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高油价,应向石油公司征收“暴利税”?

拜登总统毫无疑问在俄乌冲突中领导了一场成功的运动。通过资产冻结、出口管制和禁止俄罗斯石油进口等手段,将俄罗斯从全球经济中切断。

虽然这的确对俄罗斯经济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但不可否认的是,广大美国群众也不免感觉到了一些影响。

涨价蔓延

在俄乌冲突爆发后的两周内,美国每加仑汽油上涨了近70美分。加油站的价格开始稳定下来,但仍不低于每加仑4美元。作为对这一现象的回应,拜登宣布从国家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石油,以增加供应和降低价格。

这一举措,加上美国海外盟友的努力,将使石油日产量增加100多万桶。尽管如此,总统和国会应该进一步打击价格上涨。一种方法便是:对大型石油公司和该行业已经获得的数十亿美元征收“临时暴利税”。

谁在从中渔利

石油巨头壳牌、英国石油、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在去年的利润超过了750亿美元。仅埃克森美孚在2021年的最后三个月就赚了89亿美元。这是多年来支持普京的化石燃料经济的结果。

埃克森美孚的子公司埃克森Neftegas在其中一个石油和天然气项目中占有股份,并且,该项目为俄罗斯联邦和地方政府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款项收入。

与此同时,自2013年以来,英国石油(BP)一直持有俄罗斯国有石油公司Rosneft五分之一的股份,尽管该公司已表示将减持股份。

壳牌在俄罗斯能源公司Gazprom控制的一个油气项目中拥有股份,而雪佛龙则在同一公司的一个管道风险项目中拥有股份。

这些公司能够从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中获利。开采石油的成本还维持在相同水平,但现在他们可以以战争推高的价格出售石油。

他们利用由此获得的意外利润,通过回购和分红,以增加对股东的支付。上周在国会听证会上受到质疑时,石油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们明确表示,他们不会收敛自己。

这就是为什么国会必须实施临时暴利税,根据美国发展中心(CAP)的一份新报告,这项征收可以带来数百亿美元来帮助支付美国家庭的燃料费用。税收可以随着价格波动而上升或下降,直到价格回到危机前的水平。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目前,当石油公司能够收取的油价上涨时,他们无疑会赚更多的钱。但是,如果石油公司的税率随着油价上涨,这笔“意外之财”将被收回,并且此后可以通过直接支付等方式返还给美国消费者。

这一提议将是对一场非同寻常的国际能源危机的应急对策。国会可以确保,一旦油价回到正常水平后(根据CAP分析,每桶石油75美元),暴利税就会取消。

但这不会是美国消费者最后一次受到能源价格波动的冲击,尤其是如果我们仍然如此依赖石油的话。从长远来看,国会还必须投资建设清洁能源经济。

现在是时候让石油公司付出他们应得的份额、从而减轻美国消费者的负担了。美国国会最应该立即采取的行动,就是颁布一项临时意外利润税,确保石油公司不会以牺牲美国家庭的利益为代价来攫取利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