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王”遭遇“中年危机”?市值跌破万亿,业绩“爆表”却不分红,一季报披露也推迟了!

从1.5万亿市值跌到1万亿,宁德时代(SZ:300750)用了近五个月,从500亿左右营业收入规模涨到近1300亿,宁德时代用了两年。

4月21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2021年年报,与大多数A股上市公司年报不同,宁德时代的三大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和资产负债表)所使用的单位都是“万元”,而非“元”。这或许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业绩“爆表”。

2021年,宁德时代实现营业收入1303.56亿元,同比增长159.06%,净利润为159.31亿元,同比增长185.34%。收入第一大来源还是动力电池系统,第二来源是锂电池材料,第三来源是储能系统。后两者占比提升了不少。

针对财务数据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向宁德时代公关部门工作人员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之日尚未收到回复。

4月24日晚,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原定于2022年4月28日披露《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基于谨慎性原则,为保证《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编制的质量和信息披露的准确性,公司《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披露时间推迟至2022年4月30日。”

     

业绩“爆表”

营业收入上千亿,“宁王”也是第一次。

2020年宁德时代营业收入才首次突破500亿元,为503.19亿元,这比2019年(457.88亿元)没有多少增长。但2021年宁德时代业绩的爆发式增长也在预期之内,一年多以来动力电池市场的持续高热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相比于营业收入,宁德时代的净利润增长幅度更大,其2021年实现159.31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85.34%,

或许是因为业绩暴增后数字太长,宁德时代不再以“元”单位来表达利润表、现金流量表和资产负债表上的数据,而是以“万元”表达。记者发现,2020年时宁德时代上述三大表的数字单位还是“元”。

“宁王”年报或将自此进入“万元时代”。

分产品来看,动力电池系统还是收入的最大贡献者,其营业收入为914.91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为70.19%;锂电池材料为第二,营业收入为154.57亿元,占比11.86%;储能系统实现营业收入136.24亿元,占比10.45%。

相比2021年,锂电池材料和储能系统的占比有所提升,2020年占比分别为6.81%和3.86%。

主要是2021年宁德时代向上游布局锂矿,其在澳洲、阿根廷等国家抢购锂矿资产,甚至还与“锂王”赣锋锂业争夺美洲锂业。近日宁德时代又在“锂王”的家门口宜春拿下该地最大锂矿,该矿探矿权面积6.44平方公里,推断瓷石矿资源量96025.1万吨,伴生锂金属氧化物量265.678万吨。

而储能业务也是宁德时代重点布局方向之一。宁德时代不仅和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等发电企业达成合作,还搭上了晶科能源、东方日升等新能源企业,以图在新能源储能领域抢占先机。

地位强势

“宁王”在产业链中的强势,在其现金流量表中可见一斑。

2021年其经营现金流量净额高达429.08亿元,比净利润高出269.77亿元。

一般来说,经营现金流量净额是经营活动中收到的钱减去花出去的钱。这个数据如果比净利润低,意味着公司确认收入的时候还有一部分钱没收回来,或者采购或者员工工资花的钱比销售收到的钱还要多。这个数据如果比净利润高,则意味着公司有一部分没确认的收入已经收到了现金,或者采购、员工工资花的钱比销售收到的钱要少很多。

宁德时代在年报中是这样解释的:“2021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上年增加244.78亿元,增长132.82%,主要是销售规模增长,销售回款增加”。

资深注册会计师、著名财税审专家刘志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宁德时代的现金流量表分析,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上年增加影响的主要原因有三:一是存货减少289亿元;二是经营性应收项目减少278亿元;三是经营性应付项目增加739亿元。这三大项目就使得宁德时代2021年度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增加了172亿元。所以,如果仅是考虑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最大的影响因素,那应该是经营性应付项目的增加,该项因素使得现金流量净额增加了172亿元。”

从宁德时代2021年年报来看,其预收账款科目是空白,合同负债约115.38亿元,可见先收现金后确认后入的情况影响较小。而其2021年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总额高达1071.9亿元,可见影响较大。

2021年,宁德时代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是1306.17亿元,而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只有863.94亿元。

这意味着,宁德时代在产业链中是强势的一方,对于下游客户少用赊销,对于上游供应商却多用赊销。

2021年以来新能源汽车的火爆造成“电池荒”,主要原因是动力电池产能跟不上新能源汽车销售的增长,因此可以理解对客户强势的一面。而动力电池也受到上游锂材料的限制,2021年锂矿资源紧张,锂材料价格上涨。宁德时代是怎样做到对上游也保持强势姿态?

其在年报中提及:“公司已建立及时追踪重要原材料市场供求和价格变动的信息系统,通过提前采购等措施保障原材料供应及控制采购成本。另外,公司已采取签署长协订单、投资合作、回收利用、自行开采等措施保障供应链安全,相应动态调整部分电池产品的价格,一定程度传导原材料涨价压力。”

近期锂电上游重要材料碳酸锂价格回调,对于锂产业链2022年的走势,找钢网行业大数据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贺少岭表示:“虽然近期碳酸锂价格出现下调,但由于全球新能源汽车需求的快速增长,在电池和原材料领域产生了递进式的需求放大效应,叠加锂产量短期内难以有较大是释放,预计2022年产业整体供需偏紧格局仍或较难缓解。”

何时再冲万亿市值?

业绩如此丰厚,宁德时代却不分红。

其于4月21日晚间发布公告称,2021年度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不以公积金转增股本,剩余未分配利润结转至以后年度。

消息一出,引起热议。宁德时代在回应《中国证券报》记者时称:“公司定向增发工作正在执行过程中,根据《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若存在利润分配方案通过股东大会表决但未实施,在该方案实施前,主承销商不得承销发行证券工作。此外,公司预计2022年在产能建设、研发投入以及原材料采购等方面将有重大投资计划和现金支出。公司统筹考虑了公司发展阶段、未来资金需求、定向增发进展以及股东长远利益等因素,决定2021年不进行利润分配。待定增完成后,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等规定进行利润分配,对投资者提供合理投资回报。”

也就是说,扩大规模才是宁德时代当前的首要选择。

如果说业绩预增在预料之中,那么股价暴跌就在预料之外了。

2021年12月以来宁德时代股市表现令股民颇为失望,不到4个月的时间,其股价从688元/股的高位跌到410元/股。总市值从1.6万亿降到目前万亿以下,跌幅高达67.8%。

回首“宁王”2021年股价走势,堪称现象级别。2021年年初,宁德时代股价约360元/股,4、5、6、9、10这5个月均是上涨的,且6月和10月每股均上涨100元以上,所以其股价在12月来到了692元的高位,但之后一直下跌,今年4月21日收盘时跌到了409.11元/股。

不过宁德时代发布2021年年报后,资本市场信心似乎有所提升,4月22日其股价上涨1.52%收盘时为415.34元/股。

“宁王”何时再冲万亿市值?计燃碳科技首席专家王玮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近一年多,宁德时代并没有明显的技术创新,市场占有率也很难继续上升,因此估值很难进一步提升。从整个动力电池板块来看,中短期内业绩承压较大,且股价表现已经透支预期,回温的可能性不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