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解铝,这5年

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决策部署,2017年4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国土资源部和环保部四部委联合发布《清理整顿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专项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发改办产业〔2017〕656号文件),由此拉开了国内电解铝行业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幕。迈入2022年,5年时间过去了,行业发展怎么样?企业过得好吗?为此,中国有色金属报记者梳理了电解铝行业这5年的发展历程。 

“融入国家战略抢抓发展机遇,方能同频共振借风腾飞。”在铝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河南神火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炜告诉记者:“自2017年电解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随着4500万吨产能‘天花板’的形成,以及新能源汽车、光伏等产业的需求爆发,电解铝行业盈利能力持续增强。与此同时,国家坚决严控重点行业用能规模,‘双碳’‘双控’和电改‘三板斧’加压,绿电供给已被提上日程,电解铝行业进入绿色低碳转型发展新时代。” 

而魏桥创业集团的这5年,不断推进打造世界高端铝业基地核心区目标规划的落实。该集团投资建设魏桥轻量化基地,致力于国内一流、世界领先的汽车轻量化研发制造,一条“原铝生产-精深加工-轻量化研发制造-废铝回收再利用”的完整产业闭环悄然成形,实现了从“规模经营”向“价值效益”的整体再造。 

伊电集团总经理陈世昌也是电解铝行业变迁的见证者。他一口气给记者总结了7点感受:一是行业通过兼并重组、产能转移,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二是新技术研发应用得到快速提升,冶炼技术已处世界领先水平;三是环保水平进一步提升,污染物排放大幅度降低;四是节能改造成效显著,能耗水平进一步降低;五是效益在产业链端明显提升;六是电解铝行业由区域铝产业带动的作用明显;七是铝新材料的广泛应用带动全社会能耗进一步降低。 

在北京阿拉丁中营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单贵斌眼中,电解铝行业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形成的产能“天花板”。在产能优化的同时,行业落实“双碳”目标的意识明显提高,绿色铝比重不断增加,上下游产业链结构日趋合理,企业盈利水平稳步提高。 

见微知著。聚焦行业,仔细地梳理一组组鲜活的数据,记者深刻地感受到这5年间,国内电解铝行业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下,把稳产业高质量发展总基调,践行节能环保发展理念,全行业从一个深陷产能过剩,甚至全产业亏损的怪圈涅槃重生,跑出低碳、绿色、高效、高质量发展“加速度”。5年来,电解铝产业环保措施不断增强,生产能耗不断降低,绿色电解铝生产占比逐渐提高;严禁建设违规项目,形成产能“天花板”,加强扩大铝应用,疏堵并举化产能;铝价再创新高,企业扭亏为盈,行业盈利能力不断增强;从单一的进口铝土矿资源到国外投建矿山及铝冶炼厂,通过国际产能合作,共建全球铝业共同体。这5年,行业和企业凝心聚力,自律自强,铝业人踔厉奋发,迎难而上,笃行不怠,不负期许,努力闯出一条符合产业发展的改革创新之路。 

这5年,我国电解铝行业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卓有成效。2017年4月,清理整顿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专项行动开始后,全国各地根据文件精神明确了“去产能”时间表,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得到有效清理整顿,尤其是新疆、山东等地不合规产能的电解铝企业陆续关停。仅2017年,全国累计关停在建及建成的违法违规电解铝产能约达900万吨,约占我国当时电解铝建成总产能的20%多,堪称力度空前。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下,产能置换成为电解铝企业发展的唯一途径,电解铝企业通过兼并重组、同一实际控制人企业集团内部产能转移、产能指标交易等方式取得电解铝产能置换指标。由此,全国各地电解铝产能指标跨省交易的困局被打破。2017年,完成置换产能指标416.4万吨。5年来,全国累计完成电解铝产能置换指标1000余万吨。更为重要的是,此次电解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直接查处了大量违规产能,形成了全国电解铝合规产能“天花板”,即4500万吨。656号文件的落实,对电解铝行业“去产能”动真碰硬,调控力度空前。可以说,彻底治愈了电解铝行业产能无序重复建设的顽疾。 

这5年,我国电解铝行业供应增速由中高速增长步入低增长阶段。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下,电解铝产量供应增速明显减缓。近年来,我国电解铝供应增长大致可以分为3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00年—2008年,该阶段为电解铝高速增长阶段,电解铝供给年复合增速高达21.9%。第二阶段是2009年—2016年,该阶段为电解铝中速增长阶段,电解铝供给年复合增速约下降至11.6%。第三阶段是2017年至今,这5年,随着电解铝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入,我国电解铝供应进入低速增长阶段。2017年,我国电解铝产量为3329万吨,同比增长2%;2018年,我国电解铝产量为3580万吨,同比增长7.4%;2019年,我国电解铝产量为3504万吨,同比减少0.9%;2020年,我国电解铝产量为3708万吨,同比增长4.9%;2021年,我国电解铝产量为3850万吨,同比增长4.8%。这5年,电解铝产量复合增速约下降至3.7%。可见,我国电解铝行业在经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一系列行业政策的调控下,我国电解铝产量增速成功“刹车减速”,科学回归合理增长空间。 

这5年,我国电解铝需求侧改革也在不断深化,扩大铝应用市场有序推进。5年来,我国铝工业全力实施疏堵并举化产能,严控产能和扩大应用双管齐下,积极扩大铝应用,开拓应用市场新蓝海,新兴领域铝消费增长迅猛。5年来,凭借质轻、节能、环保等优点,铝在建筑、交通、电力、电子3C等产业市场不断增加应用市场,铝合金建筑模板、新能源汽车、铝合金家具等新兴产业发展迅速。尤其是2020年和2021年这两年,国内铝消费增长加速明显,电解铝消费增幅均高于产量增幅。2020年,我国原铝表观消费量达到3814万吨,比2019年我国原铝消费量上涨8.6%,占全球原铝消费量的60%,是当年全球唯一一个原铝需求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2021年,光伏发电、新能源汽车以及包装、日用消费品等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密切相关的新兴消费市场成为拉动铝消费增长的主要动力。其主要表现为:2021年,全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354.5万辆和352.1万辆,同比均增长1.6倍;光伏组件产量约为137GW,同比增长9.6%。据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电解铝消费量为4017万吨,较上年增加206万吨,增幅为5.4%。 

这5年,我国电解铝行业盈利能力明显增强。5年前,因国内电解铝产能严重过剩,铝价跌多涨少,多数企业出现亏损,全行业陷入微利甚至亏损的时代。5年来,在供给侧和需求侧双轮改革驱动下,电解铝行业盈利能力显著增强。2017年,铝价同比上涨23.3%,行业效益大幅提升;2018年,铝冶炼行业盈利112亿元,因受房地产、汽车等主要消费领域表现低迷以及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等因素的影响,行业效益有所回落;2019年开始,全行业具有了稳定的利润;2020年,行业吨铝平均利润为1268元;2021年,行业吨铝平均利润大幅提高到3255元,甚至单月平均利润一度达6000元/吨。行业效益明显改善,彻底扭转了全行业亏损的局面,实现了我国电解铝全行业盈利的良好稳定运行态势。 

这5年,我国电解铝绿色低碳发展成效显著。5年前,由于我国能源结构偏化石能源,电解铝生产大省均面临自备电厂使用火电比重过高的问题。近年来,随着我国“双碳”目标的提出,电解铝行业加速向绿色低碳转型,电解铝产能开始向清洁能源地区转移,电解铝行业能源结构得到了很大改善,绿电铝占比不断提高。纵观近年我国电解铝产能转移路径主要经历了两次大的迁移:一是2010年—2017年,为实现从高成本向低成本地区的转移,电解铝产能逐渐由山西、河南向山东和新疆、内蒙古等地区转移;二是2017年以来,随着国家“双碳”目标的提出,为实现低碳绿色用能,置换电解铝产能开始向水电能源丰富地区转移。因此,5年来,我国电解铝工业的用能优势变了新赛道,原来凭借自备电厂角逐的电解铝用能优势竞争格局,如今已变为以水电铝为主的新能源产业新格局。云南、四川凭借丰富的水电能源,尤为受宠。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云南拥有绿色水电铝合规产能共计约839.8万吨,四川拥有绿色水电铝合规产能约100万吨。以我国电解铝产能天花板大约为4500万吨计算,至2021年底,全国电解铝建成产能中采用清洁能源的比例已达到23%。实际上,绿电铝比例应该更高,因为除云南和四川的水电铝项目外,其他地区的绿电也在不断应用于电解铝工业生产中。比如,在全国清洁能源占比最高的青海省电网装机中,清洁能源装机占比达90.3%。目前,青海省约有电解铝产能近300万吨,虽说这些电解铝企业用的是网电,但整体而言仍然是间接地达到了绿色低碳生产目标。另外,其他地区的电解铝企业也积极寻求绿电能源供给,开展绿电交易。可见,5年来,“清洁能源”和“绿色水电铝”已经成为了电解铝行业的主要用能发展模式,绿色低碳发展成为了电解铝行业发展的主流。 

这5年,我国电解铝能耗指标不断下降。5年以来,我国电解铝工业从技术、工艺、装备上苦下功夫,“啃硬骨头”。通过工艺技术的创新,自主研发出国际一流的电解铝工艺,抢占科技制高点,能耗一降再降,排放没有最低只有更低,力求将环保和效率做到最好。铝冶炼企业通过一系列节能技术的广泛应用,能耗持续优化,并已处于全球先进水平。2017年,全国铝锭综合交流电耗累计值13577.2千瓦时/吨铝,较2016年均值下降了21.7千瓦时/吨铝;2018年,全国铝锭综合交流电耗13555千瓦时/吨铝,较2017年均值下降了22千瓦时/吨铝;原铝直流电耗12900千瓦时/吨铝,较2017年均值下降了16千瓦时/吨铝;2019年,全国铝锭综合交流电耗13531千瓦时/吨铝,同比下降1.71千瓦时/吨铝;原铝直流电耗12881千瓦时/吨铝,同比下降19.72千瓦时/吨铝。2020年,全国铝锭综合交流电耗13543千瓦时/吨铝,较2019年增加18千瓦时/吨铝;原铝直流电耗12837千瓦时/吨铝,较2019年下降43千瓦时/吨铝,铝锭综合交流电耗上升的原因主要是增加电解铝烟气脱硫造成的。总体来看,铝冶炼工艺能耗仍然保持小幅下降趋势。2021年,全国铝锭综合交流电耗为13511千瓦时/吨铝,较2020年13543千瓦时/吨铝下降32千瓦时/吨铝;电解铝直流电耗为12823千瓦时/吨铝,较2020年下降14千瓦时/吨铝。行业平均能耗指标已低于2021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完善电解铝行业阶梯电价政策的要求,即吨铝液综合交流电耗13650千瓦时的标准。近年来,我国电解铝行业装备水平不断提高,通过创新驱动实现了全球首条全系列600kA铝电解槽平稳运行,这是我国铝电解技术进步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这5年,我国电解铝行业国际产能合作取得新突破。5年前,我国电解铝工业发展的资源主要依赖国际贸易进口铝土矿作为主要支撑。5年来,我国铝工业积极贯彻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抓住有利时机,大力推动国际产能合作,积极到国外寻求投资。经过5年的努力,时下已经发展为到国外投资建设铝土矿-氧化铝-电解铝全产业链为主的全球化铝产业格局。5年以来,我国企业不仅到海外建设铝土矿项目引人关注, 而且在海外投资建设氧化铝项目也令全球瞩目。据粗略统计,截至2021年底,我国企业在印尼、牙买加等地投建成的氧化铝产能约有500万吨左右。更为可喜的是,从2020年开始,我国企业在海外投建电解铝项目也实现了“零”的突破。据悉,目前我国企业在以印尼为主的东南亚地区正在建设多个电解铝项目,包括山东南山铝业公司在印尼建设100万吨电解铝项目以及配套有港口码头、浙江华峰集团与青山实业合资组建的印尼华青铝业在印尼苏拉威西岛的青山工业园内建设一期为100万吨/年电解铝(500kA)配套及50万吨/年预焙阳极项目、重庆博赛集团在马来西亚预计投建的100万吨产能电解铝项目等等。我国企业在海外预计建设的电解铝项目产能约有700余万吨。可见,这5年来,我国铝行业国际产能合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尤其是到海外投建电解铝产能项目标志着我国铝工业国际产能合作进入了新高度。同时,也彰显了我国铝工业的国际化视野和建设全球铝业共同体的大格局。 

这5年,我国电解铝企业主动作为,探索前行。腾笼换鸟,凤凰涅槃。近年来,魏桥创业集团走精深加工之路,在关停转移电解铝产能的同时,大胆做出向轻量化迈进的战略抉择,谋划建设魏桥轻量化基地,再造一个新魏桥。投资32.2亿元建设的魏桥轻量化基地项目紧锣密鼓进行中,轻量化结构件、全铝车身总成、高性能泡沫铝、铝型材、中试基地等5个项目正陆续投产,国内生产规模最大、工艺技术最先进、汽车制造全流程的轻量化研发、试验、制造基地正加速形成。而随着2021年5月中德宏顺循环科技项目的启动,这个由中国宏桥集团与德国顺尔茨环保集团合作建设、专注于再生金属回收和资源再利用的循环科技项目,成为魏桥积极践行低碳转型、助力国家“双碳”目标的落实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具体行动之一。在魏桥创业集团总部所在地邹平,一条“原铝生产-精深加工-轻量化研发制造-废铝回收再利用”的完整产业闭环已经形成,魏桥轻量化基地正与魏桥铝深加工产业园、中欧循环科技产业园、我国“铝谷”同步发展壮大,到“十四五”末,邹平高端铝业将突破4000亿级、初级产品全部就地深加工,真正推动从“规模经营”向“价值效益”的整体再造。 

中铝集团持续调整优化产业布局结构,发展质量和效益显著提升,产业结构调整取得重大进展。坚决落实国家等量减量置换产能的要求,创新运用“加减乘除”调整电解铝产业结构,率先关停抚顺铝业、甘肃华鹭、山东华宇、山西华圣等230万吨落后产能,加快电解铝产业向环境容量大、资源能源富集区域转移,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重点打造了内蒙古包头、贵州清镇、山西吕梁等一批大型产业基地,形成了煤电铝、水电铝一体化、“两海”(海外+沿海)发展等产业发展新模式,清洁能源电量使用占比达到47%,同时,积极推进行业整合,重组云冶集团,成为全球最大的电解铝生产供应商。创新驱动引领绿色低碳发展,坚持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核心动力,聚焦铝电解高电流密度高电流效率、高效低碳排放、危废固废综合利用等节能降碳和行业共性技术加大科技攻关力度,着力打造原创技术策源地,共计实施140项重点科技项目。主动响应国家环保要求,5年来累计投入近70亿元实施环保技术改造,实现了工业废水零排放、固废危废合规处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氨氮等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分别下降16%、52%、93%。 

从2018年开始,神火集团紧紧抓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窗口期,着力加快产业调整和转型升级,二次实施“战略西移”,将闲置的90万吨电解铝产能指标全部转移,成为云南首批外来落户原铝企业,在新疆神火80万吨电解铝项目之外再添盈利增长极;并在之后的3年时间加快补齐上下游,初步构建了氧化铝-炭素制品-电解铝-铝加工为一体的全产业链模式。得益于新疆自备电厂和云南绿色水电远低于行业成本的优势,2021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57亿元,同比增长78.51%;利润总额50亿元,同比增长383%,主要生产经营指标均创历史新高。李炜告诉记者,“双碳”政策大背景下,神火集团锚定“绿色电解”目标,加快推进“智能升级、节能降碳、绿电利用”三大主线工作,全力构建绿色低碳发展新格局。 

5年以来,我国电解铝行业围绕“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坚定不移地打好去产能攻坚战、打好扭亏脱困攻坚战、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以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加强技术体系和质量体系建设,提高全要素生产效率,适应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发展要求,圆满地完成了去产能调结构、保供给稳价格、能耗双控等产业命题,实现了行业健康向好的发展目标。 

实践证明,只要我们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刻认识“两个确立”的决定性意义,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坚决贯彻中央的决策部署,牢牢抓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牛鼻子”,就一定能取得更好的成绩,有色金属工业一定有灿烂的未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