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电站首次起火事故!电池or电站&电动车到底该谁“背锅”?

锂电起火已经司空见惯,并不能算作新闻,但换电站也能起火却让人大跌眼镜,活久见,到底该怪谁?

4月19日晚9点30左右,北京市石景山区一座新能源汽车换电站起火。

  

石景山消防救援支队次日发布消息,救火作业持续到20日凌晨0时30分,共出动17辆消防车,85位消防队员。现场共烧毁两部用于出租车换电的锂电池,暂无人员伤亡,据初步调查,火灾系短路引起。

大火可能烧掉奥动新能源的“朋友圈”

持续三个小时才灭火,显然火势不小。据当地居民称,起火地浓烟滚滚,空气中充满刺鼻的味道。有居民称听到了爆炸声,但随后换电站投建者辟谣,称实际没有发生爆炸。

到底是谁的站?谁的电池?谁的电动车?这场火灾烧出了换电场站发展的一个什么问题?

国际能源网/储能头条获悉,发生火灾的换电站位于北京石景山去杨庄换电站,这座换电站的投建者奥动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奥动新能源”)。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这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6月16日,注册地在广州市黄埔区,注册资本约9.51亿。虽然注册资本雄厚,实际却是一家不足50人的小规模的公司。

    

就是这样的“小公司”,奥动新能源却曾雄心勃勃地表示,至2025年,在全国运营超过10000座换电站,为1000万辆以上新能源汽车提供换电服务。

论名气和市场占有率,奥动新能源远不如蔚来。中国充电联盟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3月,全国换电站中,蔚来共布局915座换电站,占比63.1%;奥动新能源则建有429座换电站,占比29.6%。但从它的“朋友圈”看,这家换电公司不简单。

公开资料显示,奥动从2000成立至2021年底,已与多家主流整车企业合作开发近30款换电车型,包括一汽、东风、长安、上汽、北汽、广汽、东风日产、合众等。

2021年4月,奥动新能源与中国石化正式签署战略合作,根据双方已达成的合作共识,奥动新能源将在全国超过3万座的中石化加油站网点中布局换电站。

能得到中国石化的垂青,以中国石化的加油站做跳板,其换电业务早晚要反超蔚来。

8月4日,奥动新能源与国内即时配送公司闪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奥动新能源与闪送将在全国范围内基于奥动的城市级换电服务网络,合作推广商用物流场景的换电商业化应用,包括为闪送提供换电服务支持、联合车企共同开发包括两轮及轻型四轮换电车型等。

可是这场大火之后,奥动新能源该如何面对合作伙伴?曾经准备和加油站合作,但如果这个事故在加油站发生,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事故原因调查对于奥动新能源来说非常关键。

可以说奥动是非车企建换电站第一企。储能安全一直被视作是奥动新能源的竞争优势。创始人张建平曾公开表示:“安全一直是奥动最大的优势,我们为此投入很多,奥动新能源7年多时间内,运营车辆超5万辆,没有一辆车烧掉过。”但是这次事故显然将奥动的零事故烧为乌有,而未来会有多少“朋友”会找奥动新能源“断交”也未可知。

国际能源网/储能头条发现,奥动新能源目前的APP上,已经看不到这个站点的信息。据奥动新能源副总经理覃思说:“一般出了问题以后,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肯定要自查、整改,对体系内所有的电池进行排查,这个需要点儿时间,大概两三天后该站就将重新上线。”

北汽新能源要“躺枪”

国际能源网/储能头条了解到,发生事故的换电站主要服务于北汽新能源出租车。北汽新能源可以算得上是北京远郊区县出租车市场的“扛把子”。价格适合,无污染,深得北京城郊多个区县的认可。

    

由于北汽新能源的大本营就在北京,因此从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角度看,北京各出租车公司没有理由不选当地本土的企业采购其车辆用于公共交通出行。

虽然北汽新能源在北京出租车领域推广初期饱受司机诟病,因为每天至少充两次电,让司机实际能运营的时间比燃油出租车少很多,所以推广速度并不理想。

但随着换电站的出现,三五分钟搞定电池问题,让北汽新能源在北京市场的出货量也随之增长。

整个北京市场的新能源出租车车型,只有北汽新能源的EU300和EU5两款。这次着火的不管是哪种,北汽新能源都算“躺枪”了。

因为作为公共交通工具,如果安全性无法保证,人们总会担心灾祸是否会降临到自己头上。虽然这次起火应该看起来最主要的原因是电池问题,但也难保是否会传出北汽新能源电动车自燃的闲言碎语。

人们再打车的时候恐怕也会犹豫一下,是不是选择北汽新能源的出租车。

数据来源:中国汽车工业协会
   

对于北汽新能源来说,不仅可能影响北京出租车公司的下一批招标采购计划,也可能导致个体买家放弃这个品牌。

一把火,烧得北汽新能源好无奈。

宁德时代的电池“闯祸”?

国际能源网/储能头条获悉,EU300使用宁德时代三元电芯,普莱德pack,EU5是使用宁德时代磷酸铁锂铁锂电芯,宁德时代自己负责pack。

也就是说,发生事故的要么是宁德时代的三元电池,要么是宁德时代的磷酸铁锂电池。总之,宁德时代的电池是逃不过去了。

有消息称,此次发生热失控的电池为北汽EU300出租车所用。如果传言是真,那么发生火情的就是宁德时代三元电芯,普莱德负责pack。

经查询,在2019年年初,北汽新能源与北京普莱德、宁德时代签署合作协议,三方约定自2019年起后续5年进行合作,宁德时代和普莱德向北汽新能源供应的动力电池系统产品;为提升北汽新能源车型产品的市场综合竞争力,宁德时代与北汽新能源成立联合研发团队,在新型动力电池包方面开展深入合作,量产阶段可由普莱德负责该新型动力电池包的生产。

火灾伤了奥动新能源和北汽新能源自不必说,对宁德时代来说,火灾事故何尝不是个大麻烦。

宁德时代近两年来稳稳的市占率让“宁王”之称一直稳戴头上。但是急速的扩张也带来一定的隐忧。其中一个就是热失控的隐忧。

4月21日,奥动新能源副总经理覃思说,“实际上,在事故发生前,我们的预警系统提前十几分钟就告知站端有问题了。然后站端人员按照预警系统的提示,到站上进行防止热失控的处理。在处理过程中,电池冒烟儿了。因为烟很大,所以引起了周围居民注意。由于换电站靠近停车场,所以就打了119。”

    

所谓电池热失控,通常是指电池在充放电过程中会因为各种内部电化学反应产生热量,如果没有及时将多余的热量扩散出去,热量在电池内部堆积到一定程度,就会发生冒烟、起火甚至出现爆炸等危险情况。但是,对此次杨庄换电站内部电池发生热失控的原因,覃思表示:“它是在静态的过程中突然就热失控了,原因正在调查。”

电池自燃引发事故,宁德时代以前就有过。自2019年下半年起,搭载了宁德时代NCM811动力电池的广汽新能源Aion S发生了多起自燃事故,就起火事件是否和宁德时代的8系动力电池有关,发生了大量互推扯皮的论断,双方责任划分和赔偿过程也非常不顺利。在此之后,广汽将中创新航(当时名为中航锂电)纳入供应商,并且成为第一大供应商,直到现在。

也就是说,当时宁德时代三元电池因为自燃问题没有解决好,导致丢了好大一块市场。这次宁德时代三元电池静态下发生自燃,显然对于宁德时代来说更不是好消息。

覃思介绍说,2021年,奥动新能源的换电站中发生过两三起电池短路事件,但都在提前预警后加以及时干涉,没有发生很严重的情况,只是这一次情况没有得到有效控制。

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领域一直以“老大”自居,根据其最新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2021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使用量连续五年排名全球第一,2021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使用量市占率达32.6%。

也就是差不多三辆电动汽车中就有一辆用的宁德时代的电池。虽然身为乙方,宁德时代却活得更像甲方。在各大电动车企面前,货是要靠抢的。

有些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甚至为了拿到宁德时代的货,董事长不惜亲自去蹲守曾毓群。

很多车企似乎已经发现这个问题正在影响自身发展,动力电池供货渠道单一,绝不是好事,很多车企开始“去宁化”。

     

长城、吉利、通用、本田、大众、丰田、PSA、奔驰、特斯拉这九家车企已经作为车企中的先头部队,一头扎进了动力电池领域。

大众中国拿下了国轩高科440802578股,占总股本的26.47%,为国轩高科第一大股东;

奔驰将为其全球动力电池生产网络投资10亿欧元,它还向LG化学投资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55.6亿元)扩建工厂,丰田与松下宣布成立动力电池合资公司;

吉利通过与上海华普汽车合资成立了浙江衡远新能源公司,并收购LG化学南京工厂设备与技术专利实现了自产动力电池;

长城汽车在自研动力电池这条道路上,已经摸索过,以此为契机孵化的蜂巢能源,也成为了目前唯一一家由整车厂主导成立的动力电池企业;

特斯拉在美国也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动力电池工厂……

随着越来越多的车企要组建自己的动力电池厂商拓展新的供应链,宁德时代未来的市场份额大概率会下降。但宁德时代前期通过融资不断建设新的电池生产线,一旦扩产后市场收缩,对于这样大型电池企业来说,打击会非常大。火灾可能会进一步让车企选择放弃宁德时代作为供货商,一些汽车公司虽然暂时需要依赖宁德时代供货,但为了降低风险,电池采购肯定不会专注于一家。而宁德时代不像比亚迪那样可以自产自销,所以火灾带来的不利影响同样会持续发酵。

综上所述,北京这座换电站着火,可以说是三败俱伤,换电站、新能源车和相应的动力电池公司谁都会被这次事故牵连。所幸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大面积污染或者爆炸。相关的企业还有机会纠错并改正。不要让一场事故毁掉三家公司甚至毁掉整个换电行业,所以我们期待事故的调查结果,相关部门做出相应规范指引,相应的企业做好补救,避免灾难重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