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你不行,俄煤禁令下,“抢煤潮”席卷全球

在全球气候问题日益严峻、各国纷纷进行清洁能源转型的大背景下,全球大型矿业公司已经开始逐步出售煤炭资产,金融机构和投资者也纷纷避开煤炭融资。不过,受俄乌冲突以及欧盟对俄能源制裁影响,引发了全球对能源供应紧张的预期,煤炭成为了短期内欧洲部分地区为数不多的可选择能源之一。最近,一些主要消费者正争先恐后地寻找替代供应品来替代俄罗斯煤炭供给。

煤炭被称为最肮脏的能源,除了温室气体外,其燃烧形成的二氧化硫、氮氧化合物以及粉尘等,也会对生态环境构成严重挑战。在全球气候问题日益严峻、各国纷纷进行清洁能源转型的大背景下,全球大型矿业公司已经开始逐步出售煤炭资产,金融机构和投资者也纷纷避开煤炭融资。

不过,受俄乌冲突以及欧盟对俄能源制裁影响,引发了全球对煤炭供应紧张的预期,煤炭价格再次飙涨至接近历史高位。煤炭最大消费地区亚洲的基准煤炭价格——纽卡斯尔煤炭期货价格曾在3月初达到超过每吨420美元的历史高位,而最近,随着欧盟各国同意对俄罗斯实施煤炭禁运,美、英、日跟进实施俄煤禁运,一些主要消费者正争先恐后地寻找替代供应品来替代俄罗斯煤炭供给,纽卡斯尔煤炭期货价格也在上周四创下了每吨 331.1 美元的五周高位。

图说:纽卡斯尔煤炭期货价格走势
来源:tradingeconomics.com
  

能源安全迫使欧洲重启煤电

图说:欧洲能源进口情况
来源:visualcapitalist.com(By Marcus Lu, Athul Alexander)
  

俄罗斯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产品出口国之一,也是欧洲最大的能源供应国。作为世界第三大煤炭出口国,俄罗斯2021年则出口了约2.16亿吨煤炭。相比原油、天然气,欧洲对于俄罗斯煤炭的依赖程度其实也非常高,俄罗斯占欧盟总煤炭进口比例高达45%以上。而日本、美国自俄罗斯煤炭进口占比分别仅10%、16%。而德国是欧盟最大的俄罗斯煤炭进口国。据智库Bruegel数据,2020年德国进口俄罗斯煤炭1280万吨。俄罗斯的动力煤约占德国动力煤进口总量的67%。

图说:欧洲对俄罗斯煤炭依存情况
左:欧盟占俄罗斯煤炭出口比重 20%
右:俄罗斯是欧盟第一大煤炭进口来源
来源:( CEIC,申万宏源研究)
  

自去年秋冬季欧洲出现能源供应不足,引发电力供应短缺之时,煤炭这一“最肮脏能源”就开始卷土重来,受到各国的“追捧”。2021年9月23日,英国电力公司Drax宣布重新启用燃煤发电。此前,英国计划在2024年10月彻底远离煤电,而Drax公司还发出悲观预测,英国可能无法按时达成退煤目标。

俄乌战争的爆发,对欧盟本就脆弱的能源体系带来了沉重打击,也迫使欧洲各国从根本上重新考虑其能源政策,并引发了对替代能源的争夺。煤炭是欧洲部分地区为数不多的短期内可选择的能源之一。出于能源安全的考虑,欧洲各国尤其以德国为代表,逐步放松了对煤炭发电的限制。3月初,德国联邦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表示:“我们必须让燃煤电厂处于待命状态,甚至可能让它们运行。” 意大利总理德拉吉称,可以重新开放7家燃煤电厂。法国和西班牙也因能源涨价提出了类似政策。

而事实上,在这次能源危机中,德国早已在增加煤炭的使用。根据argusmedia对德国燃煤电厂运营商的调查,受访企业的燃煤电厂机组在 2021 年的平均日产量同比增长 55% 至 4.4GW,并且到 2022 年迄今仍保持上升趋势。如果今年剩余时间保持目前的年初至今增长率,德国的燃煤发电总量有望超过去年的水平。

此外,欧洲能源巨头瓦腾福(Vattenfall)公司现已宣布暂时停止对已停运的德国慕尔堡(Moorburg)煤电厂的拆除。意大利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国家电力公司(Enel)表示,将取消其在意大利的两个最大的煤电厂改造计划。法国在俄乌冲突前就已决定将科尔德迈燃煤电站延长至2024年,并考虑延长摩泽尔燃煤电站使用时限。而葡萄牙——在2021年成为欧洲第四个淘汰煤炭的国家——已经提出了重新开放1200MW的Sines和600MW的Pego燃煤电厂的想法,”以防国家电力系统出现紧急情况”。德国公用事业公司Steag已经宣布将460MW的燃煤Herne 4机组的退役推迟到2023年春季。

整个欧洲的燃煤发电均处于增长之中。根据 Rystad Energy的研究,去年欧洲的燃煤发电量从 2020 年增长 18% 至 579 TWh,中断了自 2012 年以来的下降趋势。该研究公司表示,如果天然气价格继续居高不下,或者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减少了燃气发电量,那么到 2022 年,煤炭发电量可能会增加 11%,达到 641 TWh。1 月份欧盟的煤炭进口量比上年增长了 56% 以上,这也进一步验证了煤炭发电量可能会持续增加的预测。

图说:欧洲电力来源      来源:Rystad Energy  
 

俄煤禁运导致各国开启全球抢煤潮

当地时间4月8日,欧盟委员会(下称欧委会)声明称,欧盟通过了对俄罗斯的第五轮制裁方案,包括对俄罗斯煤炭实施禁运。该制裁方案要求,欧盟当天起暂停与俄罗斯签署新的煤炭供应合同,并在今年8月第二周起全面停止进口所有种类的俄罗斯煤炭。而4月7日的G7集团领导人联合声明中也阐述了相同的观点,即要加快减少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包括逐步淘汰和禁止俄罗斯煤炭的进口以及减少对俄罗斯石油的依赖,要继续努力确保全球能源的稳定和可持续供应,加快减少对化石燃料的整体依赖,向清洁能源过渡。

欧委会信息显示,俄罗斯是欧盟煤炭主要供应国,占进口份额的46%;其次是美国和澳大利亚,进口份额分别占15%和13%。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称,俄罗斯每年向欧盟出口的煤炭价值40亿欧元(约合277.7亿元人民币)。欧盟禁止进口俄罗斯煤炭,将削减其一个重要收入来源。

图说:俄乌冲突前的动力煤贸易格局      来源:IEA,华金证券研究所
  

在欧盟公布俄煤禁运制裁方案后,美国、英国也相继宣布禁用俄罗斯煤炭,紧随其后的则是世界第三大煤炭进口国日本。那么禁运俄煤之后产生的需求缺口,就要由其他国家进行补充,势必会造成煤炭供应流向的改变,这令全球煤炭供应再度紧张起来并加速了各国对替代能源的争夺。

为了弥补煤炭需求的巨大缺口,各个国家开始寻找新的煤炭供应源,多国开启“全球抢煤”模式。长期以来,俄罗斯在地理位置上靠近欧洲,一直是俄罗斯的优势之一。现在,欧洲买家将不得不把目光投向别处,从而扩大了远至南非、澳大利亚、美国和印尼等国家的供应,但这些国家的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同时从澳大利亚和南非等国采购燃料的成本将更高。

与液化天然气不同,在煤炭方面,美国目前显然无法给予欧洲雪中送炭。据今日俄罗斯网站当地时间4月7日报道,美国最大煤炭出口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表示,美国无法扩大煤炭产能,来填补欧盟未来可能因制裁俄罗斯产生的缺口。他说,目前美国的出口煤炭绝大多数已被长期协议预订,几乎没有余量能分给欧洲。但对于未来,美国国家矿业协会(National Mining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里奇·诺兰(Rich Nolan)发表声明称,美国矿工应该“在帮助满足欧洲未来数月和数年的能源和炼钢需求方面发挥关键作用”。美国能源情报署估计,至少未来2年美国的煤炭出口量每年都会增加,理由是俄乌冲突对更广泛的能源行业产生了影响。

南非大型煤炭生产商爱索矿业表示,该公司目前的煤炭产能已经被欧洲多国提前预定,其负责人登巴曾瓦说:“欧洲人变得有点紧张和不安,开始寻找其它地方的供应。” 南非煤企Exxaro Resources则对路透社表示,许多欧洲国家希望签署供应合同,但该公司大部分产量都锁定在长期协议中。南非铁路网络等问题也影响到矿商,无法增加煤炭出口以满足欧洲更多的需求。

国际能源署(IEA)数据显示,印尼是目前全球出口煤炭最多的国家,2021年出口4.4亿吨,其次是澳大利亚和俄罗斯。因此,自欧盟国家宣布将禁止从俄罗斯购买煤炭后,印尼煤订单猛增,大量欧洲买家涌向印尼市场抢购。印尼煤炭开采商协会(APBI)执行董事亨德拉·西纳迪亚(Hendra Sinadia)表示,许多欧洲煤炭买家已与印尼生产商联系,寻求潜在的供应和采购交易。目前,包括意大利、德国和波兰在内的欧洲国家正在寻求进口印尼煤。

为了买煤,许多欧洲买家甚至并不关心价格。“只要能买到煤,他们甚至愿意以任何价格购买。”CNBC援引印尼知情人士表示,因为相比高昂的价格,这些欧洲买家优先将能源供应和安全放在首位。

印尼第二大动力煤生产商阿达罗公司(PT Adaro Energy Indonesia Tbk ADRO)首席财务官卢克曼(Lie Luckman)对媒体表示,已收到不少来自欧洲的订单,并通过现货形式将30万吨煤炭产品卖给了荷兰和西班牙的买家。但他同时表示:“欧洲确实有一些需求,但我们的市场主要还在亚洲地区,我们将继续专注于长期客户的合作。尽管来自欧洲的需求可能会增加,但日本、中国、韩国和印度等仍将是优先考虑的市场,这些市场都是阿达罗的大买家。”

印尼统计局数据显示,3月份,印尼煤炭出口增幅明显,煤炭出口量达到3530万吨,出口额达到39亿美元。统计局局长玛戈·尤沃诺(Margo Yuwono)表示,煤炭出口增长的大部分销往中国、印度和菲律宾,运往荷兰、意大利和德国等欧洲国家的货物也有所增加。Kpler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欧洲国家共从印尼进口煤炭23.21万吨,同比大增超8倍;而4月份以来进口量已达到21.6万吨,远高于去年4月份进口的印尼煤量959吨。

此外,也有国家将目光投向了澳大利亚。禁运俄罗斯煤之后波兰考虑用澳煤来代替,波兰总理已经与澳大利亚总理讨论了供应动力煤的相关问题。

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除印尼外,欧盟自哥伦比亚、澳大利亚等其他国家进口的煤炭量显著增加。据船舶经纪公司Braemar数据显示,3月份,欧盟从哥伦比亚进口的动力煤数量为130万吨,同比增长47.3%;从美国进口80.9万吨煤炭,同比增长30.3%;欧盟当月还从南非进口了28.7万吨煤,而上年同期这一数字为零。Braemar表示,欧洲还对澳大利亚煤炭重新燃起了购买兴趣,今年一季度共进口53.7万吨动力煤,上年同期则为零。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日本是全球第三大煤炭进口国,国内消耗的煤炭几乎全来自于进口。2021年日本共进口煤炭1.83亿吨,俄罗斯为其贡献了约11%的进口量,仅次于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在宣布将分阶段减少进口俄罗斯煤炭,最终实现停止进口后,日本近期也开始了疯狂抢煤,数据显示,3月份日本煤炭进口总量1671.1万吨,同比增长15%。

而在其他国家禁运俄罗斯煤炭,寻找新的国家买煤的时候,全球第二大煤炭消费国印度,无视美国警告,趁机抢购俄罗斯煤炭,印度3月份超过66%的煤炭进口量来自俄罗斯,印度计划将俄罗斯焦煤的进口量再增加一倍。

未来展望

欧洲终结对俄能源依赖短期内挑战重重,但从长期来看,巨大的政治意愿和市场力量将重新绘制全球能源供应版图。德国环境署负责人Dirk Messner在接受德国新闻集团采访时表示,随着各国政府关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及其对经济的影响,气候行动不能受到侵蚀。他说:“德国可能会在短期内使用更多的煤炭来替代发电站的天然气,但重要的是不要改变气候目标。由于可再生能源技术‘成熟且便宜’,德国在能源转型方面处于有利地位,同时减少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的依赖。”

图说:欧洲煤炭淘汰日期和剩余煤炭产能,单位为[吉瓦]来源: Agora Energiewende,Phasing out coal in the EU’s power system by 2030
  

这一观点代表了欧洲大多数国家在经历过俄乌战争对能源体系冲击后的能源政策,即在寻求能源多元化供给保障能源安全的同时,将转向可再生能源视为危机的关键解决方案。对于未来,欧洲各国只有加速清洁能源转型,才能实现能源独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