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解读一季度经济:二季度需关注消费情况

2022年的一季度GDP增速为4.8%,虽然离5.5%左右的全年目标有一定距离,但比卖方分析师们前期的一致预期(4.2%)要略高。不少人关注如何实现全年5.5%左右的经济增长目标。我认为,纵然可以通过超预期的投资来实现稳增长的目标,但相比GDP的速度提升,当下GDP“温度”的提升更为重要。

一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9.3%,其中3月当月同比增速明显回落至6.7%,民间投资同比增速同步回落至5.7%。三大类投资中,制造业和地产投资双双走低,而在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维持较快速度和财政政策靠前发力的带动下,3月基建投资增速延续回升态势,支撑投资增速偏强运行。

在固定资产投资中,如果说政府部门和国企的投资更代表稳增长的意愿,是对于经济增长速度的追求,那么,民间投资则更代表温度,及投资的信心,或对投资回报率的预期。民间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在2015年末达到64.2%的最高点后,不断下降,到今年一季度,占比只有56.8%,说明这些年来,民间投资的热情(温度)在下降。

居民部门除了新增房贷规模同比大幅下降外,消费萎缩也是一大问题。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只有3.3%,与基建投资形成鲜明反差。尤其是3月份的社零增速为负,实属罕见。3月份餐饮收入同比增速由正转负至-16.4%,构成对社零较大拖累。分品类来看,3月份必需和可选消费品增速双双回落,可选消费回落幅度更大。

消费是反映人们生活追求的最直接体现,在拉动GDP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消费的占比最高,以疫情前的统计数据为例,美国最终消费占GDP的比重达到84%,中国占比是56%。说明中国经济的增长模式主要靠投资拉动,如2020年投资(资本形成)对GDP的贡献超过40%,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左右。

一季度我国消费一方面受到国内疫情扩散的影响,例如,餐饮消费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则受居民收入增速下降的影响。进入到二季度,我们更应该关注二季度的消费情况,如果疫情得不到根本好转,消费依然不容乐观。

目前,扩大基建投资规模肯定是稳增长的必要之举,但仅仅靠基建是不够的,还是应该从促消费的角度去畅通内循环。从一季度的数据看,我国工业企业的产能利用率是下降的,反映了需求不足。

需求不足还反映在居民和企业的贷款需求上。从3月公布的社融细分项数据可知,居民的短、中长期新增贷款同比均下降,而企业的贷款增长主要体现在短期贷款上,说明流动性需求较大;企业债券发行对社融形成支撑,政府债券冲量较明显。

对于目前存在“需求收缩”的压力,建议不妨通过发消费券的方式来提供有“温度”的需求。

另外,需要处理好防控疫情和畅通国际大循环的关系,尤其要稳外贸、稳外资;关于房地产,尽管目前在政策上对房地产已经频吹暖风,如房地产税试点缓行、放松和降低房贷及房贷利率等,但力度还是不足以扭转房地产的颓势,个人认为降地价,才能降低房企的拿地成本,从而让房企有购地需求,有盈利空间,减低债务压力,并通过供需关系的市场化调整,让居民的购房意愿增强。

也就是说,当政府部门加杠杆,要把杠杆加在乘数效应相对高的地方,也就是把杠杆加在有温度、能产生更大热量的地方。

(李迅雷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