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头疼的高油价背后,潜藏能源行业的五大痛点

能源网站Oilprice分析师Irina Slav近期撰文指出,当前,创纪录的高油价、夏季临近之际迫在眉睫的柴油短缺、以及不合作的欧佩克让世界各地政府官员头疼不已。

在这些问题背后,其实隐藏着当前能源行业所存在的五大更深层次的问题:投资不足、发现率低、生产成本上升、网络攻击、地缘政治。

投资不足

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欧洲以及规模虽小但同样重要的北美,都已致力于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转而去增加可再生能源。

这促使投资者纷纷撤离油气行业,并出现了所谓ESG的投资趋势。随着银行加入ESG运动,用于新油气开发的资金变得越来越难以获取,企业不得不削减支出。

沙特石油部长今年早些时候警告称,石油和天然气投资不足将对消费者产生回弹效应,且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这样想的人。

注:回弹效应指的是能源效率提高,刺激消费者和生产者使用更多的能源,结果可能不仅没有降低能源消费,反而增加了能源消费的现象。

许多欧佩克官员也发出了同样的警告,但显然无济于事。毕竟,国际能源署去年表示,世界不需要新的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因为我们将不再需要新的石油或天然气供应。

当然,仅仅几个月之后,国际能源署就改变了它原本的态度,呼吁欧佩克增加产量,这表明了能源行业的一个严峻现实:你不可能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去逆转已经持续多年的进程。

发现率低

一个鲜为人知的事情是,新石油和天然气的平均发现率在某种程度上与太阳能电池板的平均转化率相当:均远低于30%。

外媒最近报道称,壳牌在巴西近海钻探的三口井已经干涸。这家超级石油巨头为获得该地区的开采权支付了10亿美元,花了三年时间进行钻探,却空手而归。埃克森美孚也未能开发其巴西区块的任何重要石油储备,这使其损失了16亿美元。

这一消息强调了即便是在巴西这样的地方,油气勘探也存在风险。而巴西此前一直被吹捧为油气行业的下一个热点,可能会与圭亚那并立。巴西因其丰富的盐下油田而吸引了许多大型石油公司。

然而,据报道,油气行业的平均成功发现率远低于30%,为24.8%。而且,当前重大发现也越来越少了。

生产成本上升

在很大程度上,能源成本的上升也导致通胀趋势越来越明显。在美国的页岩地区,生产成本上升了约20%。大陆资源(Continental Resources)和赫斯公司(Hess Corp)最近警告称,它们第二季度的成本将会上升,而且它们还并不是唯一面临成本上升的公司。

压裂砂以及今年早些时候的油井用钢管等原材料的短缺,是生产成本上涨的一个原因,不仅是在页岩地区,在那些使用这些原材料的所有油田地方都面临着短缺问题。劳动力短缺也是美国页岩地区面临的一个特殊问题,这也推高了生产成本。疫情导致的供应链问题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正如独立能源报价和分析公司阿格斯最近在报道中援引油气行业高管的话那样,更大的问题在于,预计在未来几个月的时间里,该行业的这种情况都不会有任何缓解。当联邦政府需要更多的石油和天然气时,生产成本紧缩出现了,这可能是最糟糕的时刻,因为它限制了钻井公司进一步增加新钻井的开支。

网络攻击

过去几年,随着网络攻击大幅增加,网络安全已成为能源行业关注的一个问题。

挪威风险评估和质量保证咨询公司DNV近期进行的一项全新调查显示,石油行业对网络威胁相当不安,更糟糕的是,他们并没有真正准备好应对这些威胁。

根据这项研究,84%的高管预计网络攻击将会导致能源资产的物理损失,而超过一半(54%)的高管预计网络攻击将导致人员伤亡。大约74%的受访者预计网络攻击会造成环境破坏。而只有30%的人知道如果他们的公司成为这种攻击的目标时该怎么如何去应对。

地缘政治

地缘政治是能源行业最长期存在的风险,当价格开始剧烈波动时,或者像现在这样一直居高不下时,地缘政治永远不会消失。欧盟对俄罗斯实施石油禁运的可能性,尽管在过去几天里逐渐减弱,但仍是油价上涨的一个重要因素。伊朗核谈判缺乏进展则是另一个问题。当然,欧佩克显然不愿回应西方要求增加石油的呼吁。

俄罗斯本身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当前所面临的石油禁运问题,俄罗斯副总理亚历山大·诺瓦克近期表示:

“他们(欧盟国家)从我们这里购买的石油将不得不从其他地方购买,由于价格上涨,他们将支付更多的钱;一旦运输和货运成本增加,就不得不去投资建设相应的基础设施。”

与此同时,伊朗正在增加其石油出口。该国已表示,除非美国满足其要求,否则它不会同意与美国达成协议,而且现在看来,这个诉求已经出现在了华盛顿的法庭上。

而对于美国来说,能源的价格问题已经变得十分严峻,以至于拜登总统现在正不得不去寻求与此前一直拒绝与他联系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会面,而不是与他的父亲萨勒曼国王进行沟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