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光伏行业组件供应分析:可融资性、供应链、贸易制裁

在过去的几年里,确定可靠的组件供应已成为光伏行业的一个巨大挑战。

展望未来,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与贸易相关的意外障碍,行业需要打造更加多元化的全球制造足迹。Finlay Colville称,未来12-18个月,了解哪些组件供应商将在这一格局中占据上风将成为关键所在。

自2022年开始,太阳能光伏行业一直忙于对新产能的强劲投资,通过价值链创下高水平产能记录。美国正在考虑采取新一轮措施,这些措施可能会影响到在东南亚拥有产能的中国组件供应商。

2022年的终端市场会超过200GW,在此背景下,现在有50-60家组件供应商致力于出货更多组件,将制造成本保持在最低水平并确定哪些地区的终端市场最值得关注。

本文重新审视了这批50-60家精选光伏组件供应商,它们占今年业内组件供应量的98-99%,而且将是最终接受审计、核算和检查次数最多的供应商。

通过分析和讨论,文章解释了有多少组件供应,特别是多晶硅、硅片和电池来自内部,有多少组件供应商服务于全球终端市场,哪些公司在向美国出口时受关税的影响最小以及明年可能会有什么变化。

今年,大量问题影响了光伏组件供应,其中的许多问题在2023年之前不太可能得到解决
   

2022年50-60家重要光伏组件供应商

尽管业内一直有人猜测合并迫在眉睫,但情况往往恰恰相反。然而,重要的是要始终评估新入场者的重要性,特别是那些在原产国设立的公司,或者那些知名品牌的OEM供应商。笔者将在后文就这一话题展开详细讨论。

2022年年初,50-60家组件供应商至少占全球供应量的98%。剩下的2%分布在另外50多家公司。这也许是一个行业快速增长,再加上各种国内驱动因素刺激最终组件组装的结果。所以,这就是当前存在如此之多的实体公司的原因。

可以使用多种不同方法对据称是可信组件供应商的一百多家公司进行排名。有时,它们是按照所称的名义组件产能水平进行排名的。另一种选择但更难实现的是按组件供应量排名。但是,这两种情况都不能真正有助于组件买家。

PV Tech的PV ModuleTech 可融资性评级于2019年发布。做为对组件供应商的第一份详细分析报告,它已在业内得到广泛认可。可通过每季度检查一系列的制造和财务指标对公司进行排名。

最新的可融资性金字塔确定了从最高(AAA)到最低(C)在内、各个评级段的50-60家光伏组件供应商。

在这50-60家光伏组件供应商中,每一家都有不同的企业战略,对制造组件的部件的关注点也各不相同。全球范围内,组件产能的分配存在差异,全球各地的出货量也存在差异。财务状况的变化远远超过了制造方面的差异。

制造和财务健康指标的整体组合最终形成了如图所示的层次结构。指标源自制造和财务健康基准测试,是PV Tech对组件可融资性的衡量标准。

2013-2020年全球光伏组件产能(以地区计)  
 

谁在内部生产着哪些产品?

新疆问题以及更广泛的组件供应链审计已成为美国买家(通过强制执行的关税)和一部分全球实体公司在采购中的主要决定因素之一,这些实体公司具有强烈的道德观念,在选择组件供应商时,它们希望表现出透明度和可追溯性。

这使得整个行业内 “谁制造了什么”的问题暴露在前所未有的水平当中。如图所示,许多组件供应商甚至自己生产电池和硅片。

在排名前50-60名的组件供应商中,只有不到一半的供应商自己生产太阳能电池,其余的则购买电池并将电池组装成组件。通常,它们为国内的终端用户服务。事实上,即使对15-20家自己生产电池的组件供应商来说,这些公司大多采用灵活的供应链模式并从其他公司大量购买电池。

在A级头部公司(AAA、AA和A)中,只有一小部分公司自行生产较高比例的电池。如果硅基产品和薄膜制造之间的同类价值链产能可以实现正常化,那么除了作为生产线起点产品而采购的玻璃面板外,First Solar将成为唯一一家100%内部生产产品的组件供应商。

在硅片方面,晶科能源、晶澳科技、韩华Q CELLS和隆基是对电池和组件最 “友好”的企业,可以说,这些公司的电池生产优先级与组件生产/供应优先级是相同的。

因此,即使在转向硅片或进一步转向上游的拉锭和多晶硅生产之前,只有少数头部组件供应商可以说是控制了电池制造以及相关的硅片供应和电池加工材料。

生产硅片硅锭和电池的组件供应商的名单甚至更短。事实上,晶科能源、晶澳科技和隆基是目前唯一值得关注的供应商,这些公司没有一家自己生产多晶硅。这都来自于另外一批(主要是中国的)生产商。

因此,在研究50-60家头部组件供应商的其他基准指标之前,很明显,它们在内部组件制造方面存在着巨大差异。然而,当我们着眼于制造业足迹时,情况就更加复杂了:硅片、电池和组件是在哪里生产的?

让我们把目光投向组件供应商及其相关的上游制造阶段,除了隆基在马来西亚有部分产能、晶澳科技和晶科能源外,几乎所有的硅片都是在中国制造的。这三家公司目前在越南各自都有部分产能,它们的东南亚产能主要是为了供给同样在东南亚生产并运往美国市场的电池和组件。如上图展现了光伏组件生产的最新趋势,越来越多的人更加关注中国和东南亚等国。

笔者撰写本文时,光伏行业不得不应对美国商务部一项新调查带来的潜在后果,该调查涉及可能规避2012年反倾销和反补贴税(CVD)法令的行为,该法令要求对运往美国的中国产太阳能电池和组件征收进口关税。

如果这一新的反规避案(AntiCirc)获得美国商务部支持,它将对”谁制造”、”哪里制造 “的潜在争议进行另一个层面的审查。简而言之,现在购买组件的人必须比以往了解更多的制造问题。

组件生产以中国和东南亚的装配厂为主,特别是越南、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和柬埔寨的工厂。现在需要印度、欧洲和美国做出更多的贡献,提供更加全球化的供应链产品。

有多少组件供应商拥有全球业务?

抛开所有制造方面的细微差别不谈,在查看组件运往何处时,可以看到区分50-60家组件供应商的另一个问题。与其研究并试图解释在重要终端市场,如欧洲或美国的特定市场份额,不如更直观的审查在50-60家组件供应商中,有多少家拥有强大的海外或全球业务。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过滤器。显然,如果某些公司在中国生产所有的组件,并且只为中国国内市场服务,那么它们与海外买家的关系就值得怀疑。印度的情况也是如此,这个国家仍然由国内组件供应商主导,在内部开展业务。

在国际企业、大型能源公司和多元化投资者/基金的推动下,全球组件采购协议在当前的太阳能行业变得越来越普遍。这种趋势在未来只会有增无减,今天,几乎所有的组件供应商都希望进入这些买家类供方短名单。

在前50-60家组件供应商中,约有20家可被视为可靠的全球参与者。在这一群体中,约有半数供应商为每个重要终端市场国家/地区提供常规服务。其他供应商往往在国内表现强劲,之后在几个海外市场集中销售和营销资源。实际上,如果AntiCirc确实在美国开花结果,那么这个非常小的子类别的成员数可能会更少。

在很大程度上,全球组件供应商的缺乏是默认的,而并非组件供应商的主动决策。一些公司发现自己处于这种境地:国内产能在当地被完全消耗(且利润率可观)。在这种情况下,出口可以说是一种不必要的奢侈。相反,在过去十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其他公司都在努力实现制造足迹的多样化,但却遇到了不可预见的贸易问题(美国的AD/CVD、201条款、AntiCirc,以及欧洲和印度采取的类似行动)。

在未来的某个时点,这一行业可能会看到业内公司选择在全球不同地区生产组件(最好是硅片和电池)。这是因为它们认为,这种策略是满足当地需求的一种方式,而不仅仅是避免进口关税的一种方式。进口关税可能在任何特定时间都占据上风,正如美国市场十多年来的情况一样。应该指出的是,没有明确的迹象表明这会在未来几年内发生,充其量这可能是在2025-2030年间值得期待的事。

哪些供应商不会面临AD/CVD、201条款和AntiCirc风险?

目前,从组件供应商的角度来看,在美国购买组件的门槛是最高的。相比之下,在很大程度上,全球其他地区仍然向中国制造的组件开放并使用完全从中国采购以及中国供应链生产的产品。如果这种情况一成不变,其他地区或美国内部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那么美国的组件采购问题将只是局部问题,对在全球其他地区开展业务的公司没有重大意义。

当然,事情不太可能保持不变。更有可能的是,目前影响美国市场组件供应的问题会在世界其他地方更频繁的出现。由于受到诸多当前紧迫的全球贸易问题的影响,美国几乎成为评估组件供应商短名单风险的一个理想案例。那么,如果要使美国市场的光伏组件供应商真正没有风险,必须具备哪些条件?

组件不应包含任何在新 疆生产的多晶硅或冶金级硅,最好是在中国境外生产的,这样才是真正的无风险;

硅锭和硅片应该由销售组件的公司自己生产,或由电池生产商(针对组件)指定,并以满足上述条件的方式生产;

组件中使用的电池应该由销售组件的公司内部制造;

组件应该由出售组件的公司制造,而不是由第三方公司(OEM)制造;

电池和组件应在取消了由AD/CVD、201条款或可能的AntiCirc壁垒带来的进口关税的国家/地区生产;

组件供应商应该有充足的产品供应,可以满足三年内千兆瓦级别的出货量(特别强调长期大批量供应)要求;

组件供应商应具有向美国大型太阳能电站供货的可靠记录(准时交付、产品可靠),已通过前几轮的尽职调查并被投资者接受;

组件供应商(或其母公司/担保人)的财务状况健康稳定;

在履行合同约定的发货进度方面,组件供应商应被视为是低风险的。

变革的领先指标

当审视当前组件购买问题的规模时,未来12-18个月几乎不可能出现任何有意义的解决方案。在这种情况下,在很大程度上,2023年可能会延续2022年普遍存在的因素。

在寻找组件供应格局变化的迹象时,头部组件供应商承诺在全球进行上游制造的意愿非常重要。到目前为止,这方面的努力一直是防御性的。因此,为了向美国出货并投资美国的组件装配生产线,必须在东南亚建立电池/组件产能。

目前,对一家大型硅产品生产商而言,在印度、欧洲和北美等关键地区建立千兆瓦规模的硅锭-组件产能将是出货量与关税相关风险脱钩的一个重要步骤。

2024-2025年,制造业将首次真正实现全球化,这让买家可以提前规划,而不必担心意外的贸易战在中短期内对组件供应造成灾难性影响。如果整个行业可以作为一个整体以这种方式向前发展,就会非常令人振奋。

为您推荐