸锂为核心原料的磷酸铁锂电池受到市场的追捧,行业玩家不断扩大产能。

李良彬认为,碳酸锂市场可能会接近饱和,以氢氧化锂为核心原料的高镍三元电池或成为新的行业风口。于是赣锋锂业全力研发、提产氢氧化锂。

也是在2017年末,碳酸锂价格有所回落,氢氧化锂产品需求旺盛,赣锋锂业再次踩对了风口,2018年赣锋锂业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中国锂业唯一“A+H”股上市公司。

目前,赣锋锂业的重要产品氢氧化锂、碳酸锂及金属锂产能分别为8.1万吨、4.05万吨、1600吨。赣锋锂业目前在全球布局的锂资源权益储量近3400万吨,全球第一。

不过即便已经叱咤于世界锂业之巅,李良彬始终保持着他一贯的谨慎。前些年,他常将自己的成功归功于一点一点的积累,喜欢说自己是“小企业起家,慢慢成长起来的。”这并非简单的谦虚之词。毕竟,在2008年之前,赣锋锂业从未涉足过电池级碳酸锂业务,直到苹果手机诞生、特斯拉问世,它才开始逆袭。

但抱紧特斯拉等大客户的大腿,并不意味着安全无虞。目前,电池供应商在技术领域的竞争,依旧异常激烈。众所周知,特斯拉4680圆柱电池量产在即,宁德时代的麒麟电池将于本月正式发布。锂王的下一场战役,已经近在眼前。

在2022年给全体员工的新年致辞中,李良彬再次表达了这种忧虑,他称:锂产品的周期性非常明显,“有20万元/吨的昨天,也可能迟早有4万元/吨的明天。”②作为整条产业链上的关键一环,赣锋锂业也不能置身在行业周期之外。

他开始思考,成为大象之后,如何学会在丛林中与巨头共舞,如何依旧保持快速调头的能力。固态电池,或将是他下一个首要发力点。

金属锂因其高容量和低电位的优点成为全固态电池最主要的负极材料之一。今年一月份,赣锋锂业子公司赣锋锂电官微披露,首批搭载赣锋固态电池的50辆东风E70电动车正式完成交付。

多年之后,真正缔造了特斯拉的马斯克一再成为世界首富。和新能源汽车业界的许多新晋大佬一样,传统行业出身的李良彬也讲述了一个性感的风口故事。当偶然性的风口变成确定性的趋势,这个原本闷不做声的群体终于吃到了红利。

引用:

①《赣锋锂业:锂材料巨头成长记》,第一财经

②《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发表新年致辞:常备不懈方可驰而不息》

资料参考:

1.《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世间的路有千万条 我只选一条》,经济日报

2.《与锂同行》,CCTV老故事频道

3.《江西“锂王”发家史:挥兵买矿,欲与宁德试比高》,36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70641.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