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阳光“三无”跨界遭监管闪电问询 短债20亿陆克平投建220亿项目被指“画饼”

陆克平又有非常之举,让市场震惊。

被誉为“毛纺巨子”的陆克平纵横资本市场二十余年,曾实际控制江苏阳光(SH:600220)、海润光伏(已退市”,SH:600401)和四环生物(SZ:000518)三家A股公司,打造了阳光系帝国。但是,危机和非议一直伴随着陆克平这个资本玩家。

4月22日,江苏阳光发布公告称,拟投资200亿元,在包头市九原工业园区建设 10 万吨多晶硅等光伏产业项目。

而在今年3月,江苏阳光也曾公告称,拟投资20亿元在内蒙古乌拉特前旗设立子公司,进军光伏领域。

短短一个多月,江苏阳光抛出合计高达220亿元的投资项目。然而,截至2021年9月底,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只有4.2亿元。江苏阳光身处毛纺、电汽行业,跨界光伏没有任何基础。

无资金、无技术、无人员,江苏阳光的“三无”跨界,引发市场对其“画饼”质疑。上交所连夜下发问询函,追问220亿元投资的可实现性、决策是否审慎。

220亿跨界光伏引发质疑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句话来定义江苏阳光毫不为过。只不过这个一鸣惊人,并非褒奖。

今年4月22日晚间,江苏阳光抛出重磅投资计划,根据公告,4 月 21 日与包头市人民政府、包头市九原区人民政府签订了《投资合作协议》。为抢抓经济高质量发展新机遇,推动现代装备制造业创新发展,做强做优光伏装备制造产业,经深入洽谈,江苏阳光拟在包头市投资建设光伏新能源全产业链项目。

具体内容为,公司拟在包头市九原工业园区建设 10 万吨多晶硅、10GW 单晶拉棒(包括切片)、10GW 电池片及组件项目,同时建设 10GW 光伏电站项目,总投资约 200 亿元,这200亿元并不包含10GW 光伏电站项目建设所需的投资。

公告显示,多晶硅、拉棒、切片、电池片、组件项目位于包头市九原区工业园区,总建设用地面积约 2000 亩。

根据协议,包头市政府将支持上述项目列为自治区级,市级重点项目;九原区政府将推荐江苏阳光申报“绿色通道”,项目如通过评审,享受“绿色通道”服务。

江苏阳光承诺在项目具备开工条件30日内开工建设,并支持包头市政府完善光伏上下游产业链,协助引进装备制造等相关配套项目。

江苏阳光所属行业为纺织制造业,有子公司涉及热电行业,因此,公司主要从事呢绒面料和电汽的生产和销售。本次公告的投资项目属于光伏新能源领域,这意味着公司正在筹划推进产业跨界。

事实上,江苏阳光在今年3月8日晚间公告称,拟投资20亿元在乌拉特前旗设立子公司,进军光伏。

江苏阳光不到两个月时间,两笔大规模投资合计达220亿元,足够惊人。

截至目前,江苏阳光尚未披露2021年度业绩预告、业绩快报、正式年报,暂不知晓其2021年底的财务状况。去年9月底,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仅为4.20亿元,对应的短期债务高达20.01亿元。这足以说明,公司自身还债较为困难。

此外,截至去年三季度末,江苏阳光总资产也只有47.28亿元,220亿元投资是其总资产的4.65倍。

显然,从资金方面看,江苏阳光是无力推进上述项目建设。

江苏阳光亦坦承,投资额远高于目前公司账面资金水平,可能会对公司现金流造成压力,公司将统筹资金安排。目前筹资计划暂未明确,存在因为资金筹措影响项目的投资金额、建设进度、变更、终止等风险

盲目追“光”或为拉升股价

不仅仅是资金问题,江苏阳光筹划本次产业转型还有不少不利因素。

去年12月及今年3月,江苏阳光及控股股东阳光集团是打算在乌拉特前旗投建光伏项目,而今年4月,江苏阳光的220亿元光伏项目却落地九原市。

如果两个项目均同时推进,不仅仅是对江苏阳光的资金产生压力,且对技术储备、人员等提出了更高的挑战。

事实上,江苏阳光本次投资是属于首次试水跨界,既无技术储备也无人员,再加上没有资金,属于典型的“三无”跨界。

当然,江苏阳光也有产业转型需求。自1999年上市以来,长达23年时间,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累计数仅为7.42亿元(不含2021年四季度净利润),2021年,市场形势向好,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同比暴增777.24%,但净利润仍然只有0.68亿元。

不过,从上述跨界转型动作来看,江苏阳光较为盲目且激进。

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碳中和、碳达峰的背景下,光伏行业政策利好不断,但是,随着大量资本涌入,行业竞争将变得日趋激烈。此外,即便是在光伏行业,2021年,整个产业链条上的利润分布也不均衡,上游硅料价格大涨,硅片、组件及电池也跟着涨价,但受此影响,下游的光伏抢装潮并未出现,部分企业经营业绩大变脸。比如,2021年,逆变器之王阳光电源业绩大幅下降,主营电池片、组件、封装胶膜的东方日升陷入亏损。

目前,包括行业龙头隆基股份、中环股份等在内的光伏企业在大举扩产单晶硅片、组件等,未来,行业可能会出现产能过剩。作为一家“三无”此时进军光伏,暗藏的风险不言而喻。

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追问,3月8日公告的设立子公司事项相关进展,包括已投资金额、项目建设可行性研究进展、人员安排、技术开发或外购安排及推进情况、项目涉及的行政审批进度等;公司“三无”跨界的主要考虑,管理层决策过程是否审慎;说明 200 亿元建设光伏全产业链的可实现性和投资风险;公司筹资安排是否具有可实现性,是否存在资金提供意向方;与控股股东阳光集团之间是否存在同业竞争等。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今年3月,江苏阳光宣布拟投资20亿元设立公司进军光伏之时,公司股价大幅上涨,从2.70元/股涨至最高4.38元/股,涨幅为62.22%。近期,股价有所回落,4月22日收报3.18元/股。

去年三季报显示,阳光集团所持江苏阳光的股权质押率约为85.80%。此外,陆克平之妻郁琴芬所持股权全部被质押,一致行动人孙宁玲的质押率也为100%,一致行动人陈丽芬所持股权也存在被抵押现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