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气交易中心建了不少,为何叫得响的不多

近日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下称《意见》)提出,要建设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健全油气期货产品体系,规范油气交易中心建设,优化交易场所、交割库等重点基础设施布局。 

近年来,我国陆续组建了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重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深圳天然气交易中心等油气现货交易平台,同时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上市了我国第一个国际化期货品种SC原油期货,为推动我国油气市场体系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不过,在多位受访者看来,由于起步较晚,我国的这些油气交易中心仍处于摸索成长阶段,距离高效配置油气资源、形成全国或国际化影响力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交易中心日益增多 

随着油气市场化改革加速推进,近年来我国陆续成立了多个油气交易中心。 

2016年,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正式运营,主要开展管道天然气、液化天然气、液化石油气、石油等能源产品的现货和中远期交易。2021年,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天然气双边交易量达816.63亿立方米,保持了亚洲最大天然气现货交易平台的地位。 

2018年3月,中国原油期货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正式挂牌上市,这是中国证监会批准的首个以中国货币定价的国际化期货合约,它的推出曾被视为建立新的亚太地区原油基准价格,推动亚太原油贸易发展的关键一步。 

此后,重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也于2018年上半年正式实现线上交易,陆续开展了国内管道天然气、境内外液化天然气、储气服务、成品油和液化石油气等产品交易。2020年底,深圳天然气交易中心在深圳前海正式挂牌运营,上线涵盖重量、热值、体积等计价的6个天然气交易品种,致力于打造华南地区首家与国际市场接轨的天然气现货交易平台。 

“我国是全球第一大能源消费国,伴随着经济高速发展,对油气资源的需求持续高速增长,对外依赖程度也不断增加。要想充分维护我国在能源市场的利益,就必须形成自己的国际价格影响力,并且提升资源配置效率。这些交易中心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建立的。”海通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咨询部能源化工负责人杨安对记者表示。 

“交易中心的建立,活跃了市场,增加了市场交易规模,对我国油气市场体系的形成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指出,“一个完整的、统一的市场,离不开交易中心,这样场内外、中长期、现期货交易才能得以实现。同时,交易中心对推动油气价格市场化改革、形成全国统一的油气市场价格体系具有重要作用。” 

尚处摸索成长阶段 

对于《意见》提出的“健全油气期货产品体系,规范油气交易中心建设,优化交易场所、交割库等重点基础设施布局”等要求,以及最终实现价格发现、资源高效配置功能,多位受访者指出,实现这些目标还有较长一段路要走。 

“截至目前,这些交易平台都还处于摸索成长阶段,距离资源高效配置、形成全国或国际化影响力仍有较大空间。”杨安坦言。 

杨安进一步指出:“《意见》提出,在统筹规划、优化布局基础上,健全油气期货产品体系,规范油气交易中心建设。但目前我国还缺少成品油、天然气等核心能源期货品种,能源产业上下游客户对健全完善上述期货品种的呼声也比较高。上期所和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已在积极准备上述期货品种的调研和设计工作,希望我国加快产业规范发展步伐,在条件成熟后尽快推出相关油气期货产品。另外,需求端的重要性盖过供应端,在设立交割库时,也要充分考虑产业集中度和运输便捷程度等问题。” 

郭焦锋也表示:“我国的油气期货、现货交易中心成立时间较短,且相关的市场化条件还不完善,所以现在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完善。” 

“第一,交易品种不足。目前我国只有原油期货品种,还没有成品油和天然气期货市场,相关能源品种基准价格的形成还存在缺陷。第二,现货交易中的成品油、天然气交易量并不多,参与主体也偏少,能形成区域基准价格、反映区域供需关系的交易中心太少。很多企业还是选择传统的面对面磋商交易,通过交易中心交易的意愿不是很强。第三,交易规则有待优化。我国是全球第一大原油和天然气进口国,交易规则应与国际接轨,这样才能与区域市场产生更广泛的联系,增加交易规模,吸引更多主体参与。”郭焦锋说。 

“不是简单的全国一个市场、一个价格” 

“建设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这一目标,具体到油气领域,重点在哪里?又该如何实现? 

杨安表示:“我国地大物博,但资源分布、需求分布并不均匀。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并不是简单的全国一个市场、一个价格,应该是在保障能源安全供应的前提下,结合我国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建立一个根据不同地区需求差异实现资源高效公平分配,市场监管充分,能够服务全国经济发展的全国大能源市场。” 

“目前来看,油气改革中的一大难题是价格市场化,在解决这一问题的过程中,既要从保障我国能源安全、维护国计民生角度出发,又要充分激发市场活力,让我国油气市场能够形成一个公开公平、客观合理的价格体系。期待国家统筹规划、优化价格形成机制,推动成品油、天然气等油气品种市场化改革,以加快健全油气期货产品体系建设。”杨安说。 

在郭焦锋看来,全国统一的油气市场应该具有四方面内涵。“第一,要有全国统一的原油、成品油、天然气市场,并有相应的基础设施。第二,在价格形成机制方面,全国要统一,基本形成合理的、反映供需关系的价格。第三,全国石油天然气的流通必须通畅,不管是在哪个交易市场做交易,资源都应可以在全国市场通畅流转,顺利实现交割。第四,要有一个高效透明的监管体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