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王”郑永刚将杉杉系市值推上600亿

4月19日,一则杉杉股份子公司引入比亚迪、宁德时代、中石油昆仑资本进行战投的消息吸引了资本市场的关注。

据悉,宁波杉杉新能源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将与上述三位资方合计为上海杉杉锂电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增资30.5亿元,增资款将全部用于上海杉杉锂电及其下属子公司的日常经营活动。

不少投资者好奇,杉杉股份为何有如此大的“排场”,竟能获得新能源界多位巨头的青睐?资料显示,杉杉股份由郑永刚创立,本是做西服起家,但在生意日渐红火之际,郑永刚却决心转型新能源,发展至今,杉杉股份已是全球规模最大的锂离子电池材料综合供应商。

公司刚刚发布的年报显示,2021年杉杉股份实现营收206.99亿元,同比增长151.94%;归母净利润33.40亿元,同比增长2320%。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自郑永刚2020年底回归至4月20日,杉杉股份和吉翔股份的合计市值,已从425亿涨至664.7亿。其中吉翔股份更是今年的牛股之一,年内股价最高涨幅超310%。得益于此,在2022年3月胡润发布的《2022胡润全球富豪榜》中,郑永刚以125亿人民币的身家位列第1864位。

不过,近几年外界对郑永刚和他的杉杉系,发出了不少“资本腾挪术”的质疑,因多次操作“壳”上市公司,郑永刚获得了“壳王”称号。

杉杉股份业绩暴涨,偏光片业务成“大腿”

1999年3月的一个饭局上,鞍山研究院院长王维刚与郑永刚提起,旗下碳素研究院新能源锂离子负极材料的课题,国家拨的1000万经费已经花光,但课题还没完成。

说者有意,听者也有心。彼时的郑永刚,正在发愁企业的转型问题。尽管他的杉杉西服已经连续7年排在国内首位,市场份额一度高达37%,但郑永刚还是看衰服装产业的未来。他刚刚把公司的总部迁至上海,成立杉杉控股,并提出以服装、新能源、金融投资三大板块为主业的多元化经营战略。

于是,郑永刚先投资了8000万让课题顺利完成,紧接着又投了3个亿,把碳素研究所的人才都迁到上海,并借此完成了锂电池负极材料的布局。此后的6年里,杉杉股份陆续涉足锂电池正极材料和电解液,逐步成为了一家锂电材料综合供应商。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杉杉股份新能源产业布局逐渐完善后,郑永刚也在2007年宣布辞去了公司的董事长职务,安心退居幕后。

2016年,新能源汽车步入市场主流,蛰伏多年的杉杉股份业绩自此开始爆发。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磷酸铁锂”和“三元锂电”两种以锂电池正极命名的明星产品已被外界熟知。而近两年在新能源汽车行业景气度持续提升的背景下,锂电池正极材料锂、镍以及负极材料石墨的疯狂涨价,更是造福了一众供应商。

2020年,杉杉股份有关锂电池材料的收入达到69.16亿元;2021年这一数字进一步增至91.25亿元,同比增加31.95%。而在归母净利润方面,2021年公司锂电池材料业务达11.95亿元,比上一年多出9.07亿元。

杉杉股份表示,基于下游需求旺盛等因素,负极产品市场订单需求远超供应能力,其产能达到满负荷生产。

除此之外,LG偏光片业务的并表也是杉杉股份业绩猛涨的重要原因。

财报显示,2021年杉杉股份的营收主要由锂电池材料、偏光片和其他业务三部分构成,其中偏光片业务为公司带来的营收高达99.44亿元,其在总营收中48.04%的占比甚至高于锂电池材料的44.08%。

同时,报告期内偏光片业务实现的归母净利润达11.97亿元,也要高于锂电池材料的11.95亿元。

雷达财经注意到,这部分新增业务源于2020年的一次并购,也被外界视为郑永刚的又一次豪赌转型。

2020年6月,杉杉股份宣告拟斥资7.7亿美元启动LG化学旗下LCD偏光片业务及相关资产70%权益项目的收购。为了主持此项收购,郑永刚时隔13年高调回归,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充足的自信:“未来我们会遥遥领先,掌握制定行业标准的话语权。”

资料显示,偏光片是液晶显示器的关键部件之一,主要功能是通过控制光线提高液晶面板的透光率和视角范围。其在液晶面板成本结构中占比10%左右,对液晶面板的显示效果具有重要作用。

另据市场调研机构Omida的数据,2020年LG化学偏光片业务(公司在2021年2月1日完成了LG化学旗下LCD偏光片业务大陆地区的收购)占据约25%的市场份额,排名全球第一。按照约定,2021-2023年,杉杉股份将分批次收购LG化学偏光片业务剩余股份。

“收购偏光片是杉杉的第三次跨界,也是我60岁以后的又一次重大创业。”郑永刚表示。

跨界收购背后是主业不振?

不过,也正是这次完全的跨界收购,为杉杉股份引来了不小争议。

从杉杉股份在二级市场的行情来看,1996年至今约26年的时间里,杉杉股份的股价实现了30倍的涨幅,虽然涨势迅猛,但事实上直至2020年6月的24年中,其股价涨幅也仅有10倍,这意味着公司大部分的市值增长都是在收购LG偏光片业务后实现的。

根据财报,在收购前,杉杉股份的业绩已经连续多年出现了下滑的情况。其中营收在2019-2020年连续两年同比下降,扣非净利润更是已经连续三年下降,2020年还出现了亏损的局面。

具体而言,锂电上游的正极、负极、电解液、隔膜四大核心材料中,杉杉股份三项均有涉及,并且每项都能排到国内市场前五甚至前三,但各项竞争力都在逐渐下滑。

以公司最早接触的负极为例,东吴证券研报显示,目前负极行业竞争格局基本稳定在“四大三小”态势,其中“四大”为贝特瑞、杉杉、璞泰来和凯金。2021年杉杉股份负极产量市占率为15%,同比下降1%,位列行业第二,而第一的贝特瑞市占率为25%。

正极方面,2018-2020年公司相关业务毛利率为17.13%、12.84%、12.38%,逐级走低。2021年,杉杉股份已经启动了对该项业务的剥离,相关动作包括将旗下杉杉能源控制权转让给德国化工企业巴斯夫,转让永杉锂业100%股权等。

与剥离动作相对的是,在全球市场上,受益于锂电装机需求,正极市场正保持高增。东吴证券预计,2022年全球正极需求总量为133.5万吨,至2025年将达350.7万吨。

电解液方面,杉杉股份的扩张也较为缓慢。2019-2021年,公司电解液产量市占率为10.1%、8.4%、3.5%,下降显著。

尽管2021年公司这部分业务受益于六氟磷酸锂价格的飙升,实现扭亏为盈,毛利率也大幅提升,但截至2021年末,公司共有电解液产能4万吨,六氟磷酸锂产能4000吨,已被天赐材料、新宙邦等电解液龙头企业拉开差距。此前杉杉股份的调研纪要显示,该公司将剥离电解液业务,预计今年将加快剥离。

而主营业务之外,2020年杉杉股份的非核心业务充电桩、储能、服装等甚至还处于亏损状态,合计归母净亏损为2.96亿元,同比扩大1.3亿元。

那么,收购LG化学偏光片业务来提振业绩的方式是长久之计吗?部分行业人士对此亦持保守意见。

一方面,这笔收购显著增加了杉杉股份的资金压力。2021年末,杉杉股份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同比激增1026.10%至36.23亿元,公司资产负债率也从43.33%增至51.9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更是由正转负,同比降210.69%。

为了提高公司资金的流动性,杉杉股份曾选择用定增的方式在二级市场募资30.96亿;也曾让控股股东杉杉集团进行融资类股份质押;更是在截至2021年底账上货币资金尚有92.95亿元的情况下,引入宁德时代、比亚迪等资方联合对旗下子公司上海杉杉锂电进行30.5亿的增资。

公司称,上海杉杉锂电通过本次增资扩股,将有助于优化其资产负债结构,降低财务成本,增强资本实力,为负极材料业务扩张提供资金保障。

另一方面,尽管杉杉股份有过从服装行业成功转型新能源行业的经验,但后续公司在多元化扩张的过程中已经触及了瓶颈。在此背景下,公司能否运营好一项全新的业务,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郑永刚圆梦“金融家”?

“我希望我是从服装进来,从金融出去,我希望成为一个金融家。”2015年郑永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郑永刚的跨界资本运作水平,确实经历过市场的检验。在杉杉系企业的成长、运作史中,郑永刚已经验证了通过重组、卖壳提振股价或大笔套现的可行性。

早在2002年,杉杉集团就通过受让股权成为了长春热缩的大股东,不久后,长春热缩更名为中科英华。据报道,郑永刚曾操盘中科英华的稀土交易,但随着收购的终止,郑永刚也从中科英华彻底抽身。

2015年前后,杉杉系卷土重来。其先是让旗下“泓石投资”耗资12.9亿元受让“艾迪西”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的股份,让郑永刚成为企业实控人,后又推动艾迪西重组,最终艾迪西被申通快递借壳上市成功,其股价一度迎来13个涨停。

同样是在2015年,杉杉系宁波顺辰通过受让股份成为了江泉实业的实控人,不过此后郑永刚对其他企业借壳江泉实业上市的多次尝试均宣告失败。最终宁波顺辰在重新转让股份后,彻底离开了江泉实业。

值得一提的是,郑永刚在回归杉杉股份后,依然没有停止在资本市场的活跃。

2017年,杉杉系的另一家公司宁波炬泰通过受让股份成为了国内著名钼业公司新华龙的控股股东,此后新华龙更名吉翔股份。自此,郑永刚再度开始了重组运作。

在郑永刚的执掌下,此后的五年内,吉翔股份先后出手五次进行跨界式收购,且标的公司均处于全新的领域。

郑永刚先是推动还是“新华龙”的上市公司收购手游企业北京开天、海外游戏公司Gram Games和梵雅文化。但在严厉的监管下,这项计划未能成行。随后新华龙又将目光转向了影视领域,其以零对价收购了霍尔果斯吉翔影坊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并向其增资1亿元,将公司的主营业务正式转为钼业和影视双轨并行。

更名吉翔股份后,得益于电影市场的增长,公司股价曾迎来一段“甜蜜期”,但在资本退潮后,公司电影业务出现断崖式下滑。于是郑永刚又打起了军工领域中天引控和营销领域多想互动的主意,两次重组接连失败后,郑永刚则“回归”了自己熟悉的锂电行业。

前文曾提到,杉杉股份自2021年已开始了对旗下正极业务的剥离工作,而2022年1月受让宁波永杉所持湖南永杉100%的股权的,正是关联方吉翔股份。

公告显示,湖南永杉主要生产的电池级/工业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等产品为锂电池正极材料的主要原材料,下游应用领域包括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等。

尽管这笔收购被不少投资者指出有“左手倒右手”的嫌疑,但吉翔股份的股价却在1月6日发布收购公告后应声上涨,至3月底公司股价涨幅一度超280%。

此外,据新华财经报道,杉杉控股还被指涉嫌通过关联方上海钢石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受让吉翔股份股票,故意隐瞒关联关系、虚假信息披露,逃避全面要约收购责任。

曾有“服装界巴顿将军”之称的郑永刚,能靠资本运作,给杉杉股份带来更长远的发展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