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电源带崩新能源赛道,广发“一哥”刘格菘高位入场已被埋?

在年报和一季报纷纷出炉之际,明星公募基金经理公开抱团的部分大市值股票开始遭遇连环杀。

最新例子是阳光电源(SZ:300274)。

4月20日,受年报业绩不及预期冲击,创业板光伏新能源赛道巨头阳光电源大幅低开17%,随后被砸至20%跌停板,股价报72.08元,创下一年来新低。

21日,阳光电源收盘再度暴跌10.54%,不到两天时间里股价跌幅30%,相当惨烈。

    

19日晚,阳光电源披露2021年年报。根据年报,2021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83亿元,同比下降19.01%。

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5.68亿元,同比增加36.48%;净利润4.11亿元,同比增加6.26%。

从2020年4月末到2021年7月底,阳光电源股价从9.34元/股暴涨到180.16元/股,期间最大涨幅超过18倍。

但是,从2021年10月末开始,阳光电源股价持续下跌,迄今已下跌了60%。市值也从2000多亿跌至1070亿,跌幅惊人。但如果从2020年4月算起,阳光电源涨幅依然惊人。

阳光电源的疯狂上涨和下跌背后,离不开大量公募基金脱离股票基本面的抱团炒作。更值得注意的是,部分明星基金经理动用多只基金以新撑旧,以公然“坐庄”的方式维持基金净值不下跌。

在炒作阳光电源的机构中,广发基金“一哥”的刘格菘就是自我抱团、炒作基金净值的典型代表。

阳光电源一季报显示,刘格菘管理的广发行业严选基金、广发双擎升级基金以及广发科技先锋混合分别持有1067.57万股、921.82万股、1239.31万股,持仓市值达35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12月末,刘格菘管理的5只总规模超过639亿元的基金在去年二、三季度高位区间不断增持阳光电源,截至2021年12月31日合计持有阳光电源4061.98万股,持仓市值高达59.34亿元。

从下表中可以看出,广发创新升级混合与广发多元新型股票截至2021年末持有阳光电源超过800万股,2022年一季度广发创新升级混合持仓略有增加,广发多元新兴基金则没有披露持股数量。

也就是说,在阳光电源股票暴跌60%之后,刘格菘依然坚定持有,甚至还增持了一部分。

    

我们来看看刘格菘在阳光电源上的具体操作。

广发行业严选成立于2021年8月26日,成立后即在四季度火速建仓了900万股阳光电源。

天天基金网显示,2022年4月20日,广发行业严选基金净值0.6994元,比前一日下跌3.57%。21日,该基金净值估算约0.6801元,再次下跌2.76%。

这意味着,这支成立仅7个多月的基金已经跌去了30%,如果是私募基金的话,刘格菘就该清盘了。

    

再来看广发双擎升级基金,截至2021年12月31日,该基金持有阳光电源943万股,持仓市值13.76亿元,占基金净值9.89%。

季报显示,刘格菘2021年二季度首次买入阳光电源865.37万股,其平均成本应在70-80元之间。2021年三季度,刘格菘继续加仓至969.98万股,持仓市值增至14.39亿元,其增仓成本在130元以上。

如今,阳光电源股价跌至72元,刘格菘最初买入的阳光电源已跌破成本线,去年三季度增持的100万股阳光电源亏损近50%。

    

广发科技先锋混合(008903)成立于2020年1月。2021年二季度,刘格菘首次买入阳光电源789.98万股,三季度增持至947.82万股,四季度进一步增持至1215.87万股,持仓市值达17.73亿元,占基金净值的9.64%。

刘格菘三四季度增持400多万股阳光电源的平均价格在120-130元左右,如今浮亏超过40%。

   

那么,刘格菘在阳光电源上的损失有多大呢?以其2022年一季度末的持仓市值43亿元为准,在过去两个交易日内,这部分仓位损失超过12亿元。

如果以2021年12月31日的收盘价145.8元计算,刘格菘持有的上述阳光电源仓位亏损高达55%,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持有的4006万股阳光电源过去4个多月时间里亏损31亿元。

豪赌习惯由来已久?

阳光电源总股本为14.85亿元,流通股10.96亿,刘格菘一个人的基金就持有股份占阳光电源总股本的2.74%,流通股的3.71%。

对于单个基金经理来说,这个持仓量相当惊人,以至于有基民质疑刘格菘用新基金买入老基金的重仓股,抱团以支撑其管理的基金净值。

   

豪赌赛道股在过去几年让刘格菘获益匪浅。目前,刘格菘管理基金6只基金产品,总规模达773.35亿元,其中超过100亿规模的大型基金就有4只。

    

在2020年之前,刘格菘的业绩还是不错的,他的代表产品为广发双擎升级混合A,任职期间的最佳回报为191.75%。但是,去年初以来,刘格菘管理的6只基金产品净值表现都已落后于同行业。

从下表可以看出,过去半年,刘格菘的6只基金净值跌幅均超过20%,最高的一只成立7个多月亏损近30%。拉长到一年期限,刘格菘的基金表现也很糟糕,净值亏损普遍在11%-20%之间。

   

20日阳光电源大跌之后,刘格菘的几只主要基金的净值估算均比前一日下跌3.7%左右。这意味着,其抱团重仓股继续遭受重创。

押注隆基股份单季亏14.8亿

更糟糕的是,不仅是阳光电源暴跌,刘格菘重仓的另一只光伏巨头隆基股份(601012.SH)也开始下跌。

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刘格菘管理的6只基金全部在隆基股份前15大机构名单中,其中在基金持股榜前6名中占了5位。

具体来看,广发科技先锋混合持有1891万股隆基股份,持仓市值13.65亿元,占净值比9.13%;广发行业严选持有隆基股份1641.6万股,市值11.85亿元,持仓占比9.52%。

广发双擎升级混合A持有1439.6万股,市值10.39亿元,占净值比9.28%;广发小盘成长混合A持股1259.8万股,持仓市值9.09亿元,占净值比9.21%。

广发创新升级混合持股1236万股,市值8.93亿元,占净值比9.44%;广发多元新兴股票持仓467万股,市值3.37亿元,占净值比9.1%。

截至2022年3月31日,刘格菘的6只基金合计持有隆基股份7935.24万股,持仓市值57.28亿元,成为隆基股份中最大的抱团基金。

    

值得注意的是,跟2021年四季度相比,上述大部分基金持有的隆基股份仅减持了100万股左右,说明刘格菘仍然坚定看好隆基股份后期走势。

但隆基股份的股价却给了刘格菘沉重一击。2021年末,隆基股份收盘价约86元。如今,隆基股份已经跌至62.6元,区间跌幅达26%。

这意味着,仅仅隆基股份的57亿元持仓,在过去一个季度已让基民损失14.8亿元。

业绩报酬超5000万?

但是,业绩不给力、基民亏损惨重丝毫不影响刘格菘赚钱赚到手软。

按照刘格菘目前的管理规模,他每年为广发基金赚取的管理费收入超过10亿元,扣除30%的渠道费用,如果按10%的管理团队业绩报酬计算,刘格菘至少可以拿到7000万元的管理费分红。

也就是说,以目前的管理规模,刘格菘的年度分红激励可能不低于5000万元。

刘格菘喜欢“豪赌”赛道股在基金圈是出名的。

2015年,刘格菘在融通基金任职期间,在4月-6月的牛市巅峰时一口气发了3只基金,“接盘”高位的传媒、新经济和新能源赛道的垃圾股,其中两只基金净值亏损近50%。

业绩一塌糊涂的刘格菘随后跳槽至广发基金,2019年再度押注科技股。这一次,他运气很好,押对了。

2019年,广发基金业绩排名前三的基金产品都出自刘格菘旗下。这一场豪赌让他一夜之间成为广发基金“一哥”,但并没有抹去他过往”豪赌”失败、坑惨投资人的“黑历史”。

从“900亿顶流”到“600亿顶流”,刘格菘也就花了半年多一点时间。如今,随着豪赌阳光电源、隆基股份失败,2015年的那一幕似乎重现。这一次,刘格菘的基金净值会再次腰斩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