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钟宝申陷“偷偷减持”风波,优惠电价取消,市值蒸发超千亿,内忧外患的“光伏茅”隆基股份距离腰斩有多远?

作为行业龙头,有着“光伏茅”之称的隆基股份(SH:601012)一举一动都备受市场关注。根据新华财经4月21日报道显示,4月6日,隆基股份董事长钟宝申在外界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减持了1960万股公司股票,如此大手笔的减持,该公司并未对外披露,仅仅是4月8日在上交所网站进行了时候填报。也因此,外界对钟宝申的减持充满了质疑。

事实上,隆基股份4月份以来可谓是内忧外患。其中,在4月5日晚间,隆基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于4月1日收到《云南省发改委关于明确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关用电价格的函》显示,根据国家有关部门清理优惠电价政策的要求,取消公司在云南省享有的优惠电价政策和措施,自2021年9月1日起,公司全部用电价格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方式形成,直接与电网企业结算,这对于隆基股份的冲击巨大。

受此影响,隆基股份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股价从83元跌如今的60元出头,股价下跌了27%,市值蒸发超过1000亿元。而如今的股价,距离去年11月高点(103.3元),已经跌去了超40%。

《眼镜财经》注意到,除了政策冲击之外,隆基股份还面临到上游的成本压力和持续内卷的行业大环境,业绩增速放缓明显,毛利率创下5年来新低。内忧外患之下,隆基股份股价恐怕将面临到“腰斩”的风险。

董事长偷偷减持13亿?

根据公开报道显示,在去年三季报中,钟宝申持股8985.6万股,占总流通股本比例1.66%。然而,就在4月6日,钟宝申开始悄悄的减持其所持有的股票,减持规模达到1960万股,约占其持股比例的21.8%,市值达13.45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董事长钟宝申现年55岁,从2018年7月2日起担任隆基股份董事长,2020年在隆基股份领取的年薪为284万元。2022年3月,钟宝申以95亿元身价,入选胡润全球富豪榜。

如此大手笔的减持计划,作为上市公司的隆基股份,却事先并未告知。根据海证券交易所网站显示,本次减持变动日期为2022年4月6日,填报日期为4月8日,上交所投资者服务热线客服表示该项变动属于企业自行填报。

钟宝申如此的骚操作,在被曝光之后,立即遭到市场的强烈批评,甚至有律师质疑其操作涉嫌违规。

对此,北京某律所高级合伙人表示,根据《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所持本公司股份及其变动管理规则(2022修订)》第十一条、《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自律监管指引第8号——股份变动管理》第九条的规定,上市公司应当在董事所持本公司股份发生变动的2个交易日内,通过证券交易所网站进行披露,即董事减持需要进行公告。而隆基股份并未对钟宝申本次减持进行披露,如前文所述,仅是对该项变动进行了事后自行填报,那么就涉嫌违规。

面对市场的质疑,隆基股份在当晚发布公告称,本次持股变动原因为非交易过户,并非卖出交易,相关持股变动情况已根据相关要求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进行申报,其持股变动行为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要求,不存在窗口期违规减持和信息披露违规情形。

不过,《眼镜财经》注意到,4月22日,隆基股份以每股61元开盘,跌幅2.52%,盘中创下12个月以来的新低,每股60.80元。

超半数硅片成本将受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3月10日,隆基股份与云南省人民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就其在云南省投资建设单晶硅棒硅片、高效电池组件、特色农业光伏电站产业链,带动千亿级单晶光伏产业集群和云南省给予相关优惠政策支持达成合作战略合作意向。

     

从产业链来讲,光伏行业共分为硅料、单晶硅棒、硅片、电池片、组件及电站等几个环节。其中,拉晶(硅棒)、切片等环节属于重资产、高耗能业务,电价对于企业的生产成本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煤炭资源丰富度内蒙古、新疆等西部省份以及水电资源丰富的四川、云南等西南省份就成为隆基股份、通威股份投资的重点省份。

隆基股份之所以选择在云南投资,就是看中了其电价优势。《眼镜财经》梳理,截至 2021年末,隆基股份已在云南省形成约67GW 的拉晶产能和57GW 的切片产能,丽江三期年产10GW 单晶硅棒建设项目、曲靖二期年产20GW 单晶硅棒和30GW单晶硅片项目和曲靖年产30GW 单晶电池项目尚未开工或投产。

值得注意的是,优惠单价政策的取消会对公司业绩造成多大的冲击?隆基股份在公告中并没有给出明显数据,只是表示“对公司利润会产生一定不利影响”。另外,隆基股份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短期内,取消电价优惠对生产成本确实有一定影响,但总体影响可控,公司后续会采取其他措施降本增效。”

但据《眼镜财经》了解到,此事对隆基股份业绩的冲击恐怕不可小觑。作为隆基股份最重要的硅片基地之一,云南已投产的切片产能占公司总产能的比例约为 54%,拉晶产能产能占比约为64%。这也就是说,隆基股份超过半数以上的单晶硅棒、硅片产能将受到电价上涨的冲击。

长江证券在一份研报中指出,隆基股份此前享受优惠电价在0.25元/kwh,市场化后采用浮动电价,参考云南省220千伏大工业用电平时段电价汛期/平期/枯期电价分别为0.297/0.350/0.420元/kwh。按照枯期电价计算,隆基股份净利润最大冲击约为5.99亿元。

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隆基股份净利润为85.52亿元。2021年前三季度,隆基净利润为75.56元。若按长江证券上述数据计算,云南优惠电价的取消对隆基股份的影响仅在个位数,这也对应了隆基股份相关人士所说的“总体影响可控”。

不过,若考虑到能耗双控政策的持续推进,四川、内蒙、新疆等高能耗地区或许将跟进取消优惠电价,恐怕会对隆基股份成本带来新的压力。另外,在上游硅料涨价、硅片环节疯狂扩产的背景下,隆基股份已然面临业绩增速放缓、毛利率下滑的困境,取消优惠电价政策,或许对隆基股份业绩影响并不大,但对投资者来说,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毛利率创5年新低

过去的2021年,光板板块无疑是二级市场最热门的板块,而隆基股份无疑又是明星中的明星。

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光伏行业已经形成了全球最完善的光伏产业链,并具备了领先全球的竞争力。中国光伏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中国光伏组件产量已经连续15年位居全球首位,多晶硅产量连续11年位居全球首位,新增装机量连续9年位居全球首位。

其中,隆基股份凭借着对单晶硅技术路线的专注快速崛起,成为了光伏产业硅片、组件双料龙头。2021年上半年,隆基股份单晶硅片出货量达到38.36GW,市占率达到37%,组件出货量达到17GW,市占率达到 24%,均位居行业第一。与此同时,2021年,隆基股份市值接连突破4000亿、5000亿大关,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光伏企业。

然而,在光伏产业一路高歌猛进的背后,产能过剩、恶性竞争等隐忧也随之出现。在硅片、组件环节不断扩产的情况下,光伏上游原材料硅料持续涨价,隆基股份毛利率承压明显。

根据去年三季报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隆基股份实现营业收入62.06亿元,同比增长66.13%,实现净利润75.65亿元,同比增长18.87%。

不难看出,隆基股份净利润增速远不及公司营收增速,主要原因在于毛利率的下滑。季报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隆基股份毛利率为21.30%,去年同期为27.86%,大幅下滑6.53个百分点。其中,2021年第三季度,隆基股份毛利率仅为18.93%,创下2016年以来新低。

硅料价格的上涨成为隆基股份毛利率下滑的主要原因。从2021年初至今,硅料的价格涨势凶猛,最高达到200%以上,这让以硅料为原料的隆基股份受到了明显冲击。

三季报公布之后,隆基股份股价承压明显。数据显示,2021年11月1日-2022年2月14日期间,隆基股份股价由103.3元大幅下跌至63.54元,区间跌幅接近40%。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成本压力之外,隆基股份在硅片环节还受到中环股份的强大竞争压力,所谓硅片之争有愈演愈烈之势,这也成为隆基股份未来发展的又一大隐忧。

硅片尺寸之争,182还能支撑多久?

硅片尺寸之争始于2019年。《眼镜财经》注意到,这一年,中环股份推出了颠覆行业认知的大硅片M12,也就是210mm大硅片,隆基股份则推出M6硅片(166mm)与之抗衡。相比隆基主推的M6硅片(166mm),中环M12硅片面积上大幅增加了60.8%,组件效率更高,BOSS成本更低,也因此隆基股份备受冲击。

而随着光伏平价上网时代的来临,借助硅片大型化来降低单瓦成本已经成为行业共识。除了中环股份之外,上机数控、京运通等硅片企业也纷纷在向210尺寸硅片发力,隆基股份M6硅片逐渐式微。

   

无奈之下,隆基股份又于2020年6月推出了182mm硅片(M10),并联合晶科、晶澳、阿特斯等七家光伏企业成立“M10联盟”,并宣布182尺寸才是地面电站的最优尺寸。

无独有偶,2020年7月,天合光能、中环股份、东方日升、晶澳等39家企业共同组建了“600W+光伏开放创新生态联盟”。至此,“晶晶隆”为代表的182mm与“天升环”为代表的210mm组团对抗之势正式形成。

据《眼镜财经》了解,截至目前,硅片环节的尺寸之争仍未有定论,但210mm大尺寸似乎更具吸引力。根据索比网最新数据,我国头部12家组件企业里面,已经有9加公司生产210组件。另外,截至2021年6月末,“600W+光伏开放创新生态联盟”成员已经增加至81家。

从业绩上来看,主打182mm硅片的隆基股份和主推210mm尺寸的中环股份也要稍逊一筹。三季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中环股份营业收入为290.89亿元,同比增长117.46%;归母净利润27.61亿元,同比增长226.29%。不难看出,中环股份营收及净利润增速均远远高于老对手隆基股份。

还需要看到的是,这一场所谓尺寸之争的背后,则是整个光伏行业的内卷。尤其在硅片环节,上机数控、京运通、高景太阳能等公司在去年1-2年内快速崛起,行业产能快速增加。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较上年新增硅片产能约160GW。截至2022年末,硅片总产能将持续扩张至650GW以上,产能供给将远大于终端实际需求。

显然,新玩家的持续入场和疯狂投资,已经打破了以隆基股份和中环股份双寡头的竞争格局,硅片市场已由原来卖方市场变为一片“红海”。而在硅料涨价、优惠电价取消以及行业疯狂内卷的情况下,隆基股份股价寻底之路恐怕还未走完。此外,在210冲击之下,隆基股份的182还能支撑多久,《眼镜财经》将继续关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