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汽车前三月总销量下降16% 成本承压市值蒸发数千亿

和许多同行一样,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城汽车”,SH:601633)也在面临供应链考验。

据坦克品牌发布消息,受多地疫情影响,坦克300车型共涉及8家供应商伙伴停工、停运,目前坦克300车型于4月14日起暂停生产。

“坦克”是长城汽车旗下品牌之一。根据长城汽车发布的3月销量数据,当月长城汽车坦克品牌的销量为8922辆,同比增长78.26%;1-3月销量累计为25753辆,同比增长79.8%。

今年前3月,坦克是长城汽车销量增幅最多的品牌,如今遭遇停产,或将进一步拖累公司整体销量。事实上,长城汽车今年前3月的总销量已经出现下滑,为28.35万辆,同比下降16.32%。

目前,长城汽车不仅面临销量增长乏力的尴尬,公司的经营业绩也受到考验。2021年,长城汽车的净利润为67.26亿元,其中新能源的补贴为16.26亿元,补贴金额同比增加7.22亿元。与此同时,长城汽车的成本也承压,或将拖累业绩。

主品牌皮卡、哈弗销量下滑

2021年年报显示,长城汽车旗下有三大产品,分别为SUV、皮卡、轿车(主要为新能源车),旗下拥有哈弗、魏牌、欧拉、坦克及长城皮卡五大整车品牌。

其中,哈弗品牌专注SUV产品领域;魏牌开创“0焦虑智能电动”全新品类,向高端新能源品牌全面进阶;欧拉定位于新能源汽车女性市场新赛道;坦克是长城汽车面向SUV新趋势推出的潮玩越野SUV品牌,2021年才开始正式运营;长城皮卡已经连续24年国内、出口销量第一,全球累计销售突破200万辆。

长城汽车五大品牌组成的“矩阵”,支撑着公司的汽车销量。年报显示,2021年,长城汽车累计实现销量128.1万辆,同比增长14.79%,其中,海外销量达13.99万辆,同比增长102.98%;这是长城汽车连续第六年突破百万辆的销量规模。然而在今年前3月,长城汽车的销量整体下滑,实现销量28.35万辆,同比下降16.32%。

在长城汽车品牌中,哈弗品牌是其销售主力。数据显示,2021年,哈弗品牌的销量为77万辆,在总销量中占比60%,但同比增长仅为2.64%,而在2022年前3月,哈弗品牌的销量同比下降25.13%,为16.67万辆。

长城皮卡作为长城汽车销量第二的品牌,也同样面临增长乏力窘境,2021年其销量为23.3万辆,同比增长仅为3.56%。2022年前3月,长城皮卡的销量为5.94万辆,同比下降27.68%。

品牌销量排名其次的,分别是欧拉、坦克、魏牌,在2021年分别实现销量13.5万辆、8.56万辆、5.84万辆。其中,欧拉销量同比增长140%,而魏牌的销量同比下降25.65%。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1-3月,欧拉销量为3.07万辆,增幅仅为10%,增速放缓。

转型新能源任重道远

如今,长城汽车的两大主力品牌正面临销量下滑的困扰,距离公司400万辆目标,仍有不小的差距。

早在2021年6月,长城汽车发布了《长城汽车2025年战略》,公司设定了2025年实现目标销量400万辆,其中80%为新能源车,预期营业收入6000亿元。

不过,2021年长城汽车的新能源车销量仅13.9万辆,在总销量中占比不足11%。

当前,受上海、江苏、吉林等多地疫情影响,长城汽车多家零部件供应商受到波及,导致工厂产能受限。目前,坦克品牌已经宣布停产。对此,长城汽车表示:“长城汽车正与供应链伙伴通力合作,积极解决相关问题,尽力将影响降至最低。”

事实上,除了疫情影响之外,汽车缺芯也对长城汽车产生较大影响。公开资料显示,此前主要生产坦克300、皮卡品牌长城炮的长城永川工厂,也曾因为缺芯导致减产。

受供应链短缺影响,长城汽车的产量、销量出现了不小的波动。今年前3月,长城汽车的生产量为28.59万辆,同比下降14.16%。

其中2月份,长城汽车销售新车7.08万辆,环比大降36.6%,同比暴降20%。对于销量下降的原因,长城汽车表示,主要由于博世汽车部件(苏州)有限公司生产的车身电子稳定系统(ESP)供应不足所致,博世为长城汽车主力车型ESP配置的独家供货商。

值得注意的是,长城汽车还对产品进行了涨价。4月12日,长城汽车旗下魏牌官方微博宣布,受原材料、芯片及核心零部件价格大幅上涨等因素的影响。魏牌将对咖啡系部分在售车型官方指导价进行调整,上调幅度为5000-12000元,价格调整将于4月15日正式生效。魏牌还表示,在魏APP“现车选购”入口购车,以及价格调整正式生效前支付定金的消费者,将不受此次调价影响。

成本承压拖累业绩

长城汽车对产品提价,或是为了提升公司业绩。

从业绩表现来看,2021年,长城汽车实现营业总收入1364.05亿元,同比增长32.04%;净利润67.26亿元,同比增长25.43%。

长城汽车表示,净利润增长主要原因是整车销量增加所致。报告期内,长城汽车笃定全球化智能科技公司转型,聚力电动化、智能化技术革新与全球化发展,深化品类创新与用户运营,完善体系力及生态建设。年度内销量提升、车型结构改善,促进业绩上涨。

但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长城汽车的扣非净利为43.03亿元,同比仅增长9.55%,与净利润67.26亿元,相差23.23亿元。 其中,在2021年第四季度,长城汽车的归母净利润17.81亿元,同比减少35.82%,扣非归母净利润5.50亿元,同比减少71.93%。

东北证券在研报中认为,长城汽车第四季度盈利下滑,一方面受股权激励费用和欧拉补偿权益费用计提影响,另一方面是芯片短缺和原材料成本上涨所致。

具体来看,2021年报显示,长城汽车2021年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的金额接近22亿元,比往年多了近10亿元,其中新能源的补贴为16.26亿元,同比增加7.22亿元。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是新能源补贴最后一年,如果把新能源补贴砍掉,长城汽车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令人担忧。

事实上,2018年至2020年,长城汽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8.89亿元、39.87亿元、38.36亿元,分别同比变动-9.53%、2.52%、-3.77%。

在2021年,长城汽车的人工成本大增。年报数据显示,长城汽车的员工数从2020年末的6.32万人,增长至2021年末的7.79万人,增长1.47万人,同比增长23.3%,总员工成本105.28亿元。从同行企业来看,吉利汽车2021年仅增长6000人,员工人数4.4万人,同比增长15.8%。

此外,长城汽车2021年管理费用为40.43亿元,同比增长58.39%,主要是因为管理人员数量增加以及股权激励费用增加所致。翻阅长城汽车发布的股权激励公告,长城汽车过去几年的确给员工派了不少股份。举例来看,长城汽车在2020年首次员工持股计划中,281名员工获授4930.35万股限制性股票,1651人获授8706.53万股股票期权。

与此同时,长城汽车的研发费用也在激增,同比增长46.36%,达44.89亿元。公司表示主要是因为智能化、电动化、新车型项目研发投入增加所致。长城汽车还在年报中表示, 2021年至2025年,长城汽车预计将投入约1000亿元用于研发。

在二级市场上,长城汽车A股股价从2021年10月的峰值69.8元/股,一路下跌,4月21日收盘价为24.23元/股,跌幅超65%;市值蒸发超2700亿元,仅剩1763亿元;PE(TTM)为33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