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储能

美国电动化“风暴”

美国电动化转型提速背景下,动力电池企业加速进军美国市场。为加速美国电动化进程,拜登政府自去年以来已发布多项资助政策,包括规模为1万亿美元

美国电动化转型提速背景下,动力电池企业加速进军美国市场。

为加速美国电动化进程,拜登政府自去年以来已发布多项资助政策,包括规模为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法案和价值1.75万亿美元的《重建更好法案》,以刺激消费者对电动汽车的需求。

在利好政策支持下,包括通用、福特、Stellantis、大众、奔驰、日产、现代、丰田等主机厂都制定了明确的美国电动汽车市场目标。

加上特斯拉、Rivian、Lucid、Fisker、Canoo等本土造车新势力发力,将助推美国电动汽车市场渗透率从2021年的不足5%向2030年50%的目标迈进。

相关数据预测,2030年美国整体市场新能源车销量将超1200万辆,渗透率达50%以上,对应动力电池市场需求约1500 GWh。加上储能市场需求,北美地区到2030年的电池需求合计预计将超过1800 GWh。

美国动力和储能市场发展释放海量锂电池采购需求,也让众多电池企业看到了明确的市场机会。

在此情况之下,包括松下、LG新能源、SK on、三星SDI等日韩电池巨头都加大其在美国的电池项目投资。宁德时代、远景动力、国轩高科等中国电池企业也将北美市场作为其国际化布局的关键一环。

与此同时,来自欧洲和美国本土的初创电池企业也加入了美国动力电池产能竞赛。

至此,北美地区成为全球电池企业和主机厂竞逐的热土,美国动力电池产业版图逐渐成型。

中日韩电池围猎美国市场

基于美国电动化转型提速所释放的庞大动力电池市场需求,中日韩电池企业明显加快在美布局步伐。        

外媒报道称,宁德时代正计划投资50亿美元,在北美修建动力电池工厂,规划年产能达80GWh。

对此传闻,宁德时代表示不予置评。不过,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今年2月投资者调研活动上强调:“美国市场,宁德时代是一定要进的。”

宁德时代表示,公司与美国客户共同探讨了各种可能的供应及合作方案,以及本地化生产的可能性。此外,公司在美国的储能客户也希望本土化供应,公司将综合考虑电池产能、客户需求、生产成本等因素再确定。

宁德时代布局美国市场背后,是其相继拿下了特斯拉、Fisker、福特、Lightning eMotors、ELMS等美国本土车企的动力电池订单,这为其在北美建厂提供了保障。

除了宁德时代之外,远景动力、国轩高科等中国电池企业也有在美建厂的计划。

其中,远景动力将在美国建设一座新的数字化零碳动力电池工厂,计划将于2025年量产,为奔驰新一代豪华纯电SUV车型EQS和EQE供应动力电池。

国轩高科美国子公司则拿下了美国某上市车企未来6年不低于200 GWh的供货订单,双方计划在美国本土化生产和供应LFP电池,以及共同探讨未来成立合资公司的可能性。

宁德时代、远景动力、国轩高科进军美国市场,一方面有助于提升其国际市场份额,另一方面也是其全球化战略布局的关键一环。

和中国电池企业相比,日韩电池企业在美国的布局动作更为迅速。

松下、LG新能源、SK on、三星SDI等日韩电池企业,通过绑定本土车企合资建厂的方式,提前锁定主机厂电池订单,为其在北美电池产能扩充和业绩增长提供保障。

手握巨额订单和海外产能交付需求陆续释放,成为了中日韩电池企业加码美国市场的直接原因。

此外,欧洲和美国初创电池企业也成为了美国动力电池产能建设的重要参与者。

    

上述电池企业加快在美电池产能建设,将成为美国电动化转型的“助推器”,有望带动美国本土动力电池产业链快速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美国本土供应链环节薄弱,导致上述电池企业在产能建设和释放方面都面临着制造成本上升和原料供应不稳定的风险和挑战。

再加上潜在的政治风险及团队建立、文化融合等因素,也给上述电池项目落地产生了一定阻碍。

美国电动化背后的隐忧

2021年8月,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行政令:到2030年美国电动车的销量要占乘用车总销量的50%。

为实现该目标,美国政府出台一系列扶持政策,给众多国际车企布局美国市场注入了几剂“强心剂”。

     

上述车企的美国电动化进程将产生庞大的动力电池采购需求,但目前美国并不具备强大的本土化生产供应能力,动力电池主要依靠进口自亚洲电池企业。

在此情况之下,构筑完整的本土化供应链就成为了美国实现其电动化目标的关键。

为摆脱对海外市场的依赖,拜登政府正在积极推动国内电池供应链布局,从关键矿产开采到电池制造,再到废旧电池回收。

外媒报道称,拜登或将在本周启动《国防生产法案》,以刺激电动汽车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所需的关键矿产在美国国内生产。

《国防生产法》是美国“冷战时期”通过的战时法案,拜登政府拟将锂、镍、石墨、钴和锰等材料添加到《国防生产法》,意味着美国政府将锂电池原材料的紧缺程度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体现出美国对保障本土锂电池原料供应稳定的重要性。

一方面,美国本土锂电池供应链较为薄弱,包括钴锂镍和四大材料等主要原料都依赖进口,导致其本土动力电池产业发展建设存在明显短板。

另一方面,新冠疫情蔓延和俄乌冲突等争端也对钴镍等关键原料的开采供应产生极大影响,也将对美国动力电池产业发展产生一定阻碍。

美国先进电池联盟发布的“美国锂电蓝图2021-2030”显示,目前美国大部分锂电池原材料的加工都依赖于海外。

     

为了建立一个安全的电池材料和技术供应链,美国将通过激励安全、公平和可持续的国内矿业企业的成长,确保美国能够获得用于锂电池的原材料,同时利用与盟友的伙伴关系,建立多元化的供应体系。

同时,建立安全的锂电池回收生态系统,以减少材料短缺带来的限制,增强环境可持续性,并为美国的循环材料供应链提供支持。

在此情况之下,美国通过布局上游矿产资源和锂电池回收,构建较为完善的本土供应体系,为其动力电池产业赶超亚洲和欧洲提供保障。

值得注意的是,在加快构建本土供应链的同时,美国也在强化其在锂电池领域竞争优势,维持美国在技术研发方面的领先优势。

在“美国锂电蓝图2021-2030”中,美国设定2025年的近期最优先目标是开发无钴材料;锂电池技术和配置的标准化;同时建立技术转让标准,确保美国发明的技术留在美国。

2030年的远期目标是开发无钴、无镍的电极成分,同时提高能量密度、安全、成本等重要指标;以固态电池和锂金属电池为主要研发方向,实现能量密度500wh/kg以上的能量密度和60美元/kwh以下的成本,并且不含钴和镍。

例如,美国初创电池企业SES、Solid power、QuantumScape等在固态电池前沿技术具备一定优势,获得了通用、宝马、福特、现代等国际主机厂的资本青睐,目前正在加快产业化进程。

整体来看,美国正在从政策、资本、技术、市场、供应链等方面追赶中国和欧洲的电动化,加大对本土动力电池产业的扶持,建立锂电池产业链上多个环节的制造能力。

不过,和欧洲市场一样,从短期来看美国的电动化进程还需要来自亚洲电池制造商和供应链的支持,中日韩电池企业在美国市场仍具备较大的领先优势。在此情况之下,美国的电动化目标能否实现还有待观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nmeiqi.com/70642.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